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2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主允在 / BG珉 留心_流星 21

沒有想到這次的更新會距離上次那麼久@@
企企都跑去畫圖了(對不起QAQ~~~)
今天深夜來一更XDDD
雖然這次卡的點可能會讓人粉生氣(?)
帶還是希望大家繼續支持與嘻歡喔>3<)/ (雖然我知道我更的少沒資格說...飄)




 第二一章
 
 
黑色轎車停落在一處平房前,兩個帥氣的男子不出車外,從副駕駛座出來的男子疑惑的看著眼前與四處房屋無異的房子,不解此刻至此有何事代辦。
 
「進去吧。」眼前自家兄長打算直接闖進名民宅,沈昌珉嚇的趕緊跑上前阻止。
 
「哥!要按電鈴!」昌珉肉身阻擋,以免下一秒他得進警局。
試想看看,若是明天報上標題寫「韓國皇太子擅闖日本民宅」天啊!這下可不是鬧的了。
 
「喔。」平靜的應了一聲,允浩按下了電鈴。
 
「誰啊!」從屋內開起的門,出來的人……
 
「太子殿下!大君!」婦人驚呼。
「敏琪的母親!」昌珉驚訝的在心中大起警鈴。
別於二者個驚訝,鄭允浩倒是十分冷靜的與眼前的婦人打了招呼。
「金伯母,您好。沒想到我們這麼有緣又見面了。」允浩答。
 
「是啊!不過您怎麼會來?」金母兩眼發閃的問。
 
「我們是來找一位金鑄驛先生,不知是否在家?」
 
「爸爸!有,他在。您們請進。」金母說著,便引領著兩人進入。
 
入門前,昌珉伸手抓住了允浩,「哥,這是為何?」
神情凝重的昌珉實在想不透此刻允浩的用意,亦或是父王的意思,對,這會是父王的意思嗎?
 
不對,學院的事父王母後應該不會知道,那這一切會是巧合?
可是眼前哥哥平靜異常的模樣,怎麼感覺都不會像是巧合,反而比較像早已安排好的情況。
哥,你究竟想做什麼?
 
「父王有事讓我傳達與金老先生,僅此。」向前跨一步,允浩在昌珉耳邊道「還是你認為哥哥我,有什麼圖謀?」輕笑,允浩一臉平靜的轉身進入屋中。
 
恍神的昌珉則在金母的三度呼喚回了神。
 
可這屋內卻坐著一個讓他驚訝的人,TOP哥!
 
TOP,你怎麼在這?」允浩看著那坐在沙發上的背影道。
 
「嗯?……允浩哥!我、我──」回頭驚愕看見眼前的兩人,崔勝鉉一時都不知道該怎麼說話了。
 
「原來是朋友啊!真巧呢。太子啊,這孩子是來我們家等他朋友的,昨晚啊在中在路上遇見了小龍,說他暫且沒地方去就把他帶回來留宿了,這孩子也再這等了很久,真不曉得那群孩子去哪了。」金母見大家都認識也就多說了兩句,笑呵呵的道「那太子您與大君先在這稍等,我這就去裡頭請我公公。」殊不知剛剛自己的一番話已經讓允浩在腦中自行讀解的亂七八糟。
 
小龍?
留宿?
目前未歸。
 
TOP啊……」允浩正欲說些什麼的……。
「昨晚志龍從我那跑出來玩,我也是今早才知道他被金在中收留了一晚。」看著允浩那明顯是有意把事情說的有多複雜就有多複雜,有多讓他不爽就有多不爽,勝鉉很了解眼前人的就直接說了原由,就盼這傢伙別找他家那四次元麻煩。
 
只不過當剛進門時也因為「小龍」這兩字著實佩服過自家愛人,怎麼就這麼容易與別人打成一片呢,看來不看好真不行啊。
 
這回來被隻大獅子聽到,接下來可好了。
 
「這樣啊~~別有下次勝鉉。」語重心長的道,允浩的幾掌拍落在勝鉉的肩頭上很是沉重。
 
對於在一旁看著的昌珉也是一樣。
 
就在客廳氣氛微妙之際,金母出來了。
 
「太子啊,我公公請您進去。」金母笑盈盈的道。
「是,有勞伯母帶路。」允浩也換上微笑,一點也看不出方才嚴肅的人是怎麼個樣子。
「啊,好。大君不一起嗎?」看著允浩身後老是慢一步的昌珉,金母喚著。
卻在昌珉欲上前一步時,允浩卻道「這是父王要我帶給金鑄驛先生的私人訊息,昌珉你就與TOP在外等候就好。」
 
一時間氣氛瞬間凝重,卻誰也沒有人敢說什麼,或者說該說什麼。
 
此刻還昌珉習以為常卻也對今日來此更加的感到狐疑。
「知道了哥哥。」昌珉說著,邊一個請的動作喚醒並勞煩金母帶允浩入屋。
 
看著已進入的允浩,TOP來至昌珉身邊探問。「你認為是什麼事。」
 
「這次我什麼風聲也沒聽到,甚至對今天來此感到意外。」指尖輕撫過身前吧台上的一個個放了家庭照的相框,昌珉淡漠的道著,然後又對此刻手裡的相片笑了笑。
 
原來從小就是個好動的女孩啊,看來這兄妹似乎很會鬧!也很有本事鬧。
 
「雖然不知道之後會有什麼事,但金在中或許我們也不用太擔心,他貌似也很有本事,武術、課業等等他都不遜於我們,就連你那丫頭我看都比我家那個強。」勝鉉隨著昌珉的目光道著,最後兩人一起看了這滿堆的金牌銀牌,以及那佈滿牆的獎狀。
 
雖然這個家庭人數眾多,但看上面的名字昌珉確定了,這兄妹真的挺認真的。
就一般家庭來說,這樣的栽培也很難得。
 
「不管如何,我還是希望允浩哥別動他們。」這一種心思昌珉實在說不上個所以然,但就是單純的這麼希望著。
 
自從發現鄭允浩對金在中投視出獵捕的目光時,沈昌珉很確性自己在害怕。
 
他不是在害怕自己如何,畢竟他與金在中沒什麼關係。
 
但他真正害怕的是鄭允浩--會.後.悔。
雖然不知道這個心境是如何產生,但總有這樣的感覺,但願他只是怨天尤人。
 
和室內中……
 
「你就是鄭允浩?」金鑄驛看著眼前的允浩神情凝重的道。
 
「是,第一次拜訪您.晚輩給您請安了。」允浩說著便行了個大禮。
 
「起來吧,今日來訪有何事?」審視著眼前的允浩,金鑄驛簡直要把他給看穿了。
 
「這是韓國的一些禮品,請您笑納。另外,今日是由父王命令我帶來此封書信,請您過目。」允浩呈上禮品的便又拿出了一封封籤上的信件。
 
當金鑄驛拿過的看完後,那目光更是嚴峻的看向了允浩。
 
「有什麼問題嗎金先生。」見對方目光異常允浩也就問了。
 
「你,看過這封信嗎,或是知道這信上的內容?」金鑄驛的聲音低沉的讓人心驚,卻對允浩來說並沒有什麼,他依舊冷的答應「晚輩不知,還請金先生告知。」
 
「在我考慮要不要說這之前我比須知道一件事。」
「您請問。」
「你……你有心上人了嗎?小子。」
 
令人訝異的問題,卻從允浩眼中只看見了些許的波瀾,這讓金鑄驛對於眼前的孩子十分感到有意思,卻也著實摸不著這孩子的本性。
 
太冷、太靜,太沉,卻也太亮眼,彷彿是蓋不住光芒的星星。
 
「小子,問你呢,有沒有啊,可要誠實回答啊?」
 
「有個喜歡的人,但他並不喜歡我。」
遠處,金在中打了個重重的噴嚏,將嘴裡的湯飲全噴到了對面坐著的志龍。
 
「喔!那假如你已有婚約,你該怎麼看?」面對允浩的回答,金鑄驛卻不知為何的感覺到一股有意思的感覺,還把他原本預估這答案是如此就不問出的話說了出來。
 
究竟這是個怎麼樣的一種心思?
 
允浩看著眼前的金鑄驛,整理了思緒後便道。
「我……」
 
 
日落前的電纜車依舊人擠人,回程的路上也有些壅塞,但這並不影響一群快樂回家的年輕人。
 
坐在一群女人的車裡,即便今天已經很累的金在中也沒辦法讓瞌睡蟲有機會進入腦中影像視力、影響他開車。
但面對一群女人車哥尖叫八卦的吵鬧,副駕駛座上坐著的另一個男人卻……睡著了?
 
這傢伙真的是四次元到極點了!
這樣也能睡?
 
「好了,到家了,親愛的小姐們快帶著戰利品下車吧!」在中趴在方向盤上扭頭對著車後座的女人們道。
 
HA~~到家了到家了!」
 
看著姊姊妹妹們下了車,在中看了眼身旁這位還睡的香的傢伙。
真是個困豬。
 
鄙視的看了眼志龍,在中轉眼又看著家門,這才發現了家門前停了兩輛未曾見過的車子。
 
「這麼高檔的車,客人?」正疑惑著,身邊……「嗯?到家啦?床…我要床──。」
 
「是,到家了快下車吧,摸不著你們家sweetheart早來了!」對吼!這傢伙把人叫到了我家,差點忘了這件事,得趕緊把人送還去,要不然……!
 
遲早被他吃垮。
想想今天瞬間枯竭的荷包金在中就想哭。
 
sweetheart……你說TOP啊?」志龍依舊迷迷糊糊的,開開闔闔的雙眼意識不清的看著在中,嘴角不停傻笑。
 
「對,就是你們家TOP。」在瞧一眼這個壓根沒有意思要下車動作的困豬,在中認命的搖了搖頭後打開車門下車來到了副駕駛座。
 
吃力的半扛半拖著昏睡狀態的志隆,在中一直在看到某個身影前腦中只有鄙視這手邊的困豬。
吃飽睡睡飽吃,這不是標準困豬作風嗎,上次看TOP那小子還算個上等貨()怎麼這麼沒眼光居然選了塊次等肉()
 
在中邊走邊感嘆的搖頭著,突然……!
 
金大頭就這麼撞上了一堵牆?
 
在中就著這頭抵牆的動作睜開眼一看「(高級訂製)皮鞋?」
疑惑著,在中慢慢抬起頭嘴邊也跟著他眼所見的呢喃著「(高級)西褲、襯衫、西裝、領帶……討厭的一張臉……。」
 
臉……
 
!我見鬼了
 
「志龍喂喂醒醒啊,幫我看看眼前這是虛幻,鄭、鄭允浩他怎麼在我們面前,還是我家門口?」搖晃著手邊的人,在中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同樣看著自己的人,又看看四周的景色確認這是自己家。
 
「啊?什麼夢?……鄭……撲通」志龍迷迷糊糊的半掛在在中身上抬頭回應,卻突然的被另一股力量衝撞上的從金在中手上消失。
 
那速度讓在中驚駭的睜圓了雙目向那是去的方向看去,但僅三秒的!他立刻又看回了眼前的人
 
果不其然,回過頭後的風景已換。
鄭允浩那近在眼前,快要貼上的臉龐就這麼放大的在他的面前。
 
突然席捲而來的微妙氣氛就這麼壓迫而來,但這股力量卻因一陣「啊―――――!」瘋狂的尖叫劃破了這原本令人窒息的微妙氛圍,可卻無法讓在中平復下那被挑起的戒備。
 
從屋內傳來的尖叫讓在中鎮定下幾分思緒。
他清楚的明白不管眼前這個混世魔王想幹嘛他此刻都不能輕舉妄動,更不能讓鄭允浩做出任何詭異的舉動。
 
「你來幹嘛。」緊揪著鄭允浩那平靜似水的雙眸在中道。
 
「找你,信嗎?」玩世不恭的一抹微笑說明了允浩無意回答。
 
「沒事你就走吧,不送。」說不清的討厭鄭允浩那種充滿戲謔的眼神,在中一昂首說著便後退一步的與鄭允浩擦肩而過走開。
 
殊料
「在中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