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7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主允在 / BG珉 留心_流星 20

 第二十章
 
春節,新年。
 
冬去春來的第一日,久違難得的好天氣。
在中慵懶的伸了個腰,一睜眼「哇!」就被眼前的怪東西給嚇著。
「哈哈哈。」伴著在中的驚叫,旁邊道傳來一群烏合之眾的笑聲。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還真是一大早就被圍攻啊。」坐起身,在中看著眼前的八個姊姊一個妹妹外加……昨天撿回家的一個朋友?
 
「誰叫哥你睡的最晚,快點起來吧!我們大家都要去神社參拜呢!」敏琪一臉興奮的道。
「對啊,真沒想到在中你是睡豬呢!」志龍在一旁附和道。
「快點快點,好天氣是不等人的!」八姊在一旁催促。
 
「唉,好啦好啦,那你們要準備的就快去準……備。」在中一臉打發的擺手道著起身,然後就在他落下最後一個字時,房裡僅剩下,志龍小朋友。
 
對了!這傢伙什麼也沒戴,什麼也沒有。
 
拿了衣物,在中便走像洗手間,也邊對著跟在身後的志龍道「你要不要打個電話給TOP?」如果是愛人……那這個四次元不見了應該會很擔心吧?
在中這會的才想到了這件事。
 
「喔!也好。」像是被點醒一般,志龍點點頭的才轉身往樓下去打電話。
 
「這個人真的感覺有點怪怪的。」在中歪斜著腦袋想著後便進了廁所。
 
當在中準備好的下樓後,就看見被一團女人給圍住的志龍,這讓他下樓的步伐又在慢了一些。
便聽到……
 
「志龍啊!你剛剛打電話的對像是你的sweetheart?」
唉~又是因為這個話題,在中無言,但……
「嗯啊。」志龍點頭坦承一點也不含蓄。
志龍弟弟的坦誠更讓在中汗顏,即便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但他們加可謂腐女一窩蜂啊。
 
「啊啊啊──。」果然轟動了,女人們的尖叫。
「是個帥小哥沒錯吧?」七姊第一個提問。
志龍想了想便點頭,接著又是尖叫。
「那他要來接你嗎?」八姐又是一個問題。
看著眼前一窩女人的反應,志龍好笑的又點頭。這下更是個高分貝的尖叫和聲樂團了。
 
在中一不作二不休便是衝下樓去把這個太過次元的老兄給拖出家門,不然這下不聾了才怪。
 
「你真夠有種的,竟然敢對一群腐女這樣坦誠,不怕她們發瘋啊!」在中穿著鞋便先踏出家門。
「你的家人都好好玩,人也都很好。」不像某人的家人一開始是多麼的……唉。
 
「她們是挺白痴的。」在中摸摸鼻子的笑笑。「不過你那個應該也很好才是,什麼時候會到?」在中問。
 
「我跟他說我們要出去玩,所以就把你家的地址報了,你應該不介意吧!」志龍回答的漫不經心,聽的在中直扶額。
 
感嘆,就算我介意好像也來不及了,大哥!
 
「喂!你們倆個不准先跑!我們是弱女子需要你們保護的!」說這話的姐姐妹妹,在中實在聽不下去,笑噴的就先小小落跑了幾步。
 
但,最後當然是二男被九女擁著出遊去囉!
 
 
另一處,靜謐的房間中,鄭俊正隔著一張書桌對著允浩交代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只要拜訪送上賀禮即可。」鄭俊道。
 
「知道了父王。」
 
「還有,這封信,務必交到那位老人家手上。」從抽屜中取出一個小盒子,在那許多的古玩意中,鄭俊將一封信推至在允浩面前。
 
「明白。」當允浩欲拾起時,卻被鄭俊按住了手「內容,絕不能外洩,包括你。」
 
「父王若是不放心,我相信您親自走一遭是可行的。」口出逆言,允浩也不顯畏懼。
 
「允浩。」鄭俊凝重的喊出。
 
「知道了,兒臣遵旨。」露出痞痞的笑意,允浩顯得有些輕浮,但鄭俊卻放手了。
 
「送去過後你與昌珉可順便在此地遊玩幾日無妨。」
 
「兒臣了解,這就準備出發。」轉身,允浩帶上東西的便離開了房間。
 
留下鄭俊一人沒多久,皇后便進入來到他身後,從背後圈抱上他。
「其實我們也不一定要真要遵照這個安排,雖然這是爸爸的遺言。」皇后輕吐一口氣的道。
 
「不,既然是爸爸的遺言那就更應該做到,只是…我總想不透到底該由誰來允諾這件事。」允浩嗎?還是昌珉才對呢?
 
「你答應過他,要視孩子為己出,更何況血脈上一點也沒有問題鄭俊。」明白自己先生對已故之人所留下的託付都是如此的執著,但她也只是一名婦人又怎可做決定。
 
「是啊,那就看著辦吧。那方的孩子還暫且由皇后您看著。」握住皇后的手,鄭俊道。「是,臣妾領命,皇上勿憂。」回握,倆人淡笑不語。
 
「那我們也準備回國吧。」牽握住自己妻子的手,鄭俊道。
 
出至大廳,允浩遠遠便看見了那做在飯店大廳中央的昌珉,手裡……還帶著桶雞。
 
「要是被發現,你這吃貨就會被報上頭條了。」允浩輕壓下昌珉頭上的鴨舌帽,無奈的笑笑,便先走在前頭的出了飯店。
 
昌珉隨後小跑跟上,一上車的就不忘反駁一下自己起早饑餓的肚子「早飯啥也沒吃,吃桶雞也有事,大君這個位階也太可憐。」
 
十足的抱怨,聽的出來對於這個身分昌珉有著十分的厭惡。
 
「也不是那麼糟,至少我們能搭著車好好逛逛日本風情。想先去哪?」允浩問。
 
「喔!爸沒有給哥任務?」昌珉一臉不敢相信的說。
 
「晚些辦不好嗎?」允浩輕笑道出,聽的昌珉仰車頂大呼一聲「讚啦!」
 
 
飆馳在高速道路的湛藍色跑車,神情焦躁異常的男人單手胡亂抓著額上的髮,窗外冷冽的風怎麼吹似乎也無法撫靜他那顆躁亂的心。
 
「志龍……。」
 
就這樣,湛藍跑車,黑色皇室轎車,人群擁擠的電纜車,不知不覺得竟從三個不同的地點慢慢駛往相同的一個目的地。
 
這份巧合能成為巧遇嗎?
 
「哈啾──。」愛悶擠的電纜車上,志龍不禁感到一股惡寒的打了個噴嚏。
 
GD──別這樣好嗎──。」擁擠的電纜車上,在中被噴得一臉唾沫,這絕對是新年來第一件衰事。
 
希望這不要是新一年來所帶至的惡兆。
 
「不好意思喔在中。」志龍抱歉的笑笑,但在在中眼中他那張明顯嘴角隱忍到快要抽蓄的模樣……這傢伙真是……讓人火大但卻又──
無法對他那張明明是嘻皮笑臉的臉皮揮下拳頭,唉──我這怎麼了?
 
總覺得權志龍有什麼事他用那張臉皮隱藏在面容下的感覺。
 
「上野站,上野站到了。」電車廣播小姐的聲音比平時的聲音大上了許多,在中還在腦中思索事情的就發現自己離那女聲越來越遠的感覺,而呼嘯而過身邊的人群也…越來越少。
 
最後,眼前的車門隔絕了他與……「敏琪!七姊!八姊!大家!!!」在中驚恐的發現自己竟因為人群離開了電纜車上。
 
「嗶嗶──!先生請不要太靠近防護線!」不遠出的警告聲突然的衝刺耳中。
 
「在中,不用這樣驚慌吧,我們在等下班車就好啦!冷靜冷靜!」志龍緊拉著在中讓他與防護板分開到一旁的冷靜道。
 
「怎麼連你也一起下來了!」在中抬頭道。
「我看你下來就跟著囉。」志龍一點也不覺得哪裡有問題的道。
「我、我哪是走下來搭!」我怎麼都不知道我的腳有抬起來走動!
「就是啊!我還不知道竟然還有人能像你這樣平移的移動耶!」就像個天真的小孩一樣,在中看著權志龍那純真發閃的雙眼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這人究竟是真傻還是裝瘋?
 
「算了,就如你說的我們趕緊搭下班車過去就是了。」不然……後果難料啊。
 
此刻的志龍十分不懂他那像踩到大便的是怎麼一回事,直到……他這從小就被某人養尊處優的雙腳痠疼的快要不行時!
 
他爆發了。
 
「你那些姊姊妹妹們怎麼又不見了!我們一定要找到她們嘛!這都快要把東京繞一圈了,她們剛剛確實跟你說在這嗎?」志龍一臉不耐煩的當街就對著在中吼到。
 
引得周邊群眾紛紛投視過來。
然而在中非但沒有因為怕丟臉而要求志龍安靜下來,反到……跟著發飆?
 
「你以為我想啊!也不想想電車上是你沒把我叫住讓我遊魂似的下車,而你還笨笨的跟著下了,要是你跟著至少我可以讓敏琪把電話給你讓你報地點啊!那群女人是你不懂!她們一到了鬧區就跟野獸奔進叢林一樣,鳥獸散!」
 
沒想到金在中一變臉也是這麼恰,讓聽著看著的志龍一愣一愣的。
 
「厄……算了啦,是我想到你也有這麼辛苦的一面,乾脆兄弟我們倆就別管她們自己找個地方吃一頓吧,女人嘛,完累了就會找人了,嗯?」志龍一改拗脾氣的改向在中投好。
 
而這麼一提的也才讓在中發現,自己逕自被九個女人給耍得團團轉都幾的鐘頭了,果然是該好好吃一頓。
 
「好啊!但是我們不能吃太貴,我沒什麼錢。」在中說著,哥倆就搭著肩的瀟灑往回處走。
 
就在方才他們站的地點的一間拉麵店前──「喔!好飽喔,這家拉麵真好吃,老闆也真好!」一個吃飽喝足的男子滿足的從麵店走出來,還不忘回頭再向店內的老老闆大聲一喊「老闆!你們的麵超好吃的啦!」
 
「謝謝啊!下次再來啊小伙子!」老闆也熱情的回應著,直到墊後走出的男人關上了拉麵店的門。
 
「你也吃太多。」看著眼前的沈昌珉,鄭允浩有時候真的一點也不想承認這是他弟弟。
 
怎麼就那麼愛吃,從他們一到這這小子也不知吃了多少,這都過了好幾個鐘頭了。
瞧著沈昌珉全身上下一米八九的身高,最後視線落在他那平坦的肚子上。
 
「都消化了?」允浩疑惑的呢喃道著。
 
「嗯?當然啊!吃完的瞬間食物都成了我的養分!」昌珉耳朵靈敏的聽見,對著允浩拍拍那平坦如同沒吃過東西一樣的肚皮驕傲的笑道,回頭有繼續看著附近的店家。
 
「好啦,這下要吃什麼好呢?想吃甜點……敏、琪?」昌珉左顧右盼著,突然一道人影讓他瞬間愣。
 
「知道你有看片子,但也不用這樣,是真喜歡那丫頭嗎?」擺看著手裡的錶,允浩沒抬頭的咧嘴一笑的道。
 
允浩一個抬頭的,昌珉卻「咻!」的一跳站在他的面前。
 
這小子怎麼了?
允浩揚眉睜圓眼的看著面前略顯焦躁的昌珉。
 
「啊啊啊!哥!我們去吃那個,快,快!」還沒察覺附近有什麼異樣,允浩就這般被昌珉給拉著的走了。
 
莫非是……在附近?
但儘管念頭猶生,附近也指不過是一群又一群的旅客,也沒有什麼熟悉的影子。
 
「還吃!最後一間了,還有是要辦。」了解對吃比什麼都還要執著的昌珉,允浩也只能再三提出這也不知道講了幾遍的話。
 
對這弟弟他貌似有點……沒轍?
原來自己還算是一個,很好的哥哥?
 
可惜──我還是不認為自己這麼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