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7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在一起吧-19

 第十九章
 
 
翌日,正式的團遊行程才開始。
 
如同軍訓活動一般,營區內的遊樂建設也少不了那些行走獨木橋或走鋼索,攀岩等這類。
 
學生們更因為老師間的暗潮洶湧和班級榮耀更是不惜鬥的水深火熱。
 
一會又是競賽又是賭注的,聽的昌珉直搖頭的在一旁碎念「也不知道是誰昨天念他賭糧食是小孩子行為,現在呢!為了一頭乳豬!竟要把全班操死。」
 
也因為昌珉這一席話的讓自己當上了領隊,讓A班菁英對上了D班運動健將,玩了一場轟轟烈烈的尋寶追逐戰。
 
「呼~~~真好玩,不過這樣跑一跑還真熱,都滿身是汗了。」在中坐倒在草地上,燦爛的笑著道。
 
「玩,就知道玩,讓自己受傷也不知道有人心疼。」接過讓人拿來的急救箱,允浩單膝跪在在中曲折起的小腿旁,幫玩的太盡興的人兒包扎那膝蓋上的傷口。
 
要知道,那銅版大的傷口光看就夠觸目驚心了。
 
「唉呦,我們允浩真是愛操心,這點傷沒事的。瞧你瞞頭大汗,擦擦。」看著允浩那擔心的眼神,又像老媽嘮叨般的話,雖然有些斥責,但那都讓在中聽的心窩暖暖的。
 
瞧著在中給自己擦著汗,雖然一臉不知悔改的笑著,但允浩也著實沒了跟他辯的能耐。
 
只能說!人是自己沒顧好,都是自己的錯啊~~~
 
「唉,受不了你。來,自己先把汗擦乾了免得感冒!」允浩關心著,便一手拿過在中手裡的毛巾細心的幫在中擦著那都玩得髒兮兮的小臉蛋。
 
看著兩為哥哥在旁邊親親我我的,一旁的昌珉則是完全可憐人的狀態。
 
心裡悲壯的想著,好歹自己也是取得冠軍的重要角色,還負傷掛彩怎麼就沒辦個人來關心自己呢!「喔~~~~這年頭哥們都是重色輕友的。」可憐巴巴的說著,昌珉便拿著手裡的金牌親了親。
 
而那一瞬間讓他想起的臉,卻頓時讓他愣了愣「怎麼會想起那小丫頭來了。」昌珉喃喃自語的說著,壓根沒注意到有天和俊秀也提著急救箱來幫他們這孤家寡人的弟弟……「該是消毒消毒一下這額頭上的傷囉!瞧!這小子好像都傷到腦袋了,竟在傻笑!」有天無可奈何的攤手搖頭道。
 
俊秀則真的是傻道連有天這番話都沒聽懂的,只擔心的兩抓子抓上昌珉的頭在那邊邊喊「昌珉啊!你還知道我是誰嗎!現在幾點你知道嗎!有沒有聽見我在說話啊!昌珉!你腦袋真的壞掉了?」邊猛搖晃著他的腦袋。
 
喔!真是想讓人罵髒話的節奏。
 
「俊秀哥!我要吐了!」在這麼被你晃我這腦袋裡的東西都要錯位了。
 
「喔,好啦,誰叫你要這麼失常,我這做哥哥的也是擔心啊!」俊秀可憐兮兮的抱著有天對著昌珉說。
 
「昌珉你真的好兇好壞。」有天也附和。
 
瞧這油膩膩的夫夫倆在那不知唱哪齣戲的,昌珉嫌惡的眼角抽筋,擺頭準備求援那心地善良的在中哥……「厄……」只是這一撇頭看去才發現,那兩人也是過之而不及的甜蜜狀態。
 
沈昌珉無語喚蒼天的仰天一嘯「誰都好!快來幫我擦藥啊!!!」
 
鬧了一整天,A班贏了一頭D班本來晚上要烤的乳豬,又贏了C班的飲料,整個大豐收的就等晚間的烤肉趴了。
 
只是在這之前他們還有好多老師策劃的遊戲關卡得先破了再說。
 
昌珉走在前頭,低頭認真的研究手上那張老師發下來的爛地圖。
 
真的不是他要鄙視,瞧這白紙新的跟什麼似的,上頭這原子比畫的線根本就像是幼稚園小鬼的亂塗鴉,那些叉叉符號和寶箱還有黃冠,也沒說明哪個是最終目的寶藏「這到底是要怎麼找啦!我要吃乳豬!」
 
就在自己哭天搶地的大吼一聲後!耳朵叮叮!
「找到了!叉叉指的就是這個吧!」俊秀高聲歡呼的指著那自己從草叢堆中發現的──!「防蚊液?」昌珉一臉抽畜的接過東西,再一次得確認上裝著東西的盒子上有一個叉叉。
 
好吧!雖然真的很不想這麼說,但──這確實應該是他們那群笨蛋老師策劃來騙小孩的。
 
而儘管自己在怎麼不想玩下去,「唉呦,又被蚊子咬了,養養。」瞧著在中抓紅的手,允浩立馬的就直接拿了那罐防蚊液噴了噴,免得這一趟玩下來他的在中寶貝就滿是紅豆冰了。
 
「好了!做好萬全準備了,允浩我們快點去找下一個,不然就要輸俊秀和有天了!」在中精神振奮的喊著的就拉著允浩往前衝了。
 
俊秀則一聽在中這麼一句,自然勝負欲極強的拖著有天就往另一處跑。
 
正當昌珉正感慨著就是因為有兩個愛玩的小哥和兩個不管他們做什麼決定都跟從的大哥時!「哇靠!這兩對各朝東西兩方跑,要我分身啊!」
 
沈小哥就這樣因為兩對哥哥跑的太快,連個影也看不著了,自己便決定……「算了,還是自己走好了。」便帶著四位哥哥遺留下的防蚊液邊噴邊往北的那一條路走去。
 
然後心中暗道「最好這個叉叉別再是爛東西了!」
 
遠處營地,李老師像是感冒般的,自放那群興奮尋寶的孩子出去後他都懷疑自己是不是感冒了,怎麼一直打噴嚏「哈chu~~~!」
 
「李老師你怎麼了啊?」幾個老師為坐在一塊聊著天,卻見李老師從剛剛就一直在打噴嚏的便關心道。
 
「嗯?沒是,可能有點涼吧。」捏捏鼻子,心道,這個天氣確實容易感冒。
 
只是這一切都是李老師自個在想的。
當他開始察覺時間差不多了的時候,也忽然覺得耳朵養得不得了時,那不遠處第一批回來的孩子……瞧!那不都是她那群可愛的菁英學生嗎!
 
果然優秀,第一批回來。
 
暗自欣喜的想著,卻不料下一秒!
「老師你這有沒有誠意啊!OK蹦也算寶物?」A同學道。
「就是啊老師!你瞧這破書,還是兒歌三百首!這是要幹嘛啊!」B同學接著道。
「你們那些都是小咖好嗎!我找到的是已經被一群小動物和蟲子襲擊的破包裝!」C同學說著還拎出那裝有各類昆蟲的塑膠袋子,惹的女同學們各個放聲尖叫。
「你那個才叫小咖!瞧我找到的──」D同學說著便拿出「絲襪!」眾人皆一聲驚呼,D同學還補充「還是穿過破掉的。」說話的同時眼睛都一抽一抽的了。
……
備同學圍攻的毫無防備,糊里糊塗的,李老師聽一個臉色就扭曲一分,只是……這些同學都算炮轟得還好了。
 
因為當某人從不遠處陰著一張臉走回來時,李老師都有想落跑得衝動了。
 
一看見回來的沈昌珉,立馬!本是傲氣凌人得惡魔教師瞬間變成溫順可憐的小紅帽。
 
「昌珉啊!老師真得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啊!你要相信老師的為人,老師怎麼會準備這麼爛的東西當寶物呢?老師好歹也是名師啊!錢賺得也不少,平時待你們也不薄怎麼可能會整你們呢!你別黑著一張臉老師害怕啊!老師……」李老師報著昌珉的大腿說的可憐悽慘,無比懊悔!的誠心懺悔著,但……
 
昌珉似乎一點也聽不進去,或者說越聽臉越黑越臭越陰沉,皺結在一塊的眉頭都快可以捏死一隻蒼蠅了。
 
「昌珉啊你究竟找到了什麼啊?」一名同學好奇的提問。
 
昌珉尋著提出問題的聲音看向那名同學,脖子一節一節刻響的轉動,讓同學們看見這平時在班上笑呵呵吃著零嘴的副班長時……都默默嚥下唾沫的後退了一步。
 
皆著就見昌珉丟了一個箱子在眾人的面前後黑著臉的走向一邊的洗手檯。
 
老師撿起箱子的從地面上站起,眾人你看我我看你的都期待著也擔心著裡頭的東西會是……?
 
一開!這……此物果然──令人三條黑線。
 
「女性紅內褲!!!」眾同學同時驚呼出聲的完全大噪動。
只有裡老師崩潰班的癱坐在地……「這……到底、底是誰幹,的。」
 
相比A班同學拿的竟是些爛東西,皆下來回來的其它班同學就……各個都是大禮啊!
 
高級餐廳招待卷、漂亮的專櫃飾品、某某百貨禮卷……等各式獎品,聽的A班學生各個牙癢癢的盯著自家班導。
 
只是,正當意志消沉,不知究竟會發生這些事的時候。
其它班的老師同時一擁而上的圍住了李老師然後大吼「不好啦李老師!你們班的地圖是不是發錯了啊!」「對啊對啊,那個OK蹦和防蚊液是我弄來要整整學生的啊!」「對啊對啊,那個一堆舊書本的也是我從家中挖出來整學生的啊!怎麼被你們班拿去了!」……眾老師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
 
最後,E班老師默默的提問出「你們班有沒有哪個同學拿到了我放的那個……。」瞧E班老師畏畏縮縮的有點不好意思說出口的樣子大夥都好奇的瞧他盯著。
 
想著這向來臉皮後的能夠當強用的大老粗也有這樣子的時候,他究竟放了些什麼?
 
「哪個啊?」老師們問,「快說啊!」不知何時圍上來的學生道。
 
「就是……啊!紅內褲!」眼尖發現李老師懷裡揣著的箱子那露出的東西,E班老師驚呼呼一聲的喊出,而圍成一圈的眾人也跟著「紅內褲是老師你!!!!!」
 
此聲之後,就見沈昌珉耳尖的聽著人就瞬間突破重圍,雙手揪上E班老師的領子,眼神惡狠狠的模樣簡直就是要把人給殺了,整個撕碎。
 
卻不料,昌珉竟吼的問了這麼一句「那是新的對吧!應該是吧!一定要是!到底是不是!」
 
這令眾人又再次的倒抽了一口氣。
原來,他們沈昌珉同學這是……這是在嫌棄?還是擔心?或是……他有潔癖!
 
而那遲遲未歸的A班四位靈魂人物呢?就在沈昌珉這員大將鬧了這麼一齣後徹徹底底的被遺忘了。
 
一直到他們回來時,那整個過程都叫沈昌珉永生難忘,也在那之後他在也不准周邊任何人講那種無聊死人的鬼故事了,那只會讓人變成白癡笨蛋,還有傻子!
 
晚餐時間的烤肉,昌珉一人吃的津津有味,誰叫他那四個哥哥也不知道去哪找寶物或是談情說愛去了,他當然一個人獨自擔下解決食材這份大任囉!
 
「哼,有了愛人就也不管肚子了。」昌珉嘴邊唸唸有詞的說著便吃了一片五花肉,再道「愛情還真偉大啊。」對著又一片烤熟的五花肉嘆道,昌珉一口咬下。
 
「我偉大的五花肉愛人啊~~~」昌珉幸福的享用著烤肉。
 
就在昌珉吃的開心又幸福的同時,一旁的草叢突然躁動的「沙沙沙」著。
 
然而昌珉壓根一點也不在意,更應該說沉溺在美時的當下中他只聽見那烤架上輕脆的「孜孜」聲。
 
可是這不代表將肉吃光的沈昌珉會沒注意到。
 
所以在沒肉又在飯前聽了那些沒營養又無聊透頂的鬼故事後,向來膽大包天,科學至上,理性萬歲的沈昌珉同學竟然!狐疑著的就──心臟收縮突然變快的──。
 
「哇!終於走回來了!」一黑影伴著一聲喜悅的歡呼聲突然從草叢中迸出,此舉嚇的朝那步步逼近的昌珉嚇的返跑向另一方。
 
誰知,待他還沒看清眼前是人是鬼的後發緊接著也發出「沙沙」聲。
冷汗直流,背脊發麻。
 
只聞後發一聲「哇!──」的,昌珉便驚叫出聲的躲回自個帳棚去了,而那碰巧一同回來的四人面面相覷也沒個瞭然。
 
「昌珉怎麼了?」在中奇怪的歪著腦袋看著昌珉那頂明顯在顫抖著的帳篷。
 
「確實挺奇怪的。」允浩也想不透的說,走至昌珉帳篷前敲了敲,喚了幾聲「昌珉啊。」也沒個回應,倒是依稀聽見了什麼「菩薩、阿彌陀佛、上帝、阿門……等的。」
 
「看他八成是吃多了怕我們念他吧。」有天語氣淡淡的說,俊秀則一腳踢飛了那空空的鍋子。
 
夜以深,幾個人也沒打算多想的就「昌珉早點睡啊。」允浩說著的就拍拍棚子的離開,拉著在中的手兩人就回帳篷睡去了。
 
看允浩在中兩貌似沒打算吃飯了,有天本還想問問這碗飯的下落該怎麼辦,但這下看來也只能吃零嘴充飢的等明天早上的早飯了。
 
殊不知在林中尋寶的兩人早吃了那寶箱中的點心、零嘴給填飽了肚子。
 
「天天,我餓。」俊秀可憐巴巴的對著有天道。
 
「秀秀,我也是。」然後兩人抱在一塊的一同可憐回棚睡了。
 
早餐啊,我們等著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