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7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完結][BG昌珉]我的妃子 - 番外一( 吾心屬妳)

 吾心屬妳 (昌珉篇)
 
  薄霧瀰漫的空氣中透著微寒的氣息,春節過後的數日京城中仍瀰漾著喜慶的氛圍,而對於春節的過去皇室仍有一個即將到來的喜日將至。
  太子鄭昌珉的誕辰。
  昌珉今年已將二十,接下來要面對與當年同齡此刻允浩一樣的難題,婚事。
  昌珉雖然從未曾表明過對婚事的任何意見,而那一直待在他身邊靜靜相伴的身影也絕非不是沒有人注意到,只是做為父皇母后的允浩與在中都沒有相逼昌珉速速將欣兒納入祖籍的意思。
  因為他們都了解這只是遲早的事,況且昌珉的性子也跟允浩相同,越逼著就越不想做,即便他有心向她,他也會因為自己的理由而遲遲未動作。
  相對於這太子對婚事漫不經心的允欣而言…這人兒可有些急躁了!
  倆人雖未曾明說對彼此的情感,但這麼多年的相處允欣早已心屬昌珉了,只是奈何昌珉這一點也沒有表明態度的意思,這可讓允欣近期急的跳腳了。
  昌珉已到了成婚之期,卻遲遲沒有表明自己娶親的意思,而面對那自小就比黏自己哥哥還黏緊昌珉的有希,成天看著有希小小的身影跟在昌珉後頭允欣就腦了。
  想著那從前到現在那追隨的任務向來只有自己的位置,曾幾何時冒出了個小丫頭來跟她搶了!而那完全不自知的沈昌珉更可惡,明擺著是來氣自己是吧!竟還對那丫頭這般禮遇相待,疼愛至極!
  真是氣死人了!
  「允欣你怎麼了?手帕應該沒那麼好吃。來,這是府上新廚子做的糕點,很好吃的。」不知何時走進花園亭中的有赫笑的溫潤如玉,越發俊逸的臉龐也同他父親一般笑起來甚是好看。
  可有赫對允欣的心思允欣真的不是不懂,只是她的心已被他佔滿的沒一絲空隙了。
  不過對人有禮的教養讓允欣還是挺喜歡有赫這朋友的。
  「謝謝。」對有赫的態度允欣向來禮貌的周全,發現自己的糗態被人看見,咬著的帕子也早已收起的換拾起有赫遞來的糕點。
  亭中,倆人相談甚歡,對允欣而言有赫一直是一個能暢談古今,聊上天南地北的一個好對象,只可惜他們可談詩詞歌賦卻不能談情說愛。
  春日的梅花開的甚好,紅梅點綴著的情景別有一番情意。
  只是花開的再好,他倆賞花的眼神總能因為他的現身而有所變動,人兒游移的目光總是小心熱切的跟隨著他的身影打轉,卻不曾留於自己的身上一時半刻。
  有赫輕嘆一聲的便無意道出一句「欣兒方知皇上已有意讓太子成婚,而人選自在不遠處。」
  太子成婚,對象自在不遠處…。
  一句話無意的搭配上眼前紅梅林中兩個嬉戲在一塊的身影,這讓允欣一個氣憤的便一口將手中糕點整快沒入口中,卻不料因為眼中倆人一個不慎跌拌在一塊的交疊身影讓她情急下的噎著的難受。
  「唔!…嗯,咳咳,…水。」允欣難受的呻吟著的一手摀打著胸口、一手伸往桌前的茶具,急想著快來一杯茶給她嚥下這一塊糕。
  「允欣!水,快喝。」見允欣這般模樣,一臉脹紅難受的樣子有赫看的驚慌,趕緊給她遞上茶水的湊近撫拍著她的背。
  「咳咳,嗯唔…差點噎死了。」難受的眼角飆出淚來,允欣輕拍著自己難受的胸口道。
  殊不知倆人半擁著的景像可讓不遠處的人看的眼中冒出火光,而在一旁撒油助火的有希,一句話!便讓這火燒的更旺了。
  「喔!那不是哥哥嗎,怎麼跟欣兒姐姐擁在一塊啊!莫非是倆人好上了?」也不支是無心或是有意,總之這一句話可讓昌珉笑的冷冽。
  喔!好上了?
  「那我們還不快上前去看個究竟?」昌珉笑的不寒而慄,只是身旁少根經的丫頭並沒有察覺到她身旁的表兄有一絲異樣。
  踏步前來,昌珉揮扇著手中玉柄白扇,帶著瞇縫的微笑與有希一同進到亭中,當下四人面面相覷的感覺有些微妙。
  不過允欣感到的是更多的尷尬與窘迫。
  「欣兒姐姐妳跟哥哥抱在一塊是在幹嘛啊?」有希笑的一臉天真,殊不知自己的這句話讓某人的眼神更深沉了一些。
  因為有希的一句話,允欣這才發現自己被有赫半擁著,當下急促的推開有赫的便後退一步的拉開了彼此的距離,卻又不料這一會還站在兩人眼前的身影不知何時的來到了自己身後,撞上那硬朗的胸口,允欣驚慌的轉過身看著那高自己一顆頭的人。
  彼此相視的目光從深邃相互吸引,直到昌珉傾身而過的臉龐整個擱在允欣的肩頭上道「欣兒都自己偷吃,也不怕我餓了。」便伸手捻了塊糕入口,嗯…沒額娘做的好吃,連欣兒弄的都比不上。
  我你的他好,沈昌珉你真是夠了!
  「知道表兄喜歡糕點,有赫早送了一份過去表兄宮裡了。」看著昌珉別有用意的態度,有赫仍舊態度溫和的回應著。
  「那真是有勞表弟了,不過下次別這麼麻煩,允欣同我住在一個宮裡,你只要讓人叫上我倆我們自會回宮品嚐的。」別有深意的一句話,昌珉說的語意非凡,嘴角略顯深意的一笑除了被抱在懷中的允欣看不到外,有赫與有希要真看不懂那就真的糟糕了。
  「表兄說的是,有赫下次定會牢記。」有赫輕笑一聲,心底卻著時對這個表哥沒轍。
  只是親愛的表兄啊,你在這樣沒受刺激的讓允欣不悅,也不能怪我一直跟你一樣無動於衷啊。
  「嗯。那我等會還有皇阿瑪吩咐的功課要做就不奉陪了,欣兒,我們走吧。」昌珉一臉愉悅的道著便起身轉頭就走,手還不忘拉一把那有些不悅的人兒。
  唉,氣什麼呢,我這不都因為吃醋的給妳做表示了嘛,真是奇怪的欣兒。
  耍我啊沈昌珉!愛吃也不要耍我啊!還以為剛剛你會說什麼或做什麼呢…。
  兩人明顯沾不上邊的心思卻又意外的想著對方,只不知這倆人何時才能乖乖的道訴自己的情意,讓兩人皆能放心對彼此的心懸。
 
  武鬥場內,昌珉隨著將軍李師父的指導練著武術與劍法,一聲聲叱喝著的低沉男音搭配上一手一步伐的姿勢,昌珉認真習武的模樣非常帥氣。
  坐在一旁的檯子上,允欣兩眼專注的看著昌珉,手上不知何來的碳塊與白紙,不一會的就繪出了一張駿逸面孔。
  從小到大,自他們相遇的第一天起就是這樣,昌珉從早到晚不管練武習書,或是膳食的飲用,甚至起床更衣到睡前問候,都有一個允欣相伴左右,兩人就像連體嬰一般是拆散不去的存在。
  他練武她關注,他習書她練字磨墨,他用膳她相陪,他更衣問早道晚她相輔,這親暱的互動與存在明擺著兩人的關係不甚一般。
  只是沒有說開的情話總讓人心癢難耐。
  尤其允欣又想起了有赫方才的那句話「皇上已有意讓太子成婚,而人選自在不遠處。」
  「這笨蛋有誰要嫁他啊,願意嫁的不是跟他一樣笨蛋就是傻瓜!」垂著臉畔自己嘀咕著,允欣一個太沉溺自己的情緒中,一說道最後一句是卻不小心的大吼出口,惹得不知何時來到自己身邊的昌珉一驚的瞪大了雙眼睛看著她,就連不遠處的將軍都因為她而驚訝到。
  「厄!──你怎麼在這。」允欣愣愣的看著慢慢從驚嚇一跳,恢復成笑話自己的沈昌珉道。
  「我才要問妳今天是怎麼了,誰惹妳在這邊嘀咕還罵別人笨蛋傻瓜呢,鬼丫頭。」笑話著允欣逗趣的模樣,昌珉說著的還親暱伸手捏了捏允欣的小鼻。
  倆人兩小無猜的小動作總不少,自個倆是掛在心底,而外人自是看多的能不看則避之唯恐不及,尤其是李將軍和紀師傅,這兩個老人家啊真是夾在中間無地自容,也不知道這上頭的小倆口跟這眼前的小倆口是不是都存心故意無視他們的。
  只是也奇怪…這太子年紀也不小了,明眼人都知道這身邊的小丫頭定是未來的太子妃,可也不見皇室一家有何動作,這到底是啥心思?
  難道他們這太子是個心性害羞的主兒!所以沒她爹那勇氣直接把人兒往身邊帶,就怕不知道金在中是他鄭允浩的人?也不對…看這明明就跟他父皇沒兩樣的腹黑性質怎麼可能…?
  況且聽說今天這太子爺又擺了他表第朴有赫一道,這樣看來真是沒道理啊。
  「沒怎樣,你別管。」也管不起!
  揮去昌珉欺負人的手,允欣側坐過身的躲去不看眼前這個老是隨便一個動作就能撩撥她情緒的傢伙。
  「怎麼能不管呢!你是我的允欣兒,要是我惹毛妳了可就沒好吃好用的了!」這話聽起來就讓人有些升火,當本小姐是你的奶媽就是了!
  哼,沈昌珉我討厭你!滾去找你表妹吧!
  「我可不是你奶娘,哼。」氣嘟嘟的落下這麼一句,允欣便離開了練武場,像一陣風似的連昌珉伸手抓去都沒撈到一個影。
  「唉,這丫頭。」輕嘆一口氣,昌珉臉上卻浮現出一抹滿足的笑意。
 
  回到幽香樓中,允欣氣嘟嘟的一屁過坐在自己的床上,這處在東宮殿的小樓是昌珉特意依允欣喜好建的,想當初還讓允欣著時高興了好一陣子。
  不過現在看著那幽香樓內室的房門因為自己的推敞開卻沒有後腳跟進的人,心情變更差了。
  混蛋!平常不都緊跟著的嗎,這回倒好連個影都沒有,哼!誰稀罕你太子爺了,要娶親就去娶吧!「本小姐不在乎!」
  一氣呵成的吼出,允欣一個後傾的便仰躺在床榻上,看著床頂上那塊繡的亂七八糟的帕子,也不知上頭是什麼個圖案,但那卻是自己最喜歡的一件東西。
  那是七八歲那年昌珉看著自己在學繡花時非得湊上一角後的成品,雖然那帕子看的教授的嬤嬤一臉尷尬的也不知該不該讚嘆一下這小皇子的手藝。
  總之,當昌珉一臉驕傲的將自己的帕子遞過來說是要送給自己時…雖然那東西真的不怎麼樣,但心裡上的快樂是不容掩飾的。
  「欣兒姐姐在笑什麼啊允在?」一個女娃聲道著。
  「不知道啊,看起來好奇怪喔,會不會病了?」與之對話的一個男娃聲回話。
  「那要不要讓大哥來看看!」一臉緊張的,女娃聲音顯得慌亂擔心。
  「皇兄這時候光應付那些不請自來的男男女女就夠麻煩了,我們別給他添亂就好。」白了一眼身旁的女娃,男娃的觀點顯得沉穩。
  只是迷迷糊糊中的這些聲音終於嚷嚷醒了從床上近乎彈跳起的允欣「什麼男男女女,鄭昌珉給我搞什麼了!」允欣突然的大吼出,嚇壞了兩個原本趴在床沿邊的小身影。
  「哇!姐姐好恐怖啊!允妍怕怕──。」哇的一聲,允妍那雙水靈的大眼就眨巴的落下一顆顆豆大的淚珠來,這讓允欣懵了。
  「啊…允妍乖喔,姐姐不是故意嚇妳的別哭啊,乖喔。」看著允妍哭的可憐,允欣趕緊翻身下床的將那可愛的女娃兒抱在懷裡的哄著,也抽一手出來撫順一臉驚愣在那的允在。
  「可是姐姐剛剛好兇,嗚嗚…。」允妍可憐巴巴的道。
  「那也不是說你們啊,乖喔。不過!你們倆怎麼在這?剛剛又說了什麼?你們皇兄人呢?」
  「姐姐你問題問太快了。」允妍一臉我答不出來看的著允欣,允欣也只能作罷的望向一旁的允在,一臉回答我問題的樣子看著他。
  「我們倆來看看姐姐,因為妳消失一整個下午了,母后擔心妳。剛剛我們在說皇兄正被一群男男女女擁成一桌子的大吃殺戒。這會子也不知道他吃飽了嗎?」允在一臉平靜的說著,而那些道訴的內容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總感覺別有用心?
  可允欣現在哪有時間細細思量這小弟弟的話,立馬的就將懷中明顯情緒安撫下來的允妍塞進允在懷裡,明明兩個小孩差不多大隻,允在其實對抱小自己沒晚幾秒出生的妹妹總是很無奈。
  但父皇說他是哥哥所以要懂得護著妹妹,久之這小小不平衡的心靈就沒那麼在意了。
  聽著允在這一番話允欣氣的直奔出閨閣往外衝,只是門一開的就撞上了一個結實的胸膛。
  抬頭看看,這不正是自己要找的大壞蛋嘛!
  當下,允欣劈頭就罵「混蛋鄭昌珉,本小姐從小就在你身邊你非但沒對我意思一句話還敢給我擁一群男男女女歡快的吃著!你這個變態大色魔!看我不打死你這個負心漢!」
  「負心漢?」聽著前頭允欣定是氣壞罵人話,昌珉很是鎮定,畢竟他都聽見了方才他那好弟弟道訴出來的話,可是這最後三個字他可不認帳了,他曾幾何時有了這頭銜?
  「對!你都有我了你還敢去碰別人你找死啊!」等等!我剛剛說了什麼?
  「喔──!這倒是,但我沒碰別人啊。」一臉得意的笑看著明顯已經恢復神智的允欣,昌珉好笑的看著懷中人兒的吱吱嗚嗚的模樣,整個一掃方才被人纏住不悅的感覺。
  「你、你故意的!允在是你派來的吼!」一臉氣嘟嘟的指著昌珉道,允欣氣急敗壞的模樣可愛的讓昌珉真想一親芳澤。
  事實上他與父皇都是行動派的最佳代言人,只是他沒親只是咬上了。
  「啊!你幹嘛,喂!允在允妍都還在…。」被輕咬舔吮著指頭,允欣抽不回手的羞赧又難堪。
  見允欣這話,昌珉一句話也不必說,朝兩個鬼靈精使了使眼色的他們倆自然腳底抹油了離開了。
  「可以放開了吧,又不好吃。」伸出另一隻手彈了彈昌珉的額首,允欣一臉頹喪的道。
  唉…。昌珉內心輕嘆一聲這個被允在幾句話就認真的人兒感到愉悅卻也無奈。
  鬆開咬著的齒,昌珉的一個退讓變讓允欣順勢後退的直接離開他,卻怎料昌珉今日的不同意外的貼上,從後頭抱著自己的帶著她往床上帶的坐下在床沿。
  窩在這一個暖暖的懷裡,允欣也不客氣的在那蹭了蹭的尋了一個好依靠的位子。
  「妳到底有沒有在生氣。」面對這不安分的人兒昌珉無奈的笑出聲的道。
  「有啊,但是你的下顎嗑的我肩疼。」說話的語氣委屈的不得了,聽的昌珉又是一笑。
  「笑什麼!我真的生氣!」允欣扭頭看著昌珉認真的道,氣鼓鼓的模樣讓昌珉真的只能用可愛來形容,一點也無法討厭這任性的丫頭。
  「氣什麼?氣我要成婚?還是我吃了一群男男女女?喔!不對,欣兒是氣我背叛妳,以為我是負心漢!」昌珉一個一個點的慢慢道出,這每一點,不錯!都是引爆允欣今天生氣的理由。
  只是最後那段話就不對了,人家哪有說你背叛我,我們倆又沒怎樣…。允欣扭著自己的指頭心道著昌珉自己的曲解。
  「怎麼不說話了?」昌珉搖了搖懷裡的人兒道。
  「沒什麼好跟你說的,哼。」
  「喔!那連我要成婚的事情你都不在乎了?」昌珉拋餌的準被釣魚了。
  「你成親關我什麼事,反正嫁給你的人不是笨蛋就是傻子,因為他們都不知道你是個吃貨、無賴、腹黑男!」
  「喔!原來妳早上罵著是這個啊,那那個人可真是可憐了。」
  「你在給我心疼她!」明顯大大的誤解了,不過這餌也算釣上一條大魚了,面對允欣氣嘟嘟的模樣昌珉一笑。
  「嗯,我心疼。」帶著笑意,昌珉回道,這答案氣的允欣直接就想給這一個傢伙一巴掌。
  抱著我說你心疼別人你去死吧!
  「欣兒我心疼妳啊,你怎麼罵自己呢?」一臉得逞的壞笑著,昌珉伸手抓下允欣的兩手將她拉進的環抱住自己道。
  厄…這什麼意思?
  這傢伙是在說他要…「欣兒,做我的妃子。」他要娶我…。
  「你在騙我嗎…。」嘩啦落下的兩行淚,允欣聲音顫抖的又道「你不是要娶有希嗎?」
  唉──我的欣兒真傻,果然要嫁給我的人不是笨蛋就是傻子。
  「有赫那小子的心思妳還不了解,他的話怎能信。」昌珉無奈的抹去允欣的眼淚道。
  「可是有赫不會騙我。」至少從來沒有過。
  而因為允欣這句話又讓昌珉再嘆一聲。
  雙手捧起允欣的臉,昌珉認真且真切的看著她道訴出這多年來一直未說出口的話…。
  吾心屬妳,也只有妳。
吾心屬妳,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