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7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完結][允在]唯你是愛 第五章 <我與他>

 第五章      我與他
  在達斯坦度過了三天躺在床上休養的日子,這理由不說明亦不用說明,總之就是有個人把我關在宮殿內的床上,注意!是床上!
  我連下床的機會都可以用指頭數出來,你說這樣天理不容的事是不是夠人神共憤了!
  把我當什麼來了,雖然梳洗吃飯有人伺候著,就連看本書都有那罪魁禍首幫唸著,這樣不是不好,只是也太悶太悶了!而且待在床上哪也去不了,看見門開了卻看見那不知從外頭何處快活回來的傢伙就讓人有氣,重點!自己又不免被他好好卡油一番。
  你說,這到底是什麼世道!
  「允王妃豈是隨意讓人見的。」鄭允浩淡淡的道出這麼一句話,手邊幫我梳頭的動作仍沒停。
  爛藉口,我才不聽你這話,哼。
  「在兒,我這是心疼你勞動過度,為夫這樣不貼心?」說這什麼話啊!我這樣只能躺著不也因為你使壞嗎,你這個說話臉部紅氣不喘的傢伙還好意思提,還有!誰准你這樣說話的時候一臉受委屈的。
  我才是該有這表情的可憐人!
  「說不過你不說了。」不和你說、就不和你說。
  「嗯,文靜的允王妃確實挺適合今日的晚宴,在兒你果然識大體。」鄭允浩說著連眼角都上揚了。
  什麼!你這是什麼爛圈套,分明就是明面上的我禁言是好、暗底下是在嫌我吵!
  鄭、鄭允浩你過分!
  不過說到這個才想到今晚就是那狗王的生日宴,而自己來到了這裡後的三天卻一點事也沒做,倒事讓鄭允浩關在這屋子裡吃好睡好,閒閒沒事的等發霉。
  也不知道事情怎麼樣了?
  「不用多想,你該相信為夫的能力,愛妃。」又再次的被讀心了。
  「鄭允浩,你真的不會讀心術?」睜開眼看著那愛隨時親來的男人,我嚴重懷疑的問。
  卻見對方笑著搖頭。
  「那是我把想法寫在臉上了?」雖然不想這樣懷疑自己,但或許有可能就提出來問問。
  經此一聞,對方笑的更甚,不過還是搖了搖頭。
  唉──我怎麼問了這麼個蠢問題來消遣自己娛樂他了。
  算了,不過…「今天晚上有需要我的地方嗎?」不做點事我就是全身不對勁,卻偏偏知曉鄭允浩這個男人就是凡事愛攬在自己身上做。
  不過後來想想,也該是這樣沒錯,因為那本來就是某人故意丟給他的擔子,只是要是知道凡事都有意外,就該讓那人也嚐嚐這滋味。
  「待在我身邊,不要懈怠你那專注力足以。」輕點我的小鼻,鄭允浩說這話的時候特別的嚴肅,看來是真有什麼事情會發生,既然如此我也只好點點頭摸摸鼻子的乖乖聽話了。
 
  夜幕的來臨很快,宮殿內的佈置處處無一不顯露喜慶的氛圍,只是在這看似一切風平浪靜的慶賀送禮與歌舞歡聲中卻隱隱透著絲不易察覺的躁動感。
  可眼前坐在王位上的達李斯一點也看不出端倪,他左右各擁著自己的愛妃,而坐在底下的王宮大臣們也沒看出什麼奇怪的樣子,就連坐在自己身邊的鄭允浩都讓自己原先以為會有啥大事發生的想法都要磨光了。
  宴會上歌舞昇平好不熱鬧,苦了我金在中一身束縛的裝扮陪鄭允浩坐在這無聊。
  突然!…「厄──厄──噁──啊!」坐在對面的一名他國使者突然發生異狀的嘔吐起又在驚叫中突然倒下,這對原本還歡歡喜喜的場面突然間的讓人驚慌起來卻異狀再發!
  接續著剛剛那人的倒下隨之又是幾名人士紛紛的倒落,慌亂的場面更甚了,卻意外的…沒有任何人有「力氣」逃走。
  一陣撲鼻清香氣味突然襲來,讓人酥軟了骨頭,沒了力氣。
  這是什麼狀況?可是自個旁邊的人卻…感覺沒啥事「怎麼回事。」我微微偏頭看著那伸手來把自己攬進懷裡的鄭允浩道。
  「叫你不要懈怠專注力了,定神、專注心緒。」鄭允浩的話與間帶著寵溺卻又嚴謹,聽的自己都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面對了,不過當下也只能照做了。
  「允王爺果然還是一如當年我們相見時,這點小把戲果然還是對你沒啥用處,不過這會子還與愛妃親親暱暱好像不大對時?」達李斯說著話的同時也站起身來從王階上走下。
  「我與愛妃時時刻刻都該溺愛,你,羨慕?」聽著這話,我斜眼飄了鄭允浩一眼,虧這時後他還敢說這些無謂的話。
  不過這會子確實好多了不少,但就是不懂這個狗王想幹嘛?
  「嘖嘖,鄭允浩你還是這樣說話起來一樣討人厭,不過我確實對你的愛妃挺有愛慕之心的,可是我更想要你死在這場鴻門宴上。」看看看!看屁啊,允王妃豈是你能瞧的!
  喔!怎麼會突然覺得鄭允浩早上說的話好對。
  「鴻門宴,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我胚你個狗王壓根不知道我跟鄭允浩的功夫有多厲害。
  「真是位倔強的可人兒呢,只可惜你是鄭允浩的軟助所以…咻!」達李斯說著話的瞬息間突然就從袖口中射出幾根銀針。
  「噹噹!」只可惜,他小瞧了鄭允浩早已佈好的反攻。
  但令人意外的是,這為我擋下銀針的人不是身邊攬著我還坐姿悠閒的鄭允浩,而是…達李維,達李斯的親兄弟,也是同樣擁有王位繼承權的第二繼承人。
  「達李維你!」達李斯一副不敢置信,卻又立刻轉為一副了然的面容不削的笑看著我們三人。
  「意外?」達李維嘴角微彎的笑好不邪魅,不過面對他這個問題我確實有點意外與搞不清楚,但很顯然此刻的三人沒有時間為我解答,而達李斯也看起來一點也不意外。
  究竟…這三人從前有過怎樣的交集?
  鄭允浩如何跟達李斯有過過節、達李維又是如何會與鄭允浩達成某種程度的協議,現在兄弟相爭王位的局面,自己與鄭允浩又是站在何種角度上?
  「意外!不,我一點也不意外我親愛的弟弟,只是王兄確實疏漏了你與鄭允浩的結盟。」達李斯不削的輕笑一聲又道「既然你做了這樣的決定那也別怪亡兄斬草除根了!來人,拿下他們三人。」經由達李斯的一聲令下,隨即的殿內四周的門就衝進了…。
  不是身著護衛軍裝的部隊,而是…瑜鹵王朝禁衛軍的部隊和另一幫口喊「殿下」顯然是達李維的士兵,這樣的景象可看的達李斯氣的惱怒。
  「你們!」達李斯氣的不輕,怒指著我們就是一聲大吼。
  「我們只不過是順你的舟渡你的河。」允浩冷傲一笑又道「毒死臣子,暗中佈下天羅地網想一網打盡所有死對頭,不得不說你今日野心可真夠大的,只可惜你算漏的李維在王國中的勢力,沒有料到我與他的結盟,但這些都不讓我想至你於死,可惜你更不應該從鄭浩宇那偷我國寶圖又更覬覦事後要奪我的王妃。」鄭允浩最後王妃二字說的陰冷,若是眼神與言語能傷人,我相信眼前這人早被他給宰殺了。
  「你看我的在兒,我則要奪你的眼,你奪我國寶圖,我便要你的手,而如今世道你已不配為王,我則替達斯坦另尋明王。」允浩鬆開環在我腰上的手,一步步走向達李斯,眼神銳利的狠絕。
  正當他話音落下最後一個字的同時眼看鄭允浩指上凝結的氣息已蓄勢待發,卻!
  「吾王,誓死效忠。」幾個字的忠烈,一道黑隱縱身到我們面前,當他的話一出招式也已到。
  允浩碎步即防不免吃了這一招穿透手臂的利劍,可也一掌氣推了過去,那名死士當場炸開暴斃而死,而那受到氣震的達李斯則浪凔的後退了數步。
  「允浩!」目睹眼前一切的發生,我驚愕焦慮的快步過去,卻突然體會到了慌亂陣腳的感覺。
  將允浩支撐扶著站好,近身看著那不斷湧出鮮血的手臂,我的心糾結在一塊的目不能轉,腦袋混亂的不知該如何是好。
  「在兒,替我點穴。」直到允浩吃痛的對著我說上這麼一句,我才反應過來的立即給他點上了穴脈,讓血暫時停住。
  「我不疼的,在兒。」鄭允浩柔柔一笑,彷彿方才所見的暴戾之氣是令一人的面容。
  「騙人!我定要那狗王嚐嚐你這苦頭!」你說不疼就不疼,騙人也騙小孩去鄭允浩!我要是不為你報仇我就不叫金在中!
  跳躍起身,縱身抽出站在一旁達李維的配劍,我輕道一聲「借會。」就又迅速飛身離去,快而無影的身姿這可是我的拿手活!狗王,我定要你死個糊里糊塗!
  「刺我相公!」這一劍我要你嚐嚐穿心之痛!「啊───!」
  只見我倏見的就將鋒利的劍一刀刺下,穿過肉骨臂後再倏的抽出劍,鮮血濺出,卻一滴血也沒有漸至我的衣身上,這當然是我表示厭惡之一的方式。
  再來一劍斷你拿我國圖寶的手!回身劍落,再一聲欺凌慘叫「啊───!」
  飛過的斷裂手臂,一個不巧的就落在了王位的桌按上,嗯~真是擺的好看,我暗讚。
  而那雙眼…「等。」正當我凜然要再次落劍時…「允浩。」這男人已將我攔下,也虧他能在我隱身之刻正確無誤的找到我,不過現下不是說這個的時候,那出聲阻止我的人是達李維,而鄭允浩也幫著他攔住了自己。
  剛剛不是有人說因為他看了我所以要瞎了人家嘛──。
  「我氣,但李維有他的理由。」說這話的允浩嘴角掛著的笑陰冷的讓人不禁一顫。
  「傳御醫,讓人給王兄包紮、給允王爺療傷,要快!」達斯坦這一夜明顯已經易主了,而這下人們動作也快速利瑣,一點也看不出來這達斯坦因為這一夜有所變動。
  這個王國為何讓人這般感覺奇異。
 
  但我沒有其餘的時間去思索這些事情,允浩的傷,還有鄭浩宇派他們來的用意,以及涵括在暗面的真意都在等著我去探討。
  「鄭允浩!受傷了就給我好好休息,不准對我亂來!」對著這成天毛手毛腳的男人我真的無奈。
  就連如今我們坐在回瑜鹵王朝的路上他還是不見乖,也不怕路上顛頗的會拉扯到身上的傷,傷還沒好就急著離開達斯坦,馬車上還對自己亂來,真是斷了手也不管他了。
  只是待在達斯坦的日子兩人也只有待在分配的宮殿內休憩著,除了偶而李維親自走訪來過說了幾句話也沒再見過什麼了,宮殿上下平靜的彷彿沒有那一夜的動亂。
  真是令人奇怪萬分了。
  「鄭允浩!你在不乖乖坐好我就跟你翻帳算了喔!」拍掉那趁自己思索事情的同時竟然敢解我衣衫,臭小子!
  「算帳?」鄭允浩一臉不解的道。
  「少裝蒜,要不是你真的受傷了你以為我會對你這故意去弄上自己的行為不算帳!憑你那功夫會這樣就受傷,你笑死我。」白一眼這個越相處就越令人摸不著頭緒的男人,真是氣死人。
  「原來我的在兒這麼聰明。」什麼!你這話是在說我笨!「不過我的在兒替我復仇感覺真好。」
  「別把我當小孩子。」拍掉那總是愛撫亂我頭髮的壞手我再繼續道,「你最好今天就跟我說清楚你為什麼故意受傷,又是什麼時後跟達李維連手,還有!那寶圖你到底有沒有拿回來!」說得落落長差點自己都要忘了問問原本的任務了。
  「只想知道這些?」允浩用著他那溺愛到不能在甜膩死人的眼神看著我,手仍不聽我話的繼續撫順著我的髮絲邊問到。
  想著他這問題我點點頭又搖搖頭,總覺得他這意思是…他還有更多事沒跟我說?
  我瞇起眼一臉審視的瞧著他看「你最好多說些我沒問出來的。」
  一說出這話來他又笑的更甚了,吼!我說話是有很好笑喔,我明明這麼認真的!
  我瞪!
  「好,我說。」允浩溺愛的笑著便開始道出一切我想知道的,其實我也很懷疑他會說出某些部分是為了讓我回去整人,但!那不重要。
  「故意受傷是為了讓我們的立場更顯有利,我們助他篡位,在達斯坦我們對他有功卻對那個國產生了動盪,這樣你應該懂。而李私和李維,是我曾經因為交換質子而認識,恩與怨則你看得明白,而我會助李維當然因為對達斯坦有益才做,李斯最後沒讓他死是因為…」因為?
  我看著笑的一臉壞樣的鄭允浩,聽他那明顯弔胃口的語氣這就更讓我好奇的往他那湊過去。
  「因為…有姦情。」什麼───!這答案簡直晴天霹靂,我、我怎麼一點都看不出來!
  「真的假的?那又為什麼要搞到今天這地步?鄭允浩你騙我的吧!」
  如果真的是姦情,那、那應該是李維單戀吧?他那哥哥後功三千佳麗耶,可是要是真得如此那、那兩個人又為什麼不是互助穩國而是搞到今天篡位的局面,喔~我的頭好痛。
  「在兒那是別人的事別想太多。」鄭允浩體貼的幫我揉著太陽穴道,我點頭表示同意。
  「最後,那個寶圖早在被偷走的那晚我就讓人調包了,而為什麼還要走一遭就是因為我那皇堂弟的諭令,和他那早就想借我手鏟除那靡絕不振的達斯坦國,順便拯救後再結盟,讓在兒你陪我走這一遭辛苦了。」鄭允浩說著便親了親我那敏感的耳後。
  可我現在理智可清晰的不得了呢!才不被他這壞心思給打亂了心緒,好你個狗皇帝鄭浩宇,讓老子穿女裝陪你堂哥出征!還丟這麼個爛攤子來讓鄭允浩背!我看你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膽,老子一回京你就死定了!
  而遠在京城皇宮內的鄭浩宇同一時刻在御書房內打了個大噴嚏「喔!這是什麼不好得預感?」左看右看「沒動靜,應該是我多慮了。」
  「在兒你在氣什麼,陪我走一遭讓你這麼氣?」見我不甩人,鄭允浩就又使柔聲政策了。
  偏偏我就吃這一套,沒法,誰叫他是自己認定的人呢!
  「不管去哪,我都願與你同行。」我嘆氣,但我真的對你沒轍,鄭允浩。
  而這話一出不僅惹得對方一陣感動,更讓他趁著自己沒注意的就又失手防備讓他佔了便宜去了。
  鄭允浩!等回經我一定要回將軍府!
  「也好,該是上門提親的時候了。」鄭允浩一臉贊同的抬頭對我道後又是一個深吻。
  這、這男人絕對會讀心術!
  照這樣下去我的妻管嚴一定成為空想了啦──鄭允浩我不嫁我不嫁!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