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7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允在]唯你是愛 第四章 <金光夫妻黨>

 第一章      金光夫妻黨
  自娃娃親事件過後,我覺得我被這鄭允浩這張冰塊臉給騙了。
  他那天的深情面孔,柔和寵溺的表情,絕對不是我的唯一!一定!還有給誰看過!
  不然怎麼寧徽城的大商戶崔家大小姐、二小姐會爭休不斷的吵著要嫁給他們口中風度翩翩的允王爺!
  一家二姐妹就算了,就連那李尚書家的三小姐都為了允王爺不要女子貞節的直接要請皇上賜婚!你說這誇不誇張!
  這三個女人就算了,怎麼連他們到邊境陳將軍家小住幾日都可以讓陳將軍的八個女兒都對他欽慕不已,是沒把小爺我看在眼中嗎!
  鄭允浩!你膽敢說你一心一意的對我,沒有半分招蜂引蝶嗎!
  我才剛剛正視了我們娃娃親的事實後你就讓我發現了你這麼一票女粉絲,你要我這風流倜儻,花見花開,人見人愛的京都御史臉往哪割哪擺啊!我看起來比你差嗎!
  你說這些都不關你的事,都是人家倒貼的!敢情你沒做半點小動作會有這麼票粉絲那小爺我怎麼就一個紅顏知己都沒有。
  真是氣死人氣死人,現在誰都不准在跟小爺我說婚事的事了,一切免談!
  「可是鄭浩宇,你那口中成天遊手好閒的無恥皇帝…他要我們成婚辦事去。」鄭允浩好整以暇的坐在金將軍府裡大廳的上位悠閒的泯了口茶道出這點事。
  「你說什麼!鄭浩宇那頭豬說的!」不要說我這樣稱呼那位皇帝會引發殺頭之罪,這點事我並不看在眼裡,應該說…鄭浩宇這個人我打小就沒把他放在眼裡。
  「嗯,連聖旨都擬好了就怕你不答應。」鄭允浩一派輕鬆的又道。
  好你個狗皇帝,竟然連本爺我的婚事都想管一手,你做夢!
  「允浩,咱兩進宮。」我定要那個狗皇帝個好看!鄭浩宇你最好別給小爺躲起來了。
  也就因為前頭的氣還沒有消,加上一會前鄭允浩慢悠悠的脾性,所以…現在的御書房內…出現了金流氓。
  「碰!啪!乒乓,鏘。」一個花瓶,二堆奏摺,三張飛天的椅子,四支杯子,御書房杯盤狼藉的慘不忍睹。
  「我說…堂嫂…金御史啊,您有話好說何必弄亂朕的書房嘛。」尷尬的笑容,鄭浩宇的嘴角明顯早就已經抽畜的不知該做何感想了。
  「堂嫂!對,我就是要來跟你算這筆帳的,你是活的不耐煩是吧,竟然敢用旨意要我下嫁!要嫁你自己嫁,皇位我幫你顧好。」這傢伙哪壺不提提哪壺,自個找死就是。
  大辣辣的坐在鄭浩宇的桌案上,我知道這樣的行為是有些過了,不過小爺我不爽就算他要管也管不了,哼。
  「堂兄。」對上眼前這兩人鄭浩宇自然知道自己是沒啥辦法、沒啥地位的,兩個都是助他穩坐皇位的靈魂人物,一個又是自家兄長,令一個從小就不把他看在眼裡的野孩子,現在又是未來的堂嫂子,這…是要他怎辦?
  鄭允浩抬頭看了看自己堂弟那無奈的模樣,又看看這會子明顯已經發完脾氣開始在鬧人的愛人,笑了笑便從這屋裡唯一完好的椅子上站起來朝他走去。
  幹嘛!
  「在兒,等你想嫁了再嫁也無妨,不過寶藏圖必須奪回。」鄭允浩將我輕輕的抱在懷裡,溫柔的揉順著我的髮絲,一切看似溫馨大方好男子作風,但…
  「不過也不要讓我等太久,嗯?」鄭允浩!你那什麼眼神,喂喂喂…不要親啦!
  竟然敢威脅我!哼──。
  「那…不知道兩位。」鄭浩宇弱弱的問著。
  「國家的寶藏圖關係著國家的存亡,這件事…」瞄一眼,該死的鄭允浩,舔什麼嘴脣啊!「就放你一馬。」雖然很氣憤,不過也不能不管國家大事,鄭浩宇你可惡,鄭允浩你、你!…。
  你很好!
  「我們過幾天就會出發。」
  看著一前一後離去的兩人,那兩個截然不同卻在一起卻和諧異常的兩人,真的太美好了,太好了。
  這回應該也可以放心的讓這兩人去處理這件棘手的事吧,等回來呢是不是也就能辦辦皇堂兄的婚宴了,若真是這樣也算是雙喜臨門呢。
  好好體驗一下這場可能有些危險的婚前探險吧,堂兄,堂嫂。
 
  於是因為瑜魯王朝的寶藏圖被敵國達斯坦偷走的關係,皇帝鄭浩宇便借這次達斯坦皇帝壽辰派了瑜魯皇朝兩名大將允王爺及其愛妃金在中一同前去道賀了!
  「鄭允浩,愛妃就已經夠我火了,你還真要我扮女人,你找死啊!」對著這馬車裡一派輕鬆的男人,我真的是恨不得張嘴咬他一口,再撕裂他那張臉。
  「愛妃,行囊不是我準備的。」輕嘆道著,好一個無辜無奈的表情,真是讓人只想暴栗一拳過去,事實我也揮過去了,但…武藝在人之下不得不乖。
  我悲慘啊,就這樣被這個男人吃死死的。
  「在兒,真好看。」將我整個人順勢摟進懷中,鄭允浩低沉的嗓音輕輕的道進我的耳中,捻起我一搓髮絲湊到脣邊親吻,這樣的鄭允浩還真是…柔情啊。
  好吧,看在你沒用美和漂亮來說我,我就妥協一回吧。
  「到了在叫醒我。」我道,便往那令人安心的胸口鑽了鑽的找了個好位子,休憩一會。
  夢裡,依舊是這纏人的鄭允浩。
 
  達斯坦國是個位在瑜鹵王朝北上方的一個一直躁動不安的國家,土地貧瘠的讓他們難以種植農物,水源也不過引渡了邊境其它小國的溪水來用,雖然是這這樣一個不堪居所的國度,但仍因為礦產資源的豐饒讓達斯坦也算小有富裕,再加上新上任的國王驍勇善戰,幾年下來也算將達斯坦國整治的不錯,但卻因為他的野心讓周邊小國處於不安,也對瑜鹵王朝來說是個不定時的炸彈。
  鄭允浩同自己坐在馬車上,面無表情,對於外頭那一聲聲求賞之音與挨苦的生活狀況,我都不知道該說這人是無情還是怎麼樣了。
  不過我是怎樣也看不下去的!
  站起身、推開車門,我便就要縱身躍下馬車,卻遂不及防的被身後人給一把拉住的整個往後栽倒,壓抑著不爽的情緒,我向後仰頭的卻對上了…那一雙充滿無奈的眼神。
  「我知道你不忍,但不行。」鄭允浩一臉哀愁的道著,這與發才面無表情的他天壤之別。
  「為什麼?」看他這樣,我自是也要拿出個理自來面對。
  「沒完沒了,懂嗎。」鄭允浩的話瞬間驚醒了我被苦情逼到忘記情況的惡劣現實,但…真的沒有辦法嗎?而…怎麼感覺這人對這裡的狀況有一定程度的熟悉?
  「是我衝動了。但是允,你怎麼感覺對這裡很清楚?以前來過?」面對愛人的哀愁,我心底一瞬間湧上了源源不斷的酸楚,伸手擁抱住他,只想尋求一點平靜。
  「我曾經來過這裡辦事,也同你一般想過沿路救濟,但數量不是一般的多,路沒走到一半我所帶的東西卻早就沒了。這裡的政治對人民是沒一點人道的,所以你若是真想幫助這個國家就該另尋它法。」允浩說話時非常平靜,可語氣裡的堅定卻也是不容忽視的。
  或許這人早有了什麼想法?不過並非一朝一刻就能辦到吧。
  「鄭允浩,你雖然像個大冰塊,不過這裡的柔軟還真是讓人無話可說。」我漾起一絲微笑朝他說著,便伸手指了指他的左心房。
  鄭允浩,是個外冷內熱的暖男。
  「只對你。」牽起我的手湊到脣邊親了親,這允王爺真是會調情啊,而且還是無時無刻。
  不過這確實令我滿足。
  但要是說到這次來此的這項正事…還真確實棘手了點,想來他們從出發到現在都還沒討論過這件是該怎麼辦呢!
  「允浩,對於這次的是你有什麼想法?我們可謂一點線索都沒有,而這不遠處的宮殿看起來一點也不小。」透過窗紗看去的不遠高處宮殿,我皺了皺眉。
  這宮殿就算只有瑜鹵王朝皇宮的一小部分好了,那也不可能一時間就讓他們找到啊!
  更何況他們要找的只是一張小圖!說不定被那叫什麼阿搭不哩的國王揣在身上隨身攜帶也總要有個跡象才能發現吧?
  苦惱苦惱。
  「放心,一切都會順利完成的。」鄭允浩說的倒是自信,不過看著他這副樣子…也的確讓人放心。
  唉,有這麼個有才能的允王爺陪同,我瞎操個什麼心啊。
 
  「恭迎瑜鹵王朝允王爺、王妃和大使的到來。」一名穿著官服的男子禮數周到的出現在我們面前這般道著,不過若說真的他禮數周到的話…他一直往自己身上飄的眼神真就人想挖出他的眼珠子。
  看屁啊!老子可是正港的男子漢!再看小心你眼睛脫窗,哼。
  喔!──鄭允浩你這孩子的氣,人家多看我兩眼就急得把我往懷裡揣的緊緊,呵呵。
  「幼稚。」碎聲唸到,換來的是更緊的手力。
  「請王爺、王妃和大使隨我前來,我立刻帶您們面見我國王。」瞧這小人一臉愣了愣的笨模樣,就叫我好笑。
  「有勞。」允浩簡道。
  宮殿內豪華的裝修與擺設無一不顯露喜慶的氛圍,不過見了如此奢華之景又想到了方才宮殿外那百姓們民不聊生的樣子,說真的,要真不是見過還真連想不到如此畫面竟是一個國。
  隨著前頭帶領的官員在九彎十八拐後到了一處宮殿外,只見眼前門殿金碧輝煌的模樣就讓人厭惡不已。
  即使擁有豐富礦產資源也不該這樣拿來使用吧!奢侈。
  「王,臣帶瑜鹵王朝貴客達至。」只見官員站在門外喊話通傳著,一會…皆無聲。
  這怎麼個回事,這國家的王上是個耳胞?
  「王上,臣帶瑜鹵王朝…」「嗯唔…王上輕點,啊──王上、王上…。」
  女人的酥聲軟語,令人面紅耳赤的話面突然好像就在眼前發聲,這宮殿內究竟現在是什麼個情況,裡頭那什麼聲音,這個王上也!
  「啊。」一時脫口而出的聲吟,在這個時間點也太過份了。鄭允浩!
  「愛妃一路奔波也累了,不如我們先回房歇會,如何?」鄭允浩溫柔的眼波底下蘊藏的是那…滿滿的慾望,可惜別人看不出來,而自己…。
  看的出來又如何。
  鄭允浩你這個禽獸!怎麼這麼容易就被人挑撥理智現了!還故意挑撥自己,讓人家露出那聲音,混蛋!
  「我…」我不累的……「就勞煩使節您帶個路。」鄭允浩完全無視我不從願的眼波,摟緊著我那可憐快被他捏斷的腰桿,就對著對方官員道著提步就走在人家前頭。
  不過這裡頭的人壓根是耍人來著的,正當我們還沒走出這園內時殿門開了,從裡頭出來的是個衣衫不整的女子和一名公公。
  「王有請允王爺、王妃入內。」公公對著我們恭敬的道著,而那與他同出的女子則落荒而逃似的一眨眼就不見個影了。
  而眼前公公雖然有禮,不過看看我身邊這人臉有些黑青就知道他那脾性又上來了。
  唉,這允王爺還算風度翩翩、帥氣凜然眾多姑娘公子所愛慕的那個白馬王子嗎?
  可這會子不用急著被他往房裡帶也算好事一樁!呵呵。
  「等辦完這狗王就好好整治你那不乖的心思。」鄭允浩!那剛剛那話是啥意思,你會讀心術不成!
  「哼。」不悅的還是被人攬著帶進了那剛完事過後的宮殿中。
  雖然不想被身邊這個專制大王給帶進房裡做運動,但也不代表我想進來見這狗王上。
  一走進裡頭就由人領著落坐下來,而剛剛還忙事的狗王自然去整理整裡了一下,趁這個時候環顧了一下這周圍的擺設,果不其然,狗王就是狗王。
  「美人…」一聲噁心的聲音出現伴著的是一道速即出現的身影,和那緊接著要貼上臉來的手,不過還沒碰到我之前這隻手已被鄭允浩給打退,但對方那自戀的話語仍道著「可還喜歡本王的宮殿。」
  「達李斯,這是本王的愛妃。」鄭允浩好整以暇的端起桌上的茶飲著,不過口中陰冷的緊告語氣卻是那麼的明確。
  「在兒,這是達斯坦的國王-達李斯。」鄭允浩放下杯水,側臉對著我道著然後對我伸出手,我愣了愣著卻鬼使神差的覆上手然後隨著他帶著走到他身前,一眨眼的自己就坐落在這個男人懷中了。
  現在什麼狀況?我又是怎麼回事?
  怎麼就這樣被鄭允浩帶進懷裡了,而這兩人不明所以的火藥味是怎麼來的?搞什麼啊?
  「原來是允王爺的愛妃啊,也難怪,只有如此佳人才能入的了允王爺的眼。美人兒你可真幸運啊。」厄…你這話是真心為我感到歡喜嗎?瞧你這酸溜溜又怪神態的對的我們說話,我絕不相信你這是祝賀我和我相公來著的。
  疑!怎麼我自個心裡話中已承認這傢伙是我相公了!真是太可怕了現在。
  「我該回他嗎?」我輕聲的對著鄭允浩道。
  「不用。」鄭允浩,你果然夠有格調!小爺就是欣賞你這點。
  我喜悅的笑笑,只因為不用理會那無理的狗王,不過卻沒想到鄭允浩今個不對勁了,居然對我一副寵溺的微笑還撫順著我的髮絲,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在公眾場合!
  他不是人前的冰塊嗎,怎麼這下在這些人面前這樣。
  「鄭允浩你也真夠放心在我面前表露心思了,回我為你們準備的宮殿歇息吧,本王還有事要忙。」這個達李斯莫名其妙的召人進入後又怪裡怪氣的就這樣讓大家這麼散了,這現在是怎麼個回事啊?
  不過看來我這明面上的丈夫,實上的愛人也壓根沒有要在此多做的想法,因為那達李斯一落話他啊就雙手抱著我的就往外頭走了。
  厄…這何須走的那麼急呢,允王爺…呵呵。
  「在兒,那狗王可喜歡你了。」厄…我也不想啊。
  「允吶,但我喜歡你啊──。」拜託你別因此把氣出在我身上啊~誰來救救我這個還沒過門就被吃光光的允王妃啊!!!
  不對,我早被吃光光了,但是現在的情勢不宜談情吧鄭允浩!
  「本王知道,本王也愛愛妃。」陰冷,陰險,笑面虎,壞東西鄭允浩。
 
  只可惜,儘管我內心嘶吼的再澎派,也沒有人聽到,更不可能有人阻止的了這個男人。
  鄭允浩,你這樣有違我妻管嚴的夢想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