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7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允在]唯你是愛 第三章 <娃娃親>

 第三章      娃娃親
  這天,已是我住在藩陽郡王爺府上的第…第幾來天?二十五?還是三十日?總之我已經數日子數的不清不楚了。
  你問我為什麼住在鄭允浩府上?其實我也不大明白,總之就是自那日他的英雄救美後我就被他一直帶在身邊,而小爺我呢!則是看在這小王爺口中有太多我想知道的情報,所以也就勉為其難的與他同行了。
  只不過在我們待在江南數日準備分開時呢!我爹娘就傳了信來,說府上要整修,還說知道他與鄭允浩現在同在一塊,便吩咐了我這個兒子去人家府上叨嘮幾日。
  而我向這傢伙提出時!我確性在他臉上看到了那一抹早已了解的不明微笑。
  瞬間心口有一種被算計的感覺,但……好吧我不是那一種會跟人過於計較的個性,再說自個也想近身整整這個對自己明顯有些專制的小王爺。
  可這都來了這麼些日子,見到鄭允浩的時間卻也只不過早膳一面,晚膳一面,和…許多夜裡總有股熟悉的身影就在身邊的錯覺感。
  不知道鄭允浩在忙什麼,也不知道他毎日都上了哪去,這明顯的讓原有計劃有些偏了道。
  所以,坐以待斃非自身本色,我決定了要自己主動找人了!
 
  「你們小王爺呢!」隨意踱步在鄭王府內,隨口便問從字個身邊經過的下人。
  「回金少爺,小王爺一早就出門了。」廢話,我也知道你們王爺一早就出門了。
  「鄭允浩上哪去了!」再問一口。
  「回金少爺,小的不知道。」算了,看你一個小下人會知道我也服了自己。
  「知道他上哪去了嗎?」不抱任何希望我再問。
  「回金少爺,小的不在小王爺身邊伺候,您這問題可問倒小的了。」是啊是啊,我想是我傻了。
  不過這奴才說的是!那我該問就得找……他!
  細長的狐狸眼,不見聲色的朝那假山後的一抹黑影看去,只見來人瞬間影隱沒的身影。
  我可是容不了眼中砂粒的存在!
  你在我身邊跟了那麼久,想必定是鄭允浩身邊的人,那…我便更不能放過你了。
  目標鎖定便是刻不容緩,隱匿蹤跡,突然現蹤,這可是我金在中的拿手絕活!「在找我嗎?」燦爛卻讓人驚怕的一抹微笑,看著這人訝異的神情,我很滿意。
  「金少爺。」對方恭敬的單膝跪在我的面前喚到。
  「你主子派你監視我?」漫不經心的坐在一旁的假山上,我帶著笑盯著眼前的人道。
  瞧著瞧著也覺得眼熟,看來是鄭允浩身邊的護衛吧,叫什麼來著的?「你叫啥?」
  「王爺派小的珈索暗中保護您。」珈索?這名字還真有趣,確實是個枷鎖。
  不過…「保護?」我看起來像是需要保護的嗎!「你主子幹了啥好事讓你來保護我。」我一臉狐疑的往一臉忠實的珈索看著。
  「厄……沒有。」瞧他一臉心虛,有事!
  「你說是不說。」我緊盯著他的同時「你找我?」背後那一個熟悉的聲音就出現了。
  別問我為什麼會用熟悉來形容一個接近三個月近身相處的人,因為要是有一個人天天跟在你的身側對你噓寒問暖動手動腳你絕對!也會用熟悉兩個字來形容對方。
  喔!「你是鬼喔!不是出去了嗎。」面對背後突然乍現的人通常不用給他好臉色看。
  「你找我,所以我回來了。」瞧瞧這話說的是怎麼一個回事,好像是我任性的要求而他寵溺的應允一樣!我可沒說要你回來啊!我自己有腳會出門的。
  「別抱過來!天熱。」而且還有…珈索人呢?
  「你這是害羞。」鄭允浩像是沒聽見自己的話,卻好像聽見自己的心聲,非但沒有放鬆還在我腰上的手反倒更加的縮緊了些,而說這話的他也真夠了,明明是個該有表情的調戲語氣,卻被他一臉無表情的大冰塊給差點…笑出口。
  「我害羞你就是搞笑了。」哈哈哈,原來我還真不能忍,真是直腸子,就這樣不給他留情面的大笑出來了。
  不過看在他那有些疑惑的面容上…好吧!我決定不玩他了。
  「你這些天去哪了?把我關在府上這是軟禁我!」我挑眉,一出口當然是不饒人了,拜託也不想想我金在中是什麼人!管你是不是王爺,反正把我帶來又沒盡一盡地主之儀的人就是壞蛋!
  「門開著,我沒讓人攔你。」天啊!這什麼話,這是反過來再說我怎樣嗎!
  「鄭允浩!你別以為我給你好臉色就…嗯唔──。」親我!這傢伙親我!「欺負我!」
  我金在中怎麼這麼可憐,竟然被這個假公子真無賴給連連吃的死死,連我寶貴的初吻後都是第幾次被親了!我,我!老天你不公平!
  想我為天下百姓做了那麼多好事,你竟然還派了個鄭允浩來壓制我!
  「這是喜歡的表現,我說過。」又一臉正直,鄭允浩你,你想氣死我。
  推開,最好不要離這傢伙太近,不然真的是會被活活氣死。
  「帶你出去走走,不然你悶壞可不好。」自我沉浸的一個氣死人的傢伙,我甩,誰准你牽著我了,又抓!再甩。
  「走吧,在兒。」這,這叫我什麼!我想我的臉一定抽畜的難看慘了。
  但這人一定是故意的,瞧他這會竟然難得一見的笑的陽光朝氣。
  只是…「瞧!妳看看小王爺可對金少爺多好,這麼甜蜜的舉動還真是閃瞎了我的眼。」甲侍女帶著一臉歡喜的對著身邊的乙侍女道。
  「可不是嗎,我聽說李總管最近在準備提親和婚宴的東西,許不是小王爺要迎金少爺進門了!」乙侍女帶著一臉興奮的回應著甲侍女。
  「疑!瞧你們在這邊嚼舌根,新來的是吧!」崔姑姑是侍女上頭的管事,瞧她…雖然唸人卻…又一個八卦女。
  「這小王爺與金少爺的娃娃親妳們都不知道,少八卦快去做事。」聽此番話,我真服了這府上上下下老老少少。
  可是!娃娃親?提親和婚宴?小王爺要迎金少爺進門了?
  這怎麼回事?
  「鄭允浩你要帶我去哪?」當我匆匆聽過這些細聲碎語後的深思一番過後,我這才發現這人已把我帶上馬的不知往哪出發了。
  「到了便知。」一如往常的惜字如金,我白眼。
  不過這沿途美景到果真讓人喜愛。我們一路奔出城外,鄭允浩駕著馬兒飛快的奔往郊外一處靜謐小道,那處幽謐的的彷彿與世隔絕的桃林仙境。
  春日的嫩芽,青翠的綠葉,嬌嫩的花朵,和煦的日頭,猶如我們的第一次見面,那秋日的陽光午後,我們在林間的狩獵。
  真想不道藩陽郡外也有這麼個美麗的仙境。
  或許也能從這發現到為何鄭允浩那日會出現在自個的小天地了,想來也是個懂得欣賞的人?
  「沒想到小王爺也有這等閒情雅興,竟有這處小天地。」進入了林間小道,鄭允浩也就慢下了速度,一臉柔和的與我一樣觀賞著這處處美景。
  「如同你在京都城外那處僻靜園地。」鄭允浩俯下首,對上我仰起的眼,那刻我彷彿看見了他一絲不減的柔情。
  鄭允浩…你真的喜歡我。
  「來,我給你看我時常獨處的地方。」下馬,鄭允浩便朝我伸手來,敢情他把我當姑娘了。
  也罷,就算給他一點面子吧。
  「還挺懂得享受的嘛。」這是妙讚,相信我。
  鬆開牽著的手,我驚喜的跑向眼前一片的翠綠草地中的那棵老神木,雄偉壯碩,撼動人心。
  我喜歡自然的生命力,所以我喜歡常伴於林間,這也是為什麼我偷閒的時候都會到郊外的仙境渡過我的一天,而鄭允浩卻意外的讓我見識到了他與我的第一個共通處。
  這人看來也不只是個默默的工作狂嘛。
  「你很喜歡。」鄭允浩不知何時跟上我的腳步來到了我的身側。
  我睜眼,對上那雙深邃的眼眸,他眼底的寵溺我第一次選擇了正視它,不可否認的他對自己的好。
  嘴角彎起,我道「非常滿意。」
  像是滿意我的回應,鄭允浩溫柔的一笑便坐下在我身邊依傍著老神木休憩了起來。
  看他這樣,我才想到了這個一天到晚都不知道在忙什麼小王爺確實該好好小憩的。
  「你累了就休息吧!」我輕聲的道著,便也同他的坐下來…躺在草地上闔眼休息一下。
  陽光暖暖的,微風輕爽的「好喜歡。」
  「喜歡我嗎,金在中。」嗯?誰在問我,鄭允浩?
  可是我好睏喔…「唔嗯…嗯。」等會再問我,我困。
  「在兒,我是真喜歡你,甚至是愛,嫁我好嗎?」鄭允浩的聲音真誠的讓人陶醉的迷茫,怎麼一個人的聲音可以這麼動聽。
  可是他說他愛我?要我嫁他?
  「鄭允浩你瘋了?」突然間你說什麼糊話!我們也沒認識多久你這樣會不會太瘋狂了點!
  我猛睜開眼的與他對視上,看著他眼底的堅定我很確性是我在作夢,而他是認真的。
  「我以為你聽見了下人們的耳語會多少有些猜測,至少問我是怎麼回事之類的。」這是第一次鄭允浩對我擺出一副無奈的神情,也是他第一次說那麼長的話。
  下人們的話…「娃娃親?你指的是這個?」我帶有些迷茫緩慢的道。
  說真的現在這樣的氣氛真有些怪異,竟讓我都有些不明不白的害羞了起來。
  「在兒,狩鹿那天並不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鄭允浩伸手捻起了散落至耳前的髮絲替我括到了耳後,這才帶著飄忽的目光看像藍天的道。
  「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你剛出生的那一天,那一年我三歲。」鄭允浩像是開始回憶起他的兒時記憶,而我則同他一樣看起藍天也看著他認真卻飄遠的思緒,靜靜的聆聽他的道來。
  在他的話裡,我意外的得知我曾經是有一個未出世的哥哥或姐姐,得知鄭王爺和杜姨與爹娘的好交情,也得知原來我們倆從小就定下的娃娃親。
  更知曉了這傢夥從看見我的第一眼就嚷嚷著說要娶我的小趣味。
  鄭允浩你真傻,要是我生的醜,又學習的沒本事,那你這小王爺的名聲不就被我給敗光了!
  重點是,你竟然還真的願意遵守那我根本不知道的親事,還這樣肆無忌憚的挑戰我的毎一絲理智,你就不怕我哪天腦了對你大開殺戒?
  「真的喜歡我,愛上我了?」我瞇著眼盯著他看,像是懷疑他的真情刺探的問,可是這樣的表情沒有辦法面對這個人太久,很快的我自己就破功的笑開了嘴。
  這一刻我才知道,原來我也很傻。
  「真的愛你,第一眼就認定了,金在中。」鄭允浩整個人傾身過來,當我眼前一黑就又只存脣上的溫度了。
  我還沒答應啊鄭允浩,你怎麼就那麼愛親來親去呢。
  但我也真的沒用,竟然推不開你,或許我早該有預感你這個人意外的出現定會帶給我人生的大大改變。
 
  好,既然本來就有娃娃親在,那就從了父母之命吧!
  反正這門親事我也不算虧啊!
  別說我為人太過輕薄,我只是比較豪爽罷了,再說幸福本就該即時把握,鄭允浩這個人不管從裡看到外或是從上看到下再從左看到右,我都沒得挑啊!那就從了他吧。
  「鄭允浩,王妃應該比王爺還要官階在大一點對吧!」我俏皮的對他一問,想來我話中有話的表現相信他那聰明的腦袋應該是懂的。
  「那當然。」一口答應,夠爽快!
  鄭允浩,你就好好做個妻管嚴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