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7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允在]唯你是愛 第二章 <英雄救美>

 第二章      英雄救美
  我欣賞美,也愛美,但我討厭人家說我美。
  拜託!那美是用在姑娘家身上的,我一個帥氣凜然的大爺怎麼能跟這個字扯上關係!
  不過那天,也就是我在第一次遇見過鄭允浩後相隔數月再度碰上的那一天,他越舉了!
  別以為他是王爺我就該給他三分顏面,給著給著就肆無忌憚的爬到我頭上來了,我金在中第一不怕貪官,第二不怕淫賊,第三是根本不把這些拜壞我朝的皇親國戚放在眼裡。
  誰叫以上三種人都八成都跟皇親國戚多少有沾些邊呢。
  更何況鄭允浩這個人在我們第一次見面就結下了樑子,我永遠忘不了跟他相處的那一個月,還真是日日有驚喜啊,但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又遇上了。
 
  江南西湖美景美麗動人,不過此時的西湖也是許多富家子弟避寒勝地,然而人多的地方自然就多生潛藏的弊案。
  我這回便是領受了皇命特來此地勘查一下那傳言中潛藏在此的惡人動向。
  只是我這來都來了幾十天也不見這而有什麼奇怪的了,這還是我頭一回懷疑了自己的辦事能力,不過我很能自我安慰的同自己說。
  金在中別氣餒,那群賊子潛藏行動那麼多年了哪是說捉就捉得到的,你不是上一回才掀了對方一個小有關連的巢嘛,對方自然會警惕些,你現下只要好好靜觀其便的辦好事就好了,你行的!
  嗯,就是這樣!
  這樣在我安慰自己的同時呢我已和我那兩個便裝護衛進入了這西湖邊上最大的鳳仙閣,雖說是紅樓妓院,不過也是間高檔的聲色場所。
  可那老鳩也太讓人不敢恭維了吧!
  「呦!這小俊爺看起來是從外地來的吧!今日不知來此有什麼是奴家倩倩可以給您做搭?」濃妝豔抹,諂媚阿諛,嗲聲嗲氣,真是讓人不敢恭維。
  「給我間安靜的廂房,來幾個漂亮的姑娘,上些好酒菜。」我說著便出手闊綽的拿了幾張銀票過去,始了個眼色後想必眼前的老鳩也不會不懂其中意思。
  「好的好的,倩倩定將鳳仙閣裡最好的都端出來伺候小俊爺您。」
  「極好。」看著上勾的餌,我輕揮起手中玉扇便稍稍張望了一下四處動向,以一種欣賞的姿態讓人沒看出端疑也好讓他們欣賞本爺的風姿。
  瞧瞧那底下不時朝小爺我這投視過來的愛慕目光和那各個細碎的倒抽氣,唉~我這真是罪孽啊。
  「那小俊爺這邊請。」老鳩身姿搖曳的引領著我朝二樓廂房間走去。
  只不過我這人還沒踏進廂房間的就…「碰!」的一聲巨響,隔壁廂房內就被轟出了一個此刻被半掛在欄杆上也不知還有沒有氣的鳳仙閣侍衛?
  喔!這是發生了什麼樂事?
  我用玉扇半掩我的面孔,瞇起細長的眼,朝那饒有興致的走去,一走近的便聽見了那銷魂美人的呼就聲「不要啊!大爺紅藥求您了,請您別這樣,紅藥是賣藝不賣身的…。」說話的語氣中帶著驚慌的哀求,啜泣的泣腔更是讓人聽的好不可憐。
  唉~敢問這裡面那為大爺,你要不是我所要找的人,可就讓我只辦了一件成為英雄的是事,在此地聲名大噪了啊!
  我感嘆間已經推開了那半虛掩的門。
  裡頭的那怪物,果然真醜,醜就算了還如此下流,人渣!看小爺怎麼教訓你!
  「我說這位大哥啊,你來這尋快活也不用這般大張旗鼓吧,瞧瞧那飛出去的人又看看這可人兒,我們出來玩的不都是要讓自己盡興嘛,你這樣讓姑娘成了淚人兒玩起來還有勁嘛。」我一臉悉心教誨的對著那明顯因為我的出現打壞他興致的人臉色黯了黯。
  果不其然他下一秒就是翻臉。
  「你什麼人也敢來對本公子說教!來人把這人給我轟出去!」說著的又欺負起懷中的人了,我冷冷看一眼,想來他那一扯定是春光外洩。
  眼神一凝,我並以迅即的動作穿過朝我奔來的三四名小護衛,直接衝倒了那為自稱公子的人眼前,並在他對我的訝異之中先給了他一抹我的招牌皮笑肉不笑便一手將他懷裡的姑娘給跩了出來。
  「不懂得憐香惜玉是不配來此的!」我秉著我的玉扇搖頭嘆道。
  並不是我愛這樣欠揍的激怒人,只是這種被我用這樣態度對付的人通常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呦!這麼看眼前的小俊爺,不僅功夫好還有副好私塾先生的樣子呢。不過不知道小公子可聽過耽誤了別人的好事可是罪孽深重的呢!」他這一番話加上他那一臉不懷好意的樣子我就知道!
  我又碰上了一個下流的淫胚。
  「喔!這我倒是不知,我只知道要將像醜公子您這樣的人送進衙門是我的道義。」說著我便衝他一臉挑釁的的一笑,我知道我向來可以用這招激發起一個人內心的所有惡性。
  「那倒要看看你今天有沒有那本事了,來人!上。」
  說著那還在一旁的三四名小護衛就這樣朝我衝了上來,不過…本公子可沒把餌往你們那邊灑呢「長明、長希,給本公子捉了他們。」自然是讓我的小護衛陪他們囉!
  這才叫做門當戶對?
  現下我的人攔了他的人,那皆下來自是王見王必有一方得敗了。
  而那人自是不可能是我,金在中。
  凝神一揮,數支銀針便從我的手中飛射過去,只不過…「俊俏兒果真有一手,不過我也不是省油的燈。」他笑的噁心,不過因為他這一句話讓我欣然許多,因為看他這快速的身手,這樣也算今天暴露自己的身分而沒有收穫了。
  「過獎。」說著我便使出口中袖劍朝他一去,這回!刺重,卻──!
  天殺的他沒知覺嘛?
  我有一瞬間的驚愕,因為他不僅沒有先拔下那刺中臂膀的袖劍,反道是利用綁在袖劍上的布條將我整個人拉把了過去!扯進了他吶噁心至極的懷裡。
  「俊俏兒你壞了我的好事我自然要從你身上討囉。」說著還用另一手在我臉上摸了一把,喔!我想吐。
  「想的倒美。」我低沉笑了兩聲說著,便腿腳一個後勾踢,「我定讓你出了這個門就沒本是再玷污好姑娘!」我那笑容說要多燦爛就顯得他有多狼狽。
  也當然!離開他噁心的懷裡後我當下就抽回了那綁了布條插在他肩上的袖劍,別問我袖劍這是怎麼一回事,我自個也想找那調皮的鬼靈精小表弟問問。
  「可惡,本公子今天非給你一點教訓讓你見見我的厲害!」說他講這話時有多自傲就有多自傲,不過我哪看的入眼,自是嗤之一鼻的不削了。
  別說他那會閃的功夫是好了些,到現在也不知被我擺了多少道,我這還真看不出他有哪點厲害的,且不論笨與否,但很了然他一點都不聰明。
  不過也因為這樣才會…使爛招。
  並未料想道的粉末再他近身搏鬥的同時撲面而來,未經防備的同時早已被吸入鼻喉間,這是…?
  「軟筋散。」就在我疑惑的同時對方朝我邪邪的笑道。
  爛招,卑鄙。
  但我確實不能大意了,得閃!
  可我的心思就像是寫在臉上一樣,當我才一個小動作的要溜著就被人跩回了身,然後這藥比我想像中還有效,此刻我已動不了,而動動眼看看長希和長明他兩早不知道被其他四人引到哪去了。
  可惡!
  「現在,小俊兒你說我可該怎麼好好伺候你呢?」帶著一臉淫靡的微笑,噁心的傢伙便膽大妄為的將小爺我抱在懷中的坐在床沿,伸手從臉蛋摸至我的脣接著就拉住了我的衣領。
  「你敢!」我眼神狠瞪著沉沉的道出這兩個字。
  「美人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更何況細瞧小俊兒你倒真比這裡其它姑娘都還美上些許。」噁心傢伙的話聽的我一肚子火,卻也真讓我無可奈何的就這樣瞪著他,見他拉開我的衣領,寬解我的腰帶我真的是…要瘋了!
  誰要是此刻救了小爺我一回,我定會為那人赴湯倒火在所不辭!就算要以身相許只要不長這樣的我也認了!
  我在心裡難得的絕望祈禱著,不然我實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該死的東西!」同一句話,兩個聲,我驚訝的看著那從外頭進入一腳踢開那壓在身上的噁心鬼,那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廝與我頭一回見面就結下樑子的-鄭允浩。
  看著他盛怒的模樣彷彿恨不得將那噁心的傢伙給生吞活剝的樣子我不禁一顫。
  一想到剛才在心理的小小念想我又再抬頭看看那走到我身邊給我邊微帶緊張給我拉衣服的鄭允浩,這廝又讓我再顫了一顫。
  可以不要以身相許嗎?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沒事吧?」他把我從床上抱起的動作動到了我束不緊的玉冠,此刻配上我那傾瀉的黑色秀髮,我想要是我是旁觀者的看著眼前一幕,我自然也會覺得是幅美景。
  畢竟鄭允浩真的長得不差,而我自己那自然是一等一的好。
  「沒法動。」我很無奈的道出三個字,雖然跟這傢伙的第一印象不好,相處一個月後這廝也沒多給自己留下好印象,但此刻這人也算是自個信的過的好人了吧,我這樣想著心理也就舒坦些了。
  更何況這廝曾在一個月的相處下就和自己告白,所以這下就更可以讓我多安心少疑慮了。
  希望你可以將這件事處的很好,或許我開心就接受你的心意了。
  「軟筋散。」不是疑問的提出,我不得佩服鄭允浩果然聰明,我眨了眨眼睛示意他說的對,接著就看見他一臉極度陰沉的臉往那早已昏死在他一腳的人身上。
  唉,我也只能說那個噁心的人活該啦~誰叫他敢把歪腦筋動到小爺我身上來!
  看這下鄭小王爺怎麼整治你!
  「離開,報仇。」在鄭允浩就要抱著我朝那人走去時我扔下這四個字,我不知道我這樣算不算給了那個人多留命的菩薩行為,但鄭允浩也應允的就先帶我離開這個令人不舒服的地方了。
 
  而那次的離開我很確信有人認出了我們倆的身分,並且開始謠傳起金少爺的以身涉險實屬忠義,而鄭小王爺的英雄救美可謂豪傑。
  更別說了還有人竟說我柔柔弱弱的像是受了驚恐般的小鳥伊人依偎在鄭允浩懷裡,拜託!那天明眼人都知道我是被他整個人往他懷裡塞好嗎!差點悶死小爺我一口氣。
  總之事後回顧來該有多氣人就有多氣‧死‧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