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7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連載][允在]唯你是愛 序+第一章<鹿死誰手>

 
  在中,要小心喔。為什麼?因為出門要小心。
  在中,要小心喔。為什麼?因為你長的太可愛了所以要小心別被拐跑了。
  在中,要小心喔。為什麼?因為你長的太漂亮了所以要小心不要被綁票了。
  在中,要小心喔。還小心,小心什麼!
  小心……小心鄭允浩。
  他又怎麼了!?
  因為他太愛你了,所以非要把你綁在身邊不可!
 
第一章      鹿死誰手
  那天,是一個晴朗的好天氣,萬里晴空的沒有一朵白雲,而我─金在中,身為當今聖上親封的京都御史自然是不會浪費這美好的空暇時光。
  青山小徑的林樹中,我駕著愛馬並帶上弓與箭便想讓今天的回途能有一番收穫。
  不過…現在還是先來小憩一會才是良策。
  「唉,還是這地方好。」
  來到清流小溪旁的一片青青草地,仰望著頭頂上那片藍天,靜靜聽著耳邊潺潺流水聲,微風輕拂而過的涼爽,這一刻的舒爽寧靜美好的讓人深愛至極。
  只是「颼颼」一聲,前方草叢此時的不寧靜讓我輕起嘴角,「看來不得閒了呢!」
  緩慢的從草地上站起,慵懶的伸展了一下骨節,翩翩風姿在樹蔭涼風中,一瞬間收斂了自身的氣息,轉化為一身迅即的黑影,飄盪的在林中只為了那一隻誤闖入眼中的鹿兒。
  「今晚定用你加菜!」唇齒輕道,臉上飄然浮上一股自信。
  接著,一場獵物的遊戲就這樣在不知情的小鹿邊上悄聲開始了。
  但對於明明可以一箭解決這迷途小鹿的我來說呢!偏偏突然就不想這麼快就結束了我那美好的午間遊戲時光,我定要好好跟這隻小鹿玩玩!
  看我一箭「咻!」嚇的你倉皇逃竄。
  再看一箭「咻!」恐慌的不知所措。
  而這一發「咻!」我讓你…死‧的‧乾‧脆「咻!」我的箭!竟被人射下。
  「誰!」面容上陰暗的臉孔很快的恢復成饒有興致的微笑,環顧四周的動靜,卻只見那一眼而逝的精光。
  「好銳利的眼神。」我在驚嘆中卻也不忘隱忍住自己的身影。
  就這樣一場原本簡單且屬於獨樂的獵物遊戲轉而成了兩人的鬥爭,小鹿啊小鹿,你突然變得搶手這可讓我提振了不少精神呢!
  豐腴的紅唇輕笑一聲,腳下一瞪跳躍在高枝上,細瞇起的眼神緊緊的盯著那奔跑在林間的小鹿,隨之瞄準上的弓已拉滿了十成十的力,就只等待…那人的動靜「咻」。
  「好樣的!」竟讓小爺我跑了鹿,還破了衣服!
  「看我不射穿了你那雙手!」銳利的眼,迅即提上的箭,拉滿的弓「咻」。
  這一箭可為百步穿楊之高招,但…。
 
  卻被他給攔下了。
  能擋得住他箭法之人在這京中恐怕是寥無幾人,但眼前這一個讓自己不知道該用氣憤還是惱羞情緒來面對的人…確實有一手好功夫。
  毫無收穫的回到了將軍府,對!我的父親乃是跟隨先帝的開國大將軍,這點雖然並沒有什麼好提的,但為了表示我有一身好箭法是從何而來我還是表明一下的好。
  回到主題,我一回到府上,小廝便將馬兒遷下,而當我不緩不慢的跨步入至廳堂上時卻驚見府上來了訪客!
  「小生見過藩陽郡王。」這來人自是不陌生,先帝的好兄弟也是瑜鹵王朝撇除京都外第二大重地藩陽郡的主子-藩陽郡鄭王爺。
  自幼也與這位老王爺見過不少次面,父親與藩陽郡王的交好做兒子的自是明瞭於心。
  不過每每看見兩人見面總少不瞭鬥個嘴,就是想爭一爭多年前那些已不復在的光榮事蹟。
  但!兩位皆老人長輩了,晚生自是不能管的。
  「這不是在中姪兒嗎!幾年不見可越發俊俏了,還好沒長的像你爹這怪模怪樣的。」鄭老王爺的稱讚中自是不能少了貶貶自己好友這習性。
  「謝鄭王爺讚許。」我笑笑,自是對自己這副生得好的模樣也多是自傲。
  不過我那爹聽了這話嘛…「什麼叫我怪模怪樣了,也不瞧瞧你自個,還好允浩姪兒沒像你這樣,不然還能走在大街上了嘛!」自是不回話不是人。
  接下來免不了的當然是兩人的口舌鬥爭,而我這個局外人自是沒得管的份,恰好此刻娘親與王爺夫人進門而來,我理當是乖巧的迎上問候,然後兩個女人家便開始論起我的好事蹟。
  不過…他們那口中的允浩…真有那麼好?
  是知道鄭王爺這個兒子鄭允浩-鄭小王爺人紅的不得了,不過他金在中就是一眼也沒瞧過便是,不過他向來不對太多事多以關注,除非是皇上的諭令讓他辦事,不然他是能少做事就避之唯恐不及。
  可這小王爺就不一樣了,他是藩陽郡人尊敬的對象,是瑜鹵王朝人人口中的神秘王爺,說他勤於政事可他卻不上朝,說他性格柔軟可又傳他是個大冰塊,說他文武雙全卻從未跟人真正比試過,這樣染上一身神秘色彩的人照道理他該老早就關住一下的。
  但…我-金在中卻相信,此人不是我見不到,而是此人自會來見我。
  這可不是我自視過高的自戀想法,而是…人人口中都說「藩陽郡的小王爺從沒見過個影怎能繪聲繪影的就說他好,要我說啊!還是京都御史金在中更勝一籌。」這可不是我自誇,要不來聽聽現在兩個娘親的對話吧!
  我坐在廳室內一邊的椅子上悠閒的端起几上茶水泯了泯,此刻兩位就坐在身旁的娘親正道著…「浩兒這孩子這回也同我們一同上京來了,說是聽聞了大街小巷皆朗朗上口在中名號,此回定要來好好拜訪呢!」杜姨娘笑的有些神色怪異,說話的同時還嘲我閃爍了眼底的精光。
  雖然那眼神我還未讀徹,不過從這話聽來我就小小驕傲的推了推身旁的娘親,眼底散發著一句「孩兒是不是給您爭榮了!」
  不過我這娘就是奇怪,明明自己兒子被稱讚了還不擺擺傲嬌的姿態,反倒是…「在兒哪有外頭傳的好,不過就是個鬼靈精怪的小傢伙,自是比不過你們允浩那穩重可靠的乖孩子。」損自己兒子損的很開心。
  只不過從這話聽來…我才想起父親與母親也時常去藩陽郡串鄭王爺府,他們兩自是看過那鄭允浩小王爺,也…該是多少有些了解吧?
  可是怎麼從沒聽他們在自己耳邊論道過呢?不是說那家伙好嗎!那也該說來給我這兒子聽聽好改進啊!
  鄭允浩啊,我倒想看看是個怎麼樣的人。
  「老爺,夫人,小王爺到。」門外奔進一名奴僕的通報。
  喔!真是說人人到啊!
  我眼睛閃過一道精光,不過很快的便被我收回,我好整以暇的朝敞開的廳門看著,想著等會進來的小王爺會是個怎樣的一個人。
  不過很快的…這個人的進入並不讓我感到好感。
  尤其是在我看見那跟在他身後進入的小廝手裡抱著的那隻小鹿,可不就是我方才在林間所尋的獵物嘛。
  從此可知,這個小王爺就是那個在暗處給自個立馬威的人!
  「晚輩允浩見過金將軍和柔姨。」鄭允浩一進門便是給爹娘問後,禮數倒是做的很好。
  瞧爹娘都樂著回應「允浩姪兒不必多禮,稱金叔便好。」爹更是連金叔這個稱呼都搬了出來,是想假年輕幾歲啊!我鄙視。
  「好的金叔。另外方才因為閒來便至林間活動一番,此鹿算是晚輩的一點心意還請金叔笑納。」允浩說著便亮出了身後的小鹿。
  「小王爺這箭法可真了得,可為一擊穿透心臟乾淨俐落啊。」不等爹的道話,我搖曳起腰束上的玉扇來至他的身側,這正面一觀…好吧!算是長的還不錯,不過跟自己比那當然是自個更好!
  所以第一局面像,金在中勝!
  「浩兒,這是你金叔的兒子金在中。」鄭王爺見我這般論話,便欣喜的對著鄭允浩介紹著我。
  我自然也很是禮貌的就衝著他漾起我那招牌微笑。
  「在下鄭允浩,今日總算有幸見到京都御史金在中本人了。」鄭允浩說話時嘴角淺淺的帶著一抹笑,對著那笑我充愣了三秒思索著他不是傳說中的大冰塊嗎?
  不過對方既然有禮在前他自然也不能失了禮數。
  「小王爺此話詫以,要知道能見您一面這可是金某幾生修來的好福氣,聞名不如見面,王爺果然如傳言一般風流倜儻武藝超然。」雖然我很不想這麼說,不過來者是客又是個王爺,好吧,給你些好果子吃也防我日後與你哪路碰上對對方也有好印象,才不妨礙到了彼此。
  誰知道這些皇族是不是各個都像鄭叔一下正氣凜然,是可以拼「理」字的。
  絕對不要因為我這些心裡想法而把我想的心胸狹窄了,雖然我真的很氣那隻鹿的事。
 
  總歸,這就是我與鄭允浩小王爺的第一次相遇,我稱它為,孽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