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7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主允在 / BG珉 留心_流星 16

  【留心_流星 第一部16 - 允在 鄭允浩 x 金在中 + BG 沈昌珉】


 第十六章
 
絃樂伴上柔美的鋼琴聲,奏著古典高雅的樂章。
 
金在中站在舞池中央,聚光的燈將他照的簡直像是出落凡塵的天使。
即使被面具遮了半張的臉,鄭允浩仍然可以感覺得到那雙向貓般的細長眼眸正像盯著耗子的貓,兩眼專注的只在他身上。
 
這樣的感覺很好,讓金在中眼裡只有他,這就是他要的。
 
 
伴著一聲聲落下的重音節,鄭允浩的步伐一步步緩緩的朝金在中的方向走去,當他站定在人兒的面前,輕輕拉起他的手攬過那纖細的腰肢,他笑。
 
他原以為金在中會在自己靠進時就先推開了自己,讓自己出糗也讓他鬧出事端,但他現在不但沒有推開自己甚至連反抗都沒有反應,他笑,笑金在中已全身僵硬、他笑,笑金在中的深陷其中。
 
「哥…」敏琪就這樣看著鄭允浩接近著自己的哥哥,被牽制上的手與腰讓她無力反抗,但鄭允浩剛剛的聲音也確實讓她害怕。
 
「阻止,我就讓妳成為標靶。」這一句話,僅在一瞬間道出,讓敏琪退縮了也讓昌珉立刻上前的用她難以看懂的眼神瞪視著鄭允浩。
 
「不要擔心,會沒事的。」我一定會保護妳。昌珉牽起敏琪的手,倆人隨著樂曲,與大家開始翩翩起舞,只是樂章的平靜卻因為心中無法撫平的波瀾越來越加高漲著不安的情緒。
 
「學長,你這話是謊言?」敏琪一臉苦喪的抬頭看著昌珉問道。
 
「妳該相信你哥。也請妳相信我,即使在遇見平靜時中途會遭遇波瀾,但一切都會過去。」昌珉平靜的臉上看不出一絲情緒,包括他的擔心與不安,以及想要保護與守住的各種心思。
 
「如同暴風雨過後的晴空?」雖然還皺著眉頭,但聽見敏琪這麼一說昌珉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他們都開始期待暴風雨過後的晴空。
 
「嗯。」會心一笑,昌珉點了點頭,又道「今天,妳很漂亮。」
 
敏琪沒有回話,只是臉上突然抹上了一抹緋紅,就又抬頭對他回已一個燦爛的笑容。
 
 
不明白自己無法動作的全身是怎麼一回事,現在的金在中感覺自己像中了蠱一樣,一個變成傀儡任平鄭允浩帶動的傀儡娃娃。
 
「穿這樣也很好,很適合你。」沒有語帶惋惜,鄭允浩用著一種極為寵溺的目光看著金在中道著。
 
「……。」聽著鄭允浩的話,在中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當他抬頭看見那雙眼投入出的流情,就讓他氣不打一處來的只想回諷一下這位可惡的魔神「讓大家都打扮的華麗,刻意讓我撕裂你送的衣服,你的深思熟慮真是狡詐。」
 
「那還不是因為我漸漸猜透你了嗎。」語帶輕挑,鄭允浩嘴角一撇的邪笑讓人看的就火。
 
這是什麼話!?
是在說我單細胞,很單純,很小白,很適合來當你鄭允浩的玩具!
 
「說話小心點。」說著話的同時也流露出了暴戾之氣,在中手一個握拳上題的動作迅速且敏捷的就要往鄭允浩臉上揮。
 
只是一切都沒有發生,手被在空中握住,隨著音樂與鄭允浩的巧腕帶動,在中就順是一個轉圈的轉入了那惡霸的懷裡。
 
「你!」被這樣的情況給羞腦,在中看著那放大的俊臉,對,他確實不能不承認鄭允浩的樣貌生的可真好,但!這現在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那張欺壓上來的臉,那脣僅離自己不到三公分。
 
「在這邊來一吻應該感覺很不錯?」輕挑的眉,在中感覺自己得臉都在面具底下扭曲的不成人形了。
 
好想揍人,好想揍人啊!
啊……!我踩!
 
「仄仄。」像是早就猜透了懷中人不懷好意的小動作,允浩腳下一滑、手上一帶,金在中就又整個人向後仰得近乎180度,就帶著人平滑了半圈。
 
華麗高湛的舞步,讓舞池外的同學們各個看的目瞪口呆,更讓金在中驚呼的差點忘了呼吸。
 
「沒閃到吧?」拉起金在中,允浩一個壞笑的對著他道。
 
「少靠近我!」瞪大眼的瞪著眼前那張可恨得臉,在中咬牙切齒的說著便順手就朝面前的人推去。
 
但不知道鄭允浩到底是不是會讀心術,自己得動作突然,但他卻像是早已知道得放開了自己的手,退開了彼此得距離,接著等著自己出手後又雙手伸來的與自己…食指交扣!
 
轉圈、再轉。
暈呼呼的腦袋有鄭允浩笑的歡快的臉龐和周為許多人的驚呼。
怎麼了,就因為他們愛慕的王子對一個不知何人、還是一個降低他們格調的陌生人,越界曖昧了?
 
鄭允浩,你玩夠了沒!
「玩夠了嗎。」
 
「還沒。」我還沒向大家宣布你就是我想要的人。
皓白的牙,逆光的身影,在中只覺得一瞬間舞池上的強光迫使他睜不開眼,臉上空了什麼,而脣上多了些什麼…溫暖?
 
「啊……!」連番的刺耳尖叫聲,隨著舞曲的停下,燈光得驟黑,什麼都沒了。
 
黑暗中,在中迷迷糊糊的只感覺著脣上的溫熱越加肆意得擴展開了,鄭允浩強而有力的手緊緊得攬在他的腰上,無力的感覺漸漸湧上心頭,脣舌得糾纏就便得更加清晰了而無法。
 
「夠、夠了…」你這個混球。
 
「親愛的同學們,現在是我們得一個特別節目,暗黑尋愛。快快找尋自己心愛的人來上一吻吧,時間十分鐘,下一支舞就是你的她。」朴有天甜膩膩得聲音突然傳入耳中,金在中不確定他聽進幾分,也不確定鄭允浩有沒有在剛剛說了些什麼?
 
只是在擁獲養氣的下一秒,那侵略的氣息就又再度襲上。
 
有玩沒玩!
心一橫,在中努力在身上找尋一種力量的,接著!一咬血腥味肆意。
 
「仄。……真像隻潑辣的貓。」在中不確定說這話的鄭允浩是否用那一種邪媚的眼神看著自己,然後色色得舔損了一下自己被咬傷得脣舌,但他確信這話讓他發火。
 
伸手握住對方的衣領,在中氣憤的急促呼吸聲撲灑在允浩的臉面上,鄭允浩不削的一笑在這黑暗中格外清晰。
 
「收回你的話!」在中瞪著面前得黑暗,但他可以確定他有與身前的撒旦對到眼!
 
「呵,為什麼?」允浩不羈的一笑,伸手便撫摸上那精緻滑溜的臉龐,心道著「手感真好!」
 
「不要碰我!」手收緊,在中一個機動的就想要撲上去壓倒這個渾球,然後瘋狂得往他身上揍,只是他們在黑暗中移動著步伐卻單單忘了…他們是在舞池中央,的上梯處。
 
導致在中一個踉蹌的兩手跩著鄭允浩一起慌腳下了階梯,又轉了幾圈也不知轉到了哪,只知道…乒兵乓乓的傾倒聲隨之而來後…是一身濕,還黏黏的。
 
HO SHOT!」暗罵一句,在中都要瘋了,他可以猜想他大概撞上了香檳杯塔或是一整鍋的調酒飲,但不管哪樣都真是夠糟了。
 
接著一件半濕的外套就這樣披在他的肩頭,順至又包裹住了他。
 
然後自己就被騰空的抱起了!!!而且還是…被「鄭允浩!」抱起。
「有點輕,你不像鍛鍊過的人啊。」像是驚嘆,又像是在貶人,鄭允浩的聲音這樣道在他的耳側。
 
絕對失控了!金在中的腦袋中有一條叫做理智的現斷了!
「放下我!鄭允浩!!!」失控的大叫,就算是在黑暗中,他都可以感覺到那周邊的人都往這個方向看來了,但!都無所謂了。
 
反正,鄭允浩要的目地給他就好了吧。
 
「不放。」對於金在中這樣的行為鄭允浩真的稍稍訝異到了。
雖然他今天就是要讓所有人都知道金在中與鄭允浩為敵,也要讓大家知道金在中是鄭允浩的下一個獵靶,但…這樣的宣示方法…他可沒想到啊!
 
金在中…失控了?
呵呵,真有趣。
 
「混帳!」隨著話,那扎實的一拳就這樣讓鄭允浩照單全收了。
 
啞然,在中拳頭一落下就愣住了,他知道鄭允浩兩手都用在抱住自己而無法抽開,但他沒想到,鄭允浩連閃都不閃。
 
接著燈亮了,但金在中卻彷彿看不見其他人,他只看見鄭允浩的側臉、他留下血漬的嘴角。
 
「收拾,舞會繼續。」允浩背離所有人的道出,接著就走向一處門的帶著金在中離開了。
 
 
「哥……。」敏琪見狀便下跨不跟上,但卻被有天和俊秀給先上前來的攔住了。
 
「金敏琪同學請留步。」有天一臉桃花眼的甜膩微笑這樣的就擋住了正欲上前跟進的人。
 
「是不准進去。」見朴有天那一臉和善的想把妹死模樣,金俊秀就氣的直對眼前人不客氣的道了。
 
「敏琪。」昌珉一直都跟在敏琪身後,他了解敏琪的擔心,但他也在心裡惦著自己有幾分力量能出。身手搭上她微顫的肩膀,沈昌珉很是無力。
 
「我想進去,我必須進去!那是我哥!」無助的眼淚嘩然落下,敏琪再跨上前一步的俊秀就欲伸手了。
 
「俊秀!」出聲的有天眼神有些凝重,但昌珉眼底的冷漠卻更加讓人膽寒。
 
這是第一次看見沈昌珉這個模樣嗎?
其實他們兩人都不確定,但他們知道這樣的氛圍很不尋常。
 
「敏琪,你先回去吧。圭賢麻煩你送她。」昌珉將敏琪扳過身的對視,無從反抗的堅定語氣道著的就讓那或許從一開始就在旁的圭賢幫忙了。
 
「學長…」「先回去,我不會讓你哥出事。」至少今天不會,能保一時定會努力保至最後一刻。
 
「圭賢。」昌珉在道,便讓圭賢將敏琪帶離會場了。
 
看著那離去的身影,昌珉心理很是惆悵。
今天就要跟哥攤牌嗎?
 
現在他所有的軟助都顯露出來了,他還能做什麼……。
 
昌珉自問自答的一句話果不其然的從允浩口中道出「你要擋我對金在中出手,那金敏琪呢?」
 
當昌珉不顧有天與俊秀的阻攔走進那扇門後,他很意外的看見了…鄭允浩。
 
「哥。」淡道一聲後,便是鄭允浩那一句「你要擋我對金在中出手,那金敏琪呢?」
 
「哥,真是高招,連做弟弟的都被你耍了。」昌珉自嘲的一笑。
 
但,他真的不明白他這個哥哥到底要做些什麼?
測試?
 
「昌珉,你沒被我耍,只是沒注意到罷了。」允浩輕輕一笑,一臉輕鬆的又道「我知道你那天在我離開他們宿舍後也去過,我知道統一的服裝和面具是你的意思,我當然也知道你對那個小丫頭別有用心。昌珉,哥只不過是再賭你對我還有幾分忠誠?」說到這允浩輕輕一挑眉。
 
再道「當然兄弟說忠誠就格外生疏了。哥不介意你這次所做的一切,我今晚也不會動金在中,你讓那丫頭寬心吧,只是下次就不容再犯了,懂嗎?」允浩邪魅一笑的站在昌珉面前與他對視,接著便準備轉身進去身後的房間。
 
「哥,真的不能不要金在中這個人嗎?」像是乞求的語氣,這樣軟弱的沈昌珉讓鄭允浩稍稍驚下。
 
「……不,就等同你已經不能不去喜歡上那丫頭了。」允浩停步在門前,說完便開門的走了進去。
 
哥,你到底為什麼執著。
你到底怎麼了?
 
金在中,金敏琪,他們是蠱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