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7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主允在 / BG珉 留心_流星 13

【留心_流星 第一部13 - 允在 鄭允浩 x 金在中 + BG 沈昌珉】


第十三章
 
宿舍小屋中,金在中對於東海和赫在的出現表示出有些訝異,更對他們莫名其妙的就帶著個不知幹啥的兩人啥也沒交代清楚就闖入他的宿舍這讓他有些不悅。
 
要不是在他們前腳進屋後腳就有圭賢跟著進入解釋,他大概會不由分說的就先對來人揍上兩拳吧。
 
最近他的脾氣真的是越來越不好了……。
 
「這是什麼情況,圭賢?」說話的在中此刻正被兩個打扮有些怪異的人抓著像是在…量尺寸?
 
「是啊!你們這是在幹嘛?」一聽見外頭吵吵鬧鬧的,敏琪本來就剛洗好的在浴室準備出來,誰知她一踱步出來就被一個留著怪異髮型的男子給抓著來到在中身邊也跟著被打量著?
 
「呀!你幹嘛!」敏琪對著怪異髮型的男子吼。
 
面對敢對她毛手毛腳的傢伙真的是讓她跟她哥一樣想給對方一拳。
 
「別激動!我們又不是壞人,只是來奉命行事給你們量尺寸做衣服的。」面對眼前這比前幾位候選人都來的要激動的兩人,赫在趕緊在敏琪就要出拳頭前給攔下的說。
 
「做衣服?」在中與敏琪同時疑惑的道出便看向一旁的圭賢。
 
「嗯,這是王幫今天做的決定。要在聖誕節舞會讓候選人做初次的亮相,服裝由王幫負責,這兩位是王幫的成員李東海和李赫在,另外兩位是這次負責十二位候選人服裝的設計師。」圭賢道出稍早前珉豪電話通知的內容。
 
這件事可聽得在中和敏琪都皺了皺眉,他們實在都不想太理會這件事。
 
「圭賢,這件事…。」在中對著圭賢表露出一副實在懊惱的神情。
 
「沒有轉圜的餘地,金在中。」說話的人語氣低沉,這個人也不是現在在屋子裡的任何人,隨著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那人的出現令在場所有訝異。
 
鄭允浩…。
 
一看見來人在中明顯的後退了幾步,便將敏琪整個人擋在身後,如此明顯的保護動作看在鄭允浩眼中更顯玩味。
 
「也不是沒看過你妹妹,這麼護著又有何用?是吧,在咖啡廳裡鬧出事來的小姑娘。」鄭允浩說話時嘴角揚起的弧度讓人心頭一顫,道出的話更是聽的在中似懂非懂,但他現在沒有時間多問,就只是一直盯著鄭允浩然後看著他以一種高傲優雅的姿態就這樣坐落在他們平時休憩的小沙發上。
 
「算了,哥。」對於鄭允浩的出現敏琪顯得神情凝重,而他口中道出的話更是她不想讓在中知道的事。
 
她瞭解她哥的性子,讓他知道些事情他會過於操心,所以只要有關鄭允浩或是沈昌珉的事她都避而不說,只是現在也不得不說破了。
 
她只是跟哥哥的心思一樣,都只是想保護著彼此。
 
從在中身後站出來,敏琪兩眼直視著允浩像是在對他說「你想幹嘛。」那眼神中,沒有退縮只有捍衛。
 
「嗯,哥哥跟妹妹果然都是美人胚子,你們果不其然是兄妹。」鄭允浩一句玩味性十足的話氣得金在中差點忍不住的衝上前去給他一拳暴栗。
 
要不是圭賢和敏琪下意識攔住的話。「哥/在中!」
 
「你這什麼意思!」在中對著允浩近乎吼出的道。
 
「什麼意思你金在中會不懂那就不配當第一候選人了。」看著眼前神情露出擔心、憤怒等太多複雜的樣子,鄭允浩不緩不慢的站起身走到他的面前,兩人站的極近,允浩也就將話聲伴著笑意落在他的耳邊。
 
「鄭允浩你!」沒人在抓得住發火的金在中,敏琪更因為在中的掙脫浪嗆後退跌進沙發中,圭賢也是後退了好幾步,所有在這小屋中的人就這樣看著金在中伸手揪起比他高半截的鄭允浩的衣領,兩人眼神在對視中擦出激烈的火花。
 
火暴的人兒更得他的心,鄭允浩不得不承認他真的很喜歡挑發起金在中的各種情緒。
 
「金在中,聽好,我只想要你…還要讓你當上學生會長。」鄭允浩低沉的嗓音在在中耳邊擾得他不禁全身一顫,聽完他那一整句話的同時他簡直不敢相信眼前人模人樣的皇太子竟然會這樣道出這麼令人火大的話來,朝他一推的便鬆開了握緊得衣領。
 
惡狠狠的瞪著鄭允浩,金在中只簡單的道出一個字「滾!」
 
其實他也不明白為什麼不直接往鄭允浩臉上揍一拳,他明明有很好得理由跟機會,但不知怎的就是打不下手,尤其是在兩人對上眼的那一瞬間,總讓金在中光看著就不禁心頭一慌。
 
對於金在中這個放肆的舉動鄭允浩不削一笑,偏過眼神的便對著站在一旁動也不動的兩名設計師就道「這個人的打扮關係著你們的命。」
 
說出這話的鄭允浩臉帶微笑,卻讓人心驚膽顫。人影隨著拋出的話就這樣如他無聲的來無聲的去。
 
接下來,面對已經被拋出的重話,在中雖然嫌惡的看著又在次湊過來的設計師但也不好就這樣因為自己而危害他人性命,儘管鄭允浩那句話還徘徊在他腦海中揮之不散。
 
「衣服,不要太怪異。」這句話是金在中送走所有人前最後的一句話。
 
面對自己的話,對方也來不及反應的就被闔上的門給擋在了門外。
 
他懶的聽,反正不管這件事從什麼角度看來,他、他們,都沒有選擇的餘地,他說只是因為他想說罷了。
 
 
「沒想到允浩哥會過來。」送走了所有礙眼的人,圭賢一臉凝重的坐在沙發上看著在中和敏琪道。
 
「叩叩…。」圭賢才剛說完一句話,沒想到此刻又有人來訪。
 
「我去看。」敏琪說著便從沙發上站起的往門口走去,只是沒想到來人會是…「學長!」沈昌珉。
 
「打擾了。」看見來開門的人昌珉眼神顯得有些哀愁,不過那絲情緒很快的便被他給壓下,說著他便繞過敏琪的直接走進了屋內。
 
「圭賢、金在中。」昌珉直接的對兩人唱名已示打招過招呼。
 
「昌珉?你怎麼會來。」圭賢有些訝異的看著他道,而在中則因為剛剛鄭允浩才來鬧過現在昌珉的出現讓他不知道該表現什麼態度對他才對,他知道沈昌珉人不壞,但…這小子畢竟是鄭允浩的…弟弟。
 
「對於我哥剛來的事,你們還好嗎?」沈昌珉語重心長的說著也頗有深意的看了敏琪和在中一眼。
 
「無事。」在中簡單兩個字表明狀況。
 
「其實你們不用對我這麼戒備,我是來表明一下我的立場的。」這句話一說出就連圭賢都聽的感到疑惑。
 
想說這人雖是自己的兄弟,不過他畢竟是鄭允浩的親弟弟,這還是圭賢第一次見沈昌珉跳出鄭允浩的身邊來表現個人立場,這…真令人訝異!
 
但,為何?
 
「什麼立場?」在中簡單的切入問題核心。
 
「我不知道我哥想幹嘛,但我知道金在中你非當選不行了。然而我只希望能保全你和你妹妹的安全,可是我不能做太多,礙於我的身分很多時後還是得靠你們自己,這就是我的立場。」昌珉認真的道出。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事情總要有個頭,絕對不可能任何事都沒有緣由就讓人白白費出心力,在中還是有些戒備的對著昌珉的立場表示疑惑。
 
「因為你們很不同。」而你也很有可能就是能改變允浩哥的那一個人。
 
對,這就是沈昌珉在金在中身上下的最大的賭注,而原因止單憑他的直覺罷了,不過就他對鄭允浩的認知,他很清楚他那哥哥向來對獵物的表現都不是現在他對金在中這般的。
 
獵物的鎖定對鄭允浩而言,那些人不過就只像他的玩具罷了。
 
可是對金在中,鄭允浩很多動向都不像往常,這讓原本只想阻擋兩人多方的相處就能防範此事的沈昌珉太意外了,他根本就連鄭允浩什麼時後盯上這人都不知道,更別說防範了。
 
這場奇怪的遊戲好像從一開始就有了他的加入,而且還是一直被操控著一樣。
 
所以他認為金在中的特別很可能會是改變鄭允浩最大的契機,變回他原本的哥哥。
 
「這不足以解釋你的出發點。」在中瞇起的眼盯得讓人不寒而慄,很少人能這樣讓沈昌珉有如此感受,因此這樣的他令人驚艷。
 
「哥,就相信學長吧,我相信他不是壞人。」原本一直在旁不吭聲的敏琪此刻竟如此堅定的幫著沈昌珉說話,這讓在中稍稍訝異,但他並沒有多問,只是靜靜的瞄見昌珉與敏琪互相交換的眼神這讓他覺得今晚有必要好好跟自己妹妹談談了。
 
「好,就算我信任你,但你想怎麼做?」在中再道,他實在想不出來目前有什麼辦法可以做。
 
他不知道鄭允浩的話能否讓自己心安於他的目標至少不是敏琪,他甚至不知道他該怎麼保全自己了。
 
鄭允浩的挑釁每每都讓自己全身的細胞像是沸騰一般的想要對抗他,可是就幾次經驗下來也都讓他很意外自己的反應…他發現只要對上那傢伙就會有無法反抗的感覺。
 
為什麼?他不懂,這個發現也讓他自己感到驚恐。
 
「我必須先知道剛剛這裡發生的事,和允浩哥剛剛所說的每一句話。」昌珉言訴的道。
 
而這些過程都由敏琪緩緩的道出,不過她也提出她與圭賢都並不知曉鄭允浩在自家哥哥耳邊說了些什麼,而剛道出這點時昌珉也發現在中的眼神閃爍了一下。
 
「允浩哥他向在中…哥,你說了些什麼。」對在中的稱呼昌珉停頓了一下,因為他猶豫了一下該怎麼喊,想了想不管最後啥解果好像都要加上一聲哥,也就沒多想的就道了。
 
「他…他說會讓我當上學生會長。」發現在場的三人都認真的盯著自己,在中道出結果卻最終仍就沒能說出鄭允浩那句混帳話。
 
想想他金在中好歹也是爺們一個,他說他要自個也得先佃佃自己幾斤兩好嗎!不要臉的傢伙!
 
「就這樣?」昌珉有些不相信的緊盯著在中說。
 
「是。」在中不知道他自己答的有多心虛,心虛到他自己都露出了咬嘴脣這小動作,看的敏琪也不相信了,但也沒人再問,昌珉也因為心瞭了七八分更是不敢在敏琪面前點破。
 
「那這件事就當作定局來看吧,這件事我跟圭賢也沒辦法,我能先做預防的只有讓聖誕節舞會再沒有鬧出事來做準備。」
 
「鬧出事?」敏琪皺眉的跟在中交換了一個眼神。
 
聰明如他們,一聽到昌珉這麼說也就了解了原來這一場舞會本就設了一個大陷阱等著他們跳。
 
「是的,所以我打算準備這個,另外我會盡量在衣服上做手腳,讓十二位候選人都看起來一模一樣。」昌珉邊說邊從他帶來的紙袋中拿出了一枚面具。
 
「你想讓他認不出誰是誰?」在中猜測的道。昌珉點頭。
 
「這也不是個辦法,向敏琪和在中他們有身高懸殊,這樣不就是個破綻?」圭賢道。
 
「可是這已經是最好的辦法了,我查過了,好在十二位候選人中只有三位女性,其它的男生身高懸殊並不大,所以在中哥只要在當天盡量躲避允浩哥便可無事。」昌珉肯定的道。
 
「你就這麼確定他只會針對我?」在中道。
 
「他不是只針對你,但他只會注意你,而我也只要保全你們兄妹倆。」說這話雖然有些殘忍,但這就是現實,對昌珉來說有幾分力就做幾份差這是天經地義,他不是神,但他會盡力保全對他來說重要的事物。
 
「你的意思是所有候選人都會遭殃。」在中不敢置信的說,更是不敢置信的看著圭賢和昌珉。
 
他突然覺得這群王幫的人都是一樣的,自私,但無奈他不知這也是無法有為的事情。
 
他們誰也不是能阻撓鄭允浩的人。
 
「不盡然是全部候選人,權志龍因為崔勝鉉的關係,允浩哥就不會動他。」但那也只有一個人是例外。圭賢想著也道著。
 
而他這話對在中來說簡直等於沒說一樣。反正總歸一句就是有靠山者則沒事嘛。
 
「總之,現在只能這樣。」昌珉盯著在中認真且嚴肅的道。
 
「沒有別的辦法嗎,宋茜她…。」一想到好友敏琪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很抱歉,但如果因應當時狀況我會盡力幫助所有的人,但不能做保證。」這已經是昌珉能做出的最後的保障了,這相當的另圭賢感覺到些貓膩。
 
「謝謝你今晚的告知,但我必須給你一句話,沒有人能給對方完全的保證,你對我們也是如此,所以我跟你哥的事我也不做保證,但我著實不想跟他扯上關係,現在如果沒事我想我們都該散了。」在中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後便首先站了起來往房間走去。
 
圭賢點了點頭也就沒多說一句話的就跟敏琪說了聲晚安便往門口走去,而昌珉則與敏琪站在那誰也沒有動作,直到敏琪也嘆了口氣後才走近他幾步站在他面前的小聲的道出自己的擔憂。
 
「學長,哥哥有事瞞著,你說鄭允浩他會不會對他…。」出手。
 
敏琪實在不願想到哥哥變成跟小唯一樣的畫面,他真的不敢想,也不要那樣的事情發生。
 
「別擔心,你只要照顧好自己就是成為在中哥最好的後盾了。」溫柔的說著,昌珉微彎上揚的嘴角好不真實,但他那雙大手確實在自己的頭頂上和手上傳遞出了真實的溫暖。
 
這令她不免有些安心不少。
 
 
離開了在中和敏琪的宿舍小屋,昌珉和圭賢心中各有所煩惱的讓彼此的磁場顯德沉重。
 
但…「你什麼時候認識那小丫頭的我怎麼不知道?」對於要調侃昌珉的這件事情並沒有讓圭賢忘記。
 
「碰巧。」昌珉無心回答明顯的敷衍著。
 
「喔!碰巧能讓你這麼上心人家。」圭賢一臉我不信的盯著昌珉道。
 
「碰巧跟上心扯不上關係。」
 
「那就是…。」圭賢挑眉一臉唉呦你就別瞞我了的樣子看著昌珉道。
 
「曹圭賢你活膩了是嗎!」昌珉一記冷眼過去。
 
「喔!我突然想到我媽要我辦的事,看來今天是不能聊了,先走了。」打哈哈的說著,圭賢便像腳底抹油的一下子就不見了身影。
 
隨著那匆匆離去的背影,昌珉不知為何的轉身望向那早已不在視線範圍內的小屋,心情…又莫名的沉悶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