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7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主允在 / BG珉 留心_流星 12

【留心_流星 第一部12 - 允在 鄭允浩 x 金在中 + BG 沈昌珉】


第十二章
 
敏琪推開宿舍門後便恰巧聽見了裡頭三人正談論的話題,這一個議題便是…「金在中這下可好了,你果然上榜了,還是提名的第一人。未來學生會長候選人…。」
 
未來學生會長後選人─────!?
 
這一個驚天動地的消息映入耳中可讓敏琪原先的好心情完全的崩塌了,這一個讓他們兄妹倆最不想攪和上的競選還真的是找上門來了。
 
但是怎麼說是「果然」呢?今天發生什麼事了嗎?
 
 
昌珉一人徒步回到了宿舍,當他推開門進入時便意外的看見那待在客廳內的鄭允浩。
 
「怎麼最近都那麼晚回來,是有豔遇了?」允浩輕挑的嘴上功夫昌珉早已見慣不怪了,便也就理所當然的不會供出真正的原因。
 
「我可跟哥不同,沒那麼多人喜歡我的。」昌珉自貶的話語引得允浩一聲輕笑。
 
「是哪個偷心的小賊偷了我們珉大君的心,竟然自貶成這樣,真不知讓你外頭那些粉絲知道該是要有多難過。」允浩難得話多,可是這話卻說的昌珉心理有些說不上的…不舒服。
 
怎麼想也想不透自己有露出馬尾的跡象,可哥的話裡卻隱透著些什麼一樣。想到這不禁手更捏緊了些那捧在手上的盒子。
 
「再跟哥說下去,沒有都變成有了,我先上樓。」昌珉語氣平淡,面色微露著淡笑,說著人便轉身上樓,卻不料被允浩的慰問給停下腳步「不吃飯?你這行為怪異囉!」允浩的話語間滲透出有趣的驚喜感,昌珉沒有轉頭看他便不見那背對著的哥哥,但他可以知道鄭允浩現在的表情定是帶著一抹邪笑。
 
「我先沖個澡,這段時間剛好可以熱食,不是?」昌珉的話並不是真的疑問句,只是他肯定皇室御配也是從小將他們兄弟倆帶大的的崔媽(尚宮,宮內宮外稱呼會有不同)會這麼做。
 
「是,昌珉少爺。洗澡水已為您放好了。」崔媽的出現並不讓倆人感到訝異,也因為他的出現允浩便笑笑的點了頭後就讓昌珉上樓不再對話。
 
昌珉回到了房間後也沒有在為剛剛樓下發生的事多做聯想,只是先擱下了手中的禮物盒子的便準備進浴室沖洗,卻不料禮物盒子裡的東西好像因為他放下時的不經意所以…碎了!?
 
不會吧…這麼快就打破了小丫頭的心意。昌珉大小眼的盯著那掉落在地毯上的盒子,然後才慢慢的將東西揀起來,為確保東西的完整度他先將盒子給打開的查看了一下。
 
餅乾?「喔!小條子。」昌珉
 
「學院長:聽說你好吃,這餅乾別看它沒啥特別的,這可是小丫頭親手做的,看在你幫了我一把就賞你吃了,相信你一定喜歡。金敏琪筆。」
 
好吃?賞的?一定喜歡!「這丫頭口氣可真大,哼!我就不信這普通的東西會好吃到令小爺我滿意!」昌珉不削的挑眉說著,便隨手捻了一片餅乾入口。
 
(一個不小心就讓允浩變成大爺,昌珉變小爺了XD)
 
嗯…嗯…「挺香的!」昌珉不禁的道出,帶著一副喜孜孜的笑意,便又多塞了兩片入口的才進了浴室。
 
「沒想到這丫頭還有這一手,不過那口氣可太大了點。」說這句話的同時昌珉並沒有發現自己的臉上出現那近乎寵溺的微笑,就連那盒餅乾昌珉也都沒發現他自己是在何種狀態下以及短的時間吃光了。
 
如敏琪聽說的一樣,昌珉好吃,自然晚餐即便過了時間他也得吃的。
 
愉悅的洗了個澡後昌珉便匆匆下樓的越過允浩所待的客廳直接進了飯廳,雖然飯廳是開放式的也就在客廳旁邊,昌珉一轉頭便可看見那剛好飄眼過來的允浩。
 
「怎麼?哥又餓了?」昌珉抬抬手裡的飯,對著允浩道。
 
「你哥我胃不好可沒你能吃,只是你今天一考完試人就不見了,還沒給你看過這個。」允浩邊起身邊說的走到昌珉旁邊,然後在他的面前擱下了一分裝訂好的紙本文書。
 
飯前談公,這是昌珉最不喜歡的事情。
 
「哥──。」昌珉連飄一眼都沒給,便伸手越過文書的夾了菜肉進碗內。
 
「吃完在看。」允浩說這話的同時已拉開旁邊的位子坐下,用一副「我了,哥等你。」的態度對著昌珉扔下四個字。
 
看允浩那態度昌珉又怎能不了,好歹他倆還是從同一個娘胎出來的,鄭允浩這大魔王的性格沒人比他更了解了,也只有他這個哥哥能讓他被迫停下吃飯的動作,然後讀起那討人厭的文書。
 
只是他這一看封面標題眼色就凝重了「學生會長候選名單」。
 
這玩意他是真的不想參和,即便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昌珉仍是這樣想的,雖然他此刻不能說明這是為什麼,但他知道學生會不管是誰當選了那個人、這個學生團體都只不過是像空殼一般的存在,而那位被當選的的學生會也只不過就像鄭允浩的玩具和理事長的擋箭牌罷了。
 
為什麼就沒有別的辦法可尋,又為什麼鄭允浩堅決讓這個鬧劇繼續。
 
因為好玩嗎?還是因為有他想要的……東西,不、是「人」。
 
「哥真的打算讓理事長選這麼個學生會會長出來?」昌珉還沒翻開文書的第一頁便將它又擱回了桌面上,說著便吃了一口飯菜。
 
「很有趣,不是?」戲謔的笑意浮現在允浩的面容上,那輕挑態度讓昌珉篤定那名單上的人選一定是…。
 
「就因為金在中?」所以有趣?昌珉的語氣帶著些嚴肅,不過這在允浩眼裡已經見慣不怪了,昌珉總是想的深遠且很為那些即將成為標靶的人著想,他懂他鄭允浩的弟弟雖然看起來很嚴肅但其實有顆很善良的心,不過…沒有人可以打壞他的遊戲。
 
他要讓金在中當選,一定。
 
這也算讓韓理事長的如意算盤打的剛剛好不是?
 
「昌珉,你真的很關心他。」允浩鬼魅般的笑容頓時纏饒著昌珉一般,這讓他很是煩躁。
 
「是哥讓我不得不注意到他。他究竟有什麼讓哥這樣注意到他,他不像你以前會挑上的人選。」就憑他那雙眼睛嗎?不,鄭允浩是不可能不看臉的,但金在中那像鬼一樣的模樣雖然不醜但也不足以到會讓鄭允浩給注意到,那要說腦子嗎?還是說他堅強的韌性,或是他那直腸子的性格?
 
說真的,他到現在都還不是很懂。
 
不!好像有哪裡讓他漏掉了…圭賢、酒吧、金在中、七色迷幻、Kiss……。
 
「昌珉,看來你對美的事物還是一樣欠缺一份敏感的感應雷達。」金在中……「他,可是個尤物。」
 
「哥。」語重心長的一聲,哥。讓允浩的微笑便的嚴肅。
 
「我決定的事沒有人能改變,包括我親愛的弟弟。其中,更不容許有人甘擾,懂?」像個魔鬼一般的瞪看著昌珉,允浩速度極快的出手鉗住昌珉的下顎這也讓後者微微驚愕住,卻也隨即的對上眼,兩人就如同兩頭猛虎般對視著彷彿要撕裂對方一般,一點也不容許退讓。
 
可是…長時間的對視這都不是兩人樂見的,不一會昌珉打破兩人間的靜謐,便道「懂。」簡單的一個字,卻如幾千兩重,昌珉幾乎難以啟口的道出,然後才感覺到扣住下顎的手緩緩鬆開。
 
「很好,今天也晚了,明天Monarch招大家開會。」允浩說著便只留下那份名單的人便轉身上樓。
 
昌珉單手扶在額首上兩眼死盯著桌面上的文書,那眼神彷彿就像要把它給燃燒殆盡一般,可是無奈這件事已經不在他能預防的範圍內了。
 
金在中,最終還是無法逃過成為遊戲的主角,是嗎。
 
「小丫頭…。」不禁的想到那帶著微笑對著自己說著自己哥哥多好的女孩,昌珉內心不禁一團怒氣襲上。
 
可是那憤怒意卻是對著自己從小敬愛的兄長,沈昌珉都快忘了鄭允浩從前的好了。
 
「昌珉少爺。」崔媽粗糙卻溫暖的手覆蓋在昌珉緊握的手上喚著他的名。
 
她從小看著這兄弟兩長大,這倆人幾乎沒有像今天這樣顯露出這般大的怒火,敵意,還是對著彼此,這讓她很不安。
 
「崔媽,不用擔心。」一句不用擔心,昌珉的臉上的情緒已經平緩了許多,但他已經沒有在用晚飯的心情了,拿起桌面上的候選名單便轉身上樓。
 
這可讓崔尚宮擔心不已,隱約中她有種預感,這未來的日子恐怕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
 
 

 
昨夜的睡眠品質差到了一個極點,這是許多人的共同點,沈昌珉更幾乎是一夜無眠,即便這件事情他不是直接接觸者,但他心情差到了極點,然而!現在他還是在Monarch跟大夥們一樣等著鄭允浩的出現。
 
十二月天灰灰的,外頭的冷風更是吹的肆意,可是Monarch卻讓走進來的人都有種別有洞天的感覺。
 
玻璃屋內的天景此刻已被調成溫暖的太陽天,被栽培良好的嬌嫩花朵更是襯的屋內宛如春天一般的美好,更別說室內的空調都吹的每個人都只著件襯衫就夠,連毛衣背心都在進屋的那一刻扔到了不知哪處。
 
「朴有天,空調轉小一點,這麼多人我都要悶昏了。」俊秀整個人倒掛在單人椅上對著坐在一旁長椅上的有天指使著。
 
「俊秀你這是在指使我嗎?」有天好整以暇的依靠在座椅上對著俊秀笑說,一點動的意思也沒有。
 
「對!快去!不然在允浩哥來前我就要悶暈了!」俊秀不打一處來的煩悶就這樣邊說著的邊丟了兩顆抱枕過去,而這枕頭一個不小心的就飛錯了方向,還好死不好死打中了今天臉最臭的人那去。
 
而那人便是朝罪魁禍首的兩人使了一記狠瞪的凍結了在場原本還有些熱絡對談的氣氛。
 
「怎麼了,昌珉哥?」珉豪原本就坐在離昌珉不遠的位子上,只是看他剛進來時就臉色不佳也不好打擾,這下偏偏哪時不請假就請這天的昌珉至親圭賢哥不在,他這做弟弟也只好硬著頭皮問一下了。
 
「沒。」一個字,冰冷的彷彿降低了室內溫度,讓大家都禁了聲紛紛找了自己的位子坐下。
 
恰巧,下一刻鄭允浩也出終於出現。
 
「久等。今天有誰沒到嗎?」允浩漫步的走進來,邊脫下厚重的大衣邊慢悠悠的對著所有人問,並沒有特定對誰道,但他那居高臨下的審視讓所有人都不禁哆嗦。
 
最後允浩的眼神落定在昌珉的身上,可是對方並沒有看他,允浩也並沒有多做反應但就這樣盯著,可是昌珉仍就沒有反應,最後珉豪實在看不下的便道。
 
「四個,除了圭賢請假外,另外三人鐘鉉和KeyTOP哥都照慣例不參與。」(理由有機會在解釋,但主要原因就是他們三人本就不愛管這些事情,算是王幫裡的特異份子?)
 
允浩點頭表示清楚,接著才慢悠的坐下他的主位,三人座的長行貴妃椅,軟墊由絨布手工佈置,金色的椅架配上霸王紅的布皮顯得格外貴氣,也更讓他顯得有王者風範。
 
「昨天的公告大家都看了,有什麼想法?」沉默的空間中允浩的問題本看似沒什麼,卻因為他眼中一絲的閃爍讓大家有了不一樣的見解。
 
那便是…此時,不能有想法,而是該確認眼前的王有什麼想法,要做什麼。這,才是他們該做的、該瞭的。
 
便以一片靜默回應了允浩最好的答案。
 
見狀,允浩並不腦,還貌似愉悅?或是滿意的露出一抹笑意。然而!他接下來所道的話竟讓大家都非常的意外……。
 
「學生會長,選。學生會與王幫結合,不額外做挑選幹部。學生會長職階凌駕於三學院長之上,王、之下。這個人選我要…金在中。」簡易的說明,幾句話裡透露出鄭允浩的肯定和堅持,更多的是那他那莫名散發的壓迫感,讓大夥的疑惑與意外皆被慢慢壓下,只能慢慢自行瞭解。
 
允浩說完,嘴角微勾的邪魅笑容讓人不寒而慄,沒有人真正了解他的用意,為何給這個職階這麼高的職權。但,大家對於那名人選心底都有譜。
 
金在中,這個名字在軍訓後便在校園內小有名氣,更別說昨天還與鄭允浩對槓上的那一幕鬧的有多狒狒洋洋了。
 
況且王幫裡的人都不是外人,且也都對鄭允浩有幾分了解,幾乎黏在一塊的三學院長更是瞭明於心鄭允浩對金在中的有意思。
 
對於這樣的指令大夥也沒啥表態,點頭算是瞭解,允浩又是一笑。
 
「既然大家明白那應該就知道該怎麼做,還有考試也考完了,過幾天便是聖誕,舞會進度?」微升的語調透著要求回應的表現,允浩說著便看向了有天。
 
「舞會已準備的差不多,這次時間充裕進度都很不錯。」不同於允浩給人的壓迫感,有了有天那輕浮的語調和甜死人不償命的微笑,瞬間,大家彷彿都找回了養氣。
 
「很好,但我打算讓這次所有候選人在那天有些特別的表現,這…」話音未斷,允浩的眼神已飄向了始源身上。
 
「節目方面的調動沒有問題,不過允浩哥有特別的想法嗎?」始源很聰明的對著允浩提出這個問題,因為他相信要是沒有問,到最後卻被說辦得不好那他就死了,他可不想白白浪費他大好的青春就這樣沒了。
 
「餘興節目,初次露相,為了選情我們或許該給大家製造些暴點?」允浩的嘴角、口氣中都充滿了戲謔,但他沒開口說誰也無法猜透他真正的想法,所以只能各自互看著在集體坄視疑惑的目光看著他。
 
「把舞會主題改成化妝舞會,找幾名設計師給候選人特制服飾,如何?」一直默不吭聲的昌珉突然的坐挺身來,終於不在像沉思者一樣只是在旁思索他自己的了。
 
對上允浩的眼,昌珉臉色平靜,彷彿一切只是像往常般他、只是個軍師罷了。
 
「有異議?」允浩仍是微笑,只是這個笑代表著滿意,想來他原先也是有這樣的打算。
 
「那有限定風格嗎?還是今年要大雜燴?」大夥們皆無異,只是對於主策劃的有天他還需要在細問了解一下,畢竟每年的各種大小活動神樂都是辦的井井有條,不雜亂的。
 
「風格…主題:歐洲中古世紀,風格已不脫離主題就好,另外後選人皆裝扮成神職者如何?」珉豪思索了一番後突然靈光乍現的道,說到最後的神職者裝扮這可讓允浩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
 
神職者,神的代表,不可褻瀆的人物…。
 
昌珉彷彿是允浩的孿生兄弟一般,一見他那笑容心中竟是一陣不安的感覺,但畢竟不是共用一個腦袋昌珉也只能大至猜個七八分然後在來分析下剛剛珉豪話裡的哪個點將會有更多的含意。
 
「很好,那這件事情就讓東海去辦,赫在你輔佐。」允浩下令的道。
 
「知道了,允浩哥。」東海和赫在兩人紛紛應道。
 
「對了!這件事通知一下沒到的,尤其是TOP。」允浩仍下最後一句話後便起身往門口走去,門邊的侍女已經將大衣取來的服侍他穿上。
 
大門開啟,冷風直直的吹進讓大夥著實冷了一把,但溫暖也很快的隨著門關上而來,留下來的眾人因為允浩的離開也紛紛起身準備離去。
 
只有珉毫看著仍坐在位子上一無所動的昌珉這才剛跨出幾步的又走回來坐到他身旁。
 
「哥今天怎麼了?」珉豪皺眉的看著昌珉道。
 
「臭小子,神職者,你怎麼突然有這個想法。」昌珉邊說著邊給珉豪一個小暴栗。
 
「喔喔喔!怎麼了嘛,不就一個想法罷了,這麼激動。」眼看昌珉的拳頭就要襲來,珉豪趕緊身手攔住,不然那一拳砸在頭上可是會痛的!
 
「神聖不可褻瀆的,這樣你還不懂允浩哥嗎。」昌珉突然放大的瞳孔讓人瞠目,在密閉的空間中昌珉的聲音不斷迴盪在珉豪的耳邊,這也讓他大概理解了他的意思。
 
看來這回他也成了一個罪魁禍首…不過!
 
「哥喜歡金在中喔?」不然幹嘛那麼在意。
 
「喜歡個頭!崔珉豪你活膩了是不。」說著昌珉又準備給珉豪賞一拳暴栗。
 
「喂喂!別這樣。那哥倒是給我說個明白啊!」珉豪一臉好笑的看著昌珉這有些急躁的模樣。
 
「金在中已經是允浩哥的獵物了,但這次哥的反應很奇怪我不明白他想做什麼,金在中是我一個…朋友()很重要的人,我不希望哥再毀了一個可造之人。」昌珉說著的又想到了敏琪。
 
喔,對,他還有個該煩的小丫頭。那小妹妹怎麼也跟他哥一起上榜啊!要瘋了。
 
「大哥的朋友是誰?小弟我何時怎不知有這段姻緣了,難道…她,真讓我們學院長給看上了?」珉豪壞笑的翻開紙本名單,然後食指落下在「金敏琪」三個字上。
 
你怎麼知道?昌珉有些訝異的看著珉豪。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如果哥真有此意那最好近期不要再跟她太親近了,昨天、那一聲學長我可聽的清楚。」珉豪說著還用一副「真有你的」的表情戲謔的看著昌珉。
 
這可激怒了昌珉的回敬之禮的態度了,用一樣的表情看著珉豪,昌珉回敬的話是…「泰民不就是李珍基的弟弟嗎,可要小心應付了,那哥哥可真愛護他。」
 
此話一出可讓珉豪也震驚了,但他臉上並沒有出現太過的破綻,很快的收斂表情的就用一副不在意的笑回道昌珉「瞎說什麼,那小子關我啥事了。」你這人是跟蹤我嘛,連我認個小鬼頭也知道。
 
「喔!那好我去給允浩哥引見一下,泰民還挺可愛的。」昌珉惡意的完笑話讓珉豪反應快速的也想出拳給對方一個暴栗。
 
「沈昌珉!」珉豪對著昌珉一聲怒吼。
 
「好了,我看起來像是這樣的人嗎。你我有一樣的問題,現在只能好好處理。今天的事通知一下其它人吧,該回去上課了。」倆人終於在對話後破嚴肅為笑,只是說完了煩惱依舊未解的纏著,可他們都只能就這樣等待著見機行事的時候。
 
昌珉走出Monarch時身上沒有穿上大衣,就這樣任由冷瘋肆意的吹打在他的身側,放空的眼神中卻透著嚴肅的神態,思索中的腦海讓他不禁想到了些什麼的就讓他立刻拿了電話撥了出去。
 
只要認不得,或許將會讓舞會變得安穩。
 
這句話突然的出現在腦海中讓他有了個想法,而它必須執行成功。
 
(關於這章提道的活動想必大家都會很想不透時間的規劃吧,其實企企也不是故意的,但基本上神樂的就學時間與常不同,期末考後才聖誕跳脫了常理,但因為很多的想法所以企企就不照常走了,在這邊說一聲,此篇文的時間是不照常走的喔!
 
神樂嘛,神快樂就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