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7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主允在 / BG珉 留心_流星 11

【留心_流星 第一部11 - 允在 鄭允浩 x 金在中 + BG 沈昌珉】


 第十一章
 
翌日,敏琪一早的便匆匆換上了制服,拎著書包的便衝出房間,木質地板因為腳步聲「咚咚咚」的略顯吵雜,好在金在中雖然晚歸但也是沒睡幾個鐘頭的就先起來給這寶貝妹妹做早餐了,已不至於吵擾人清夢。
 
「哥!早安。」一發現哥哥的身影,敏琪先是一愣的道早。
 
「早。不過妳這啥表情?」看到自己很奇怪嗎?還是他臉上有什麼?或者…睡衣也很正常啊…。
 
「沒有,只是哥你不是昨天很晚回來,你還沒到考試時間就多睡一會,別因為我沒精神了!」作為貼心的妹妹,敏琪的關心讓在中很是充滿力量。
 
想來今天一定得好好考試,不然依敏琪的個性,明明不關她的是她也會攬在身上說「都怪我給哥添麻煩,才害哥精神不好的!」一想到那畫面在中就汗顏了。
 
「別瞎說,你哥我沒那麼體虛。」說這話的同時,在中腦海中卻意外的浮現出昨晚在PUB被鄭允浩吻到差點喘不過去的畫面,那樣子的自己真沒用。
 
看著自己哥哥不知想啥想的有些出神,敏琪本來想慰問一下的,但卻被回神的在中給一句「妳還站在這幹嘛!快拿早餐上學去了!」這才讓她注意到牆上的時間,是她該出門的時候了,這便壓下好奇心的拿過早點就衝出門了。
 
在敏琪甩門上學後在中則懶洋洋的打了個呵欠的再做個伸展的動作,抖抖肩的便提振起精神的自言自語道「好!趁這點時間繼續看書!」然後人就回到了房間繼續K書,而這一K就是K到考試前半個鐘頭(因為還要準備出門嘛~)
 
 
神樂的期末考算是一件大事,況且這次還因為牽扯到學生會會長一職的關係這讓大家更為重視。
 
大學部的學生因為是大考,所以各院各科系所的考試都依據年級而集體集合進行考試(這顯然跟很多學校不同)
 
來到考試會場的門口,在中越走近就越發現很多人的臉上都掛著糾結的表情。
 
比如此刻剛走過他身旁的那名男同學,他記得那人同跟他一樣(在這所學校他們被稱為平民),而他的成績一向名列前茅,不過近日也聽說有人刻意拉攏她要他做會長後由他們來輔佐以抗衡四王的專制,但就因為這件事情…貌似其中就有幾人被鄭允浩給私下約去會面了。
 
看他現在的表情如此糾結,他想他能夠明白他的心情。
 
要一個平時向學心重,對自己要求高者,你現在要他因為一個頭銜而放棄成績,放棄可以靠獎學金度日,失去留在這所名校的機會,這要他們如何是好。
 
他真的開始怨恨起那個發起這項政策的理事長了。
難道!有錢人就了不起嗎,就可以這樣玩弄他們這些苦命人的悲慘命運嘛!憑什麼我們要任他們操控,說當選就當選,說做打仗的利刃就得飛蛾撲火。
 
要是做了那個學生會長,說真的,幸運點就是順了鄭允浩的意同時又不反對理事長的意思、衰的話…那大概就是被姓鄭的砍了然後再被姓韓的給退學…罷了?
 
喔~怎麼這麼悲慘…。
 
無奈的搖頭嘆道「命運無常」金在中在心裡為跟他一樣的可憐人默哀三聲後就直接進了考場,並依學號找到了自己的位子坐下。
 
只是他怎麼也沒想到他的號碼附近竟然坐著…四、大、天、王…!!!!!
 
「我這是造了什麼孽!」金在中內心此刻瘋狂的嘶吼著。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的學號會這樣捉弄他,要是旁邊坐的是小混混還是愛找麻煩的人就算了,偏偏怎麼就遇上這四個人,而剛好坐在他旁邊的就是那個混蛋-鄭、允、浩。
 
要是是沈昌珉那該有多好太多啊!!!等等這個沈昌珉不會就是他入學考試那天拉著人跑進來的傢伙嘛…(金在中每次都會腦袋運轉緩慢許久,所以他現在一起想起來請不要見怪)
 
喔!這裡有沒有個洞可以把他埋起來。
 
「怎麼?不考試了!」看著就站在桌子旁的金在中一動也不動的樣子,鄭允浩挑眉微笑道。
 
這一副明顯挑釁的模樣讓金在中立刻的就坐下在位子上,一眼也沒看過鄭允浩,即便他可以感受到旁邊的那個人一直盯著他看著。
 
自知眼前可愛的人兒是怎樣看怎樣瞧都不會飄一眼自己,但鄭允浩還是盯自己的、在中則做自己的,這樣他也還是看的很開心。
 
他怎就沒想到,不,其實他第一眼看到金在中時就懷疑過他那刻意的低調氛圍了,不過他那張太過於閃耀的面孔確實讓他感到意外,彷彿他以前看過的美女、美男都遜色了。
 
應該誇張一點的說,彷彿有他在的地方那裡的一切就都失去了色彩。
 
因為他美好的…讓人想要擁有、佔有、摧殘、摧毀。
 
金在中…。
 
「允浩哥,開始考了。」看著坐在旁邊的鄭允浩光看著金在中都發愣了十分鐘一動也不動,一心就在那人的身上,沈昌珉皺了皺眉頭,想來昨晚圭賢跟他說的事情真會讓未來一發不可收拾。
 
「嗯。」聽到昌珉的出聲,允浩應了一聲便轉回頭開始瀏覽起桌面上的考卷和答案卡。
 
做題目,這向來他都不怎麼在意,畢竟依他的能力他早不用待在這了,他想留在學院的原因只不過是因為這裡清幽罷了。
 
考試的時間滴答滴答的流逝,在中越寫到後來就越是顯得簡直是把頭埋進考卷裡的再寫考卷了。
 
他不明白,真的很不明白,鄭允浩的體力、敏捷度不是常人外,是否連腦袋跟速度也非常人了?
怎麼能有一個人明明有三個半鐘頭可以寫卷子寫四科的題目,而這個人卻在二個鐘頭後就把卷子寫好然後一直眼神妨礙的盯著他看,他不知道這樣很是讓人分心嘛!!!
 
他現在是頭髮眼鏡都是醜男、低調不起眼的醜八怪好嘛!不需要這樣盯著我吧!
 
「大爺,你可以不要這樣盯著我嘛!」在中忍無可忍的微微撇頭對著鄭允浩咬牙切齒的道。
 
大爺!
對於這一個稱呼鄭允浩差點聽到都笑出了口,但他並沒有。
 
「喂!我在說你、就是你!」以為鄭允浩沒聽見或是直接無視自己的金在中又再一次的道。
 
「我知道。」看金在中快氣死的模樣鄭允浩不得不說,他越這樣他就越是喜歡他。
 
真是…可愛?
 
「那就轉過你的頭!」在中用筆指著允浩的臉做了個撇過去的動作道。
 
「憑什麼?」鄭允浩回答的理直氣壯,好似他一點也不知道他的行為已經妨礙到了別人。
 
可是金在中有時就是笨了點、傻了些,對於鄭允浩的回答他還一時被洗腦一樣的贊同的在心裡道「對,憑什麼?」
 
等等…
 
什麼!「什麼憑什麼!就憑你已經妨礙到我了!」在中隨著最後一個算數式子寫下,便整個人不顧形象的拍桌站起的就朝鄭允浩喊了出口。
 
這一刻彷彿時間暫停,所有人都停留在抬頭望向這邊的動作,看著金在中瞪著鄭允浩就這樣指罵出了口。
 
他這樣的行為簡直就是「找死」和「帶種」。
 
一片死寂的會場終於在他,理事長-韓庚的出聲恢復了生氣。「金同學,你寫完了嗎?」韓庚不知何時的出現在會場上面,可是他那帶著微笑的詢問,好似剛剛一切的衝突都沒有發生一樣。
 
「厄…嗯,我寫完了。」在怒氣後理智回來的總不大時後,金在中有多希望自己可以一直呈現在爆走的狀態,這樣他就會忽視周遭一切投視過來的目光。在中的回答可以看的出來他有多尷尬。
 
而那一個罪魁禍首卻還露出幸災樂禍的樣子看著他。真是欠扁!
 
「很好,那我們就拿到外面去進行評分,如何?」韓庚依舊和緩的說著。
 
「是,理事長。」反正他也不想再跟這傢伙坐在這了。說著人便抓起桌面上的用具和卷子的人就往外走。
 
但…「你跟來幹嘛!」對於那刻意走在他旁邊,距離近到可以擦肩的狀態,這讓金在中非常不爽的有再一次對他吼到。
 
「我,早就寫完了。」允浩搧搧手裡的卷子,一臉邪笑的看著他道。那模樣有夠欠打。
 
在中握緊拳頭,努力的抑制著自己就快衝動出拳的拳頭,快速且大步的往門外走去。而走在後頭的鄭允浩就這樣沒發火也沒發飆的,就好像在欣賞著自己養的寵物(貓?),氣炸的往外走去。
 
那模樣不知怎的就是這麼令他著迷。
 
「允浩,我一會就讓人給你送份候選名單過去給你看看。」韓庚帶著一抹奇妙的微笑對著允浩說,他那語氣喊表情十分讓鄭允浩討厭。
 
不過…他總覺得他能從韓庚的眼裡看出一會後的名單肯定會很令他滿意?
 
雖然兩人所想不同,但他們想要的人卻是同一個,這樣的事情會不會太搞笑了一點。
 
「理事長,你打的如意算盤恐怕是會崩盤。」允浩在心中說著,然後帶著一抹饒有興致的微笑朝門外走去,然而跟在後頭的昌珉又怎能不瞭眼前的兩人正在策畫著什麼。
 
只是他不曉得,韓庚想用金在中的韌性和勇氣作賭碼,這究竟算不算一局…明知會輸光卻還是願意賠本的賭局。
 
 
在中結束了一天的考試後也沒留下來看自己的成績結果,交了卷子後人就以極為快速的步伐回到了宿舍。
 
回到了宿舍後,他原先以為敏琪早就在宿舍裡等著他,然後興高采烈的對著他高呼自己的成績是何等的好或是一臉垂頭喪志的模樣對著他說「哥,我搞砸了這樣。」
 
但,現在不管考試的結果如何敏琪都沒有回來,而自己也對那分數沒上多大的心。
 
只是…「這丫頭都五點了,這是上哪去了?」在中疑惑的看著牆上的掛鐘唸著,便拿出褲袋裡頭的手機撥了出去。
 
電話接通後立刻被接起「哥,怎麼了?」看過螢幕上的來電顯示,敏琪接起的問到。
 
「沒事,不過都這個時間了妳怎麼還沒回來?」話說到這的同時在中聽見敏琪那頭出現了一些稀稀疏疏的聲響,「這是跟誰在一起?」在中奇怪的想著又道「妳在哪?」
 
敏琪本是一人在圖書館的高樓層閱讀室內來回踱步著,突然接到了在中的電話這讓她才注意到窗外漸暗的天色,想來便也知到哥哥是來查探自己的行蹤了。
 
只是這會的才要答到就…「喔!」突然從背後被輕撞上,這讓敏琪隧不妨的差點往前的撞到前頭桌子,好在伴著一聲「小心。」的讓來人給撈進了…懷裡。
 
「我在圖書館…。」敏琪眼睛睜的老大個樣,一愣一愣的看著眼前的沈昌珉,回答的聲音顯得漫不經心,這讓在中在另一頭聽的不禁皺眉。
 
「怎麼了?妳跟誰在一起。」直覺向來挺好的在中,不知怎麼總覺得有什麼在這時候發生了。
 
只是他沒有考慮到這是不是出在敏琪那頭上,而是…自己身上的可能性更高!
 
「沒怎麼了,沒跟誰在一起,我等等就回去。」被在中瞬間轉變的嚴肅質問給喚回了心智,敏琪這才有些慌張的輕推開與昌珉的距離,轉過身背對著他才快快回了在中的話,然後…切掉電話。
 
這樣有些緊張,更顯慌張,然後又像是危機過後放鬆的一幕幕,這些昌珉都看進了眼底,也對…她這些反應起了些許的壞意。
 
接下來的動作,倆人就像是擁有的極高默契一般…敏琪一個轉身卻恰好迎上沈昌珉倆手伸來,直接越過她的身側然後將他圈在他與桌子之間。
 
倆人距離極近,敏琪想應該是因為身後的桌子對他來說略低,所以昌珉為了兩手撐在那而有了傾身效果,而她的下一個動作則是因為他的過於靠近而乾脆的直接坐上身上後的桌子,至少…這樣她比較沒有壓迫感。
 
但遇上這樣的狀況敏琪還是一愣一愣的,說不緊張是騙人的,但…她偏偏就是沒有一般女孩子那樣的警覺心,不吭聲也沒有其它的動作,就這樣跟昌珉玩起了大眼瞪小眼的動作。
 
最後,昌珉還真有些被打敗了,先是噗哧一聲的裂嘴一笑。
 
「笑什麼?」敏琪皺眉,疑惑的問。
 
「妳不緊張,不問我想幹嘛?」說這話的同時昌珉腦海裡閃過他不久前看過的一本小說,他記得書裡的女角都不是像金敏琪這樣反應的。
 
這人怎麼感覺怪怪的?
 
「重要嗎?你要幹嘛?」敏琪一臉無辜樣的看著昌珉,先是提出了問題再隨他的意道了他想聽的話,這樣的反應看的昌珉都想伸手捏一捏她那張面皮了。
 
佩服啊!他真佩服金敏琪這顆跟他哥一樣有些聰明卻又傻的腦袋了!
 
昌珉聳聳肩表示他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不過下一秒的就又突然的整個人湊近上前,距離就停在兩人的鼻息可以在對方臉上的極近距離,昌珉才道「剛剛,何必對你哥這樣答?」金在中也不是不認識他沈昌珉,不是?
 
此刻的昌珉沒有笑容,語氣上也顯得冷漠了不少,這讓敏琪也收斂起了微彎的嘴角。
 
「雖然因為你的數學公式讓我拿了數學滿分,但我不能就這樣確定,你就是好人。我哥容易擔心我的安全。」敏琪兩眼直盯著昌珉的雙眼說的認真。
 
這一個回答還真是另昌珉訝異萬分,也因為這個回答有些質疑起他的為人這讓他露出了一抹不削的笑。
 
「原因。」昌珉言簡意賅的問,聽他語氣敏琪知道這人有些不爽。
 
「因為你也是四王。」人人敬畏的四王,還跟鄭允浩是兄弟,沒錯!就是兄弟,所以基因大概也差不了多少吧。
 
「就因為這個原因!」昌珉差點因為這個可笑的理由而仰天大笑三聲,讚嘆到金敏琪這不知怎麼運轉的邏輯思考能力。
 
怎樣,四王就都看起來很恐怖很嚇人嗎?就像她說的一樣,他沈昌珉還幫她寫上了她不會的數學題讓他考了個數學滿分耶!這等殊榮可是前所未有過的福利。
 
但是這丫頭竟然還懷疑自己是壞人!真是讓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嗯。」敏琪一臉正直的應聲道。
 
「那妳今天幹嘛還出現在這,既然認為我是壞人。」昌珉投降,他起身站好的將兩手插進褲子口袋中對著敏琪道。
 
「我是為數學題來道謝的,雖然可能寒酸了些,但心意十足。」重點是!你是吃貨所以這禮物應該還行,敏琪心裡默默的說著,然後拿起擱在桌上的一個紙袋就往昌珉面前伸。
 
看著眼前的小丫頭一會說自己不是好人,一會有因為數學題來道謝,昌珉都懷疑她是不是精神分裂了,不然怎麼會有人對自己懷疑不是好人的人又笑又送禮,還是在那個壞人還壞心的為了嚇她做了一些曖昧的小動作。
 
她真的是人嗎?
 
「就像妳說的,我或許不是好人,既然不是好人就不可能做了那些好事,這禮物我可能不能收。」
 
昌珉的回答擺明賭氣,聽的敏琪笑的嘴角更彎更甜了。那笑容非常動人,看的昌珉都有些心要溶化的感覺。
 
這小丫頭跟金在中的眼睛一樣,動人的讓人心動。
 
「一碼歸一碼,說你不一定是好人也是因為我們不熟。而今天這禮物算是我給你道謝的,你就收吧不然我會覺得欠你什麼一樣,可以嗎學院長?」敏琪軟下身段的柔言軟語,這樣的姿態可讓昌珉又開了眼界。怎麼能說變就變呢!這性子是怎麼搞的?
 
「叫學長就好,禮物我收,你哥在等妳。走吧,天不早了。」但,雖然敏琪這個性古怪,卻也讓昌珉更有好感,這一聲破例授權的學長,不僅敏琪意外,他自己也意外。
 
但就是聽她那一聲學院長感覺很扭捏。
 
接著,誰也沒再說些什麼,應該說昌珉沒讓她有接著說的機會,因為他人已經先拿上了東西就走出了隔間,讓傻傻的敏琪呆在那愣了會後才自己快步跟上。
 
倆人分開前的最後一句是敏琪帶有些害臊的對著昌珉道「謝謝你,學長。」然後人就倉皇的跑進宿舍裡頭了。
 
看她那模樣昌珉也就多看了幾眼她進去的那些屋子後,人便離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