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7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主允在 / BG珉 留心_流星 10

【留心_流星 第一部10 - 允在 鄭允浩 x 金在中 + BG 沈昌珉】


 第十章
 
學生會的選舉活動學院每天都不緩不慢的進行著,而至從鄭允浩在學生餐廳中以懲罰的名義教訓了那一名反四王的學生後,學院底下的學生也就安靜的再也沒啥動靜,一切彷彿都停止沒有運做一般。
 
只是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因為韓庚總會透過不同管道告知現在的進度,甚至是告知所有同學他審視個資的進度。
 
這讓一點也不想淌這混水的新生各個人心惶惶。因為誰也不想做鄭允浩鉆板上的那塊肉,被他大卸八塊的處置。
 
敏琪更因為這件事還跟在中提出「哥,你我都把考試考砸好不好?」的提議。
 
聽見這像來天不怕地不怕,四處伸張正義的妹妹說出這話來金在中都訝異的說不出話來了。
 
不知怎的他總覺得敏琪自從進了神樂後就有些不一樣,但…若真要說怪怪的他又說不上哪怪了,也就只當作是被新環境和鄭允浩嚇到就沒再多做猜想。
 
只是她在這樣不振做下去也不行,看來得好好振奮起他這小妹的精神才好啊。
 
「敏琪妳怎麼能有這樣的想法。」在中摘下眼鏡,眼鏡底下的那張俊美的容顏皺起了眉,嚴肅的看著她道。
 
「哥,就這一次考不好,我們下次在拼回來不就好了嗎,我不想你我攪和進這混水中。」看的出在中是真的有些不高興,但敏琪不甘心的黯然神態在中也不是沒看在眼底。
 
這個妹妹想來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這樣說的吧,畢竟他們向來也都是秉著「用學業的精進來報答父母的養育,想來以後有了好學歷才能在社會上有份好工作,讓父母過更好的生活。」以這樣的想法面對自己的學業。
 
這下真的要因為一個惡霸就作罷嗎?
 
…在中左思右想仍舊認為這不是一個好決定。
 
學業不等於在校活動,而若因現在這一個學生會的選舉而退卻那只是在對不起自己罷了,若說真的怕鄭允浩對這一個頭銜人動手,那為何不就在真正不幸當上後做一個安分的學生會會長就好了呢?
 
就算鄭允浩真是惡霸,但他也是個人,也是一個太子吧,應該…不會不講「理」吧?
 
會對鄭允浩抱有「講理」的這個想法,金在中或許真的是天真了。
 
「不行,敏琪,妳忘了我們體內所流的日本血液了嗎,爺爺說的日本武士精神妳都忘了嗎,我們不能怕其一而損其二,學生會這種事就等攤上了再說吧,學業不才是我們來此的目標嘛!」在中意正言詞的說著,最後伸手將敏琪抱在懷裡輕拍著背,就像一個父親抱著女兒一般的疼惜著。
 
(忘了先說明金在中跟敏琪都是中韓混血喔! 爸爸是日本人這樣,只不過因為媽媽是韓國人,他們也一直都生活在韓國比較多所以才會在韓國就讀。PS強調!此為架空文啊~~~)
 
接著又道「不管之後發生什麼事,哥哥都會站在前方擋著,學生會長不就一個頭銜,妳不需要擔心,妳要是真被選上了哥也會想辦法頂下的。至於那個鄭允浩…只要他不犯我們,我們就閃邊不就成了,何需多做擔心呢,乖,不要擔心了。」
 
被金在中這麼說著的敏琪即便仍舊紓緩不下內心的焦慮感,但也只能暫且放下這塊心中大石的接受了哥哥的提議。
 
一切以課業為重,而非因惡勢當道而屈服了。
 
嗯!金敏琪,妳要振作好好加油,一定不能給爸爸媽媽丟臉了,加油!
 
「嗯,我一定不給一戰成名的哥哥破壞名聲,我會乖乖唸書的!」敏琪提振起精神對著在中笑笑的說著便離開哥哥的懷抱跑上樓去了。
 
「呀!丫頭別再提一戰成名了。」看見敏琪乖乖的回去唸書了這對在中很是欣慰,只是對於敏琪這話他就不樂聽了。
 
好不容易他這一戰成名的風聲有些過了,這下又被這鬼靈精的妹妹提出來真是有些三條線了。
 
 
讀書的日子很漫長,待在神樂也不知不覺得的也快一個學期過了,接近學期尾的也表示期末考就要到了。
 
這次的期末考不僅關係到下學期學生會候選人名單,也關係到整個學期最後的成果,對於新進的學生來說更是一個能不能繼續待在這所學校的關鍵。
 
當然也有很多人不想待,因為這學校給人的壓力以及欺壓的分子太多了,不過…也是有像金家兄妹這兩個那麼有骨氣與尊嚴的人,他們就是非待不可,非留下爭取這份文品不行!
 
另外…當然也有些墮落的學生,因為崇拜和愛慕四王所以這下拼死拼活也要有個好成績留下來繼續關愛著他們偶像的人。
 
越是接近期末考越是日以繼夜讀書的金家兄妹,這兩人已經整整閉關在宿舍近一個月的時間了(當然撇除上課時間),這讓賢重、圭賢和宋茜很是擔心,深怕這兩人在這樣看書下去會營養不良或是爆肝這樣來著。
 
但無奈他們怎麼好說歹說仍舊無法講動兩個用功的兄妹脫離書本的世界當中。無奈的也只能靜靜的待在側,不時的關心一下。
 
只是這書就算讀的再多,也不能忘了休息。金賢重就是秉著這樣的精神跟圭賢倆人商量了一下決定、一定要在考試前帶金在中出門走走,吃點好吃的,讓他好好放鬆一下。
 
不然他們兄弟倆還真擔心金在中這哥們考試當天當場暴斃。(敏琪因為宋茜勸不動所以就作罷了。)
 
就這樣商討著,也就不知不覺得的來到了考試前一天…
 
這天是星期二,不過由於是期末考的前一天,所以依照神樂的慣例整間學院都採半天課程,好讓學生有更多的時間準備自己的專業考題。
 
敏琪上完課的就匆匆回到了宿舍小屋,她今天在上課做筆記時看到了幾題非常困難的數學題,她反覆做了好幾次答案都不對,所以便想拿回來好好跟自己聰明的哥哥討教討教一番。
 
只是…這屋子…怎麼沒半個人?

「哥?哥你在嗎?」奇怪,她記得金在中今天應該是上午沒課下午停課才對啊…怎麼沒在屋裡呢?難道是吃飯去了?
 
可是他們最近一直都是在宿舍裡自己弄東西吃啊,還達成一定要好好用功的共識說。
 
敏琪奇怪的看了看屋子裡的每個房間,最後她趴在二樓欄杆上的…「紙條?」才突然發現了那張被小花瓶壓在桌子上的字條,這便匆匆跑下樓的拿起來一看。
 
「敏琪,你哥這幾天書看得太多了,賢重哥和圭賢哥就帶他出去散散步囉!妳也別KK到爆肝了。-賢重哥留。」
 
什麼嗎,哥竟然是被那兩個哥哥綁架出去了,討厭,這下我的數學題不就要晚上才能解了…明天就要考試了怎麼還這樣啊。
 
敏琪噘著老高的嘴,不悅的在嘴邊念了幾句後人便先倒廚房弄了簡易的午餐吃吃,便刻不容緩的帶著幾本習題本的就離開了宿舍往圖書館跑去。
 
想著沒有人腦哥哥至少她還有書本解答可以找吧。
 
神樂的圖書館是敏琪一直很喜歡的一個地方,這裡有太多經典的藏書,資源充裕的讓她感覺沒有什麼是從這裡找不到的感覺,重點是!這裡人不多、超級清幽,遠比那有著不愛讀書卻愛炫富的班上同學好太多了。
 
一進到圖書館時她便先到了讀書室,確定了那個她平時最喜歡落坐的角落隔間沒人後便匆匆的跑去其它層樓找她要的書了。
 
看著手裡的習題本,敏琪來到歷史從文區,她這次的地理歷史考題突然的被老師一句範圍加大給搞得兵荒馬亂,這本來是她最有信心拿到高分的科目說,這下範圍加大她都擔心她能不能熟讀了。
 
更讓她煩的是她還有社會公民的習題也沒做完,雖然只剩下一點點,但她心頭上還掛著那未解的數學就叫她整個人煩躁得不得了,她現在也只能慶幸他國文考科已經做足了萬全的準備,而那自然物理化學嗎…她還需要幾本書看看。
 
唉…「怎麼感覺這學校真的不是人讀的呢。」敏琪輕嘆著一口氣,接著便伸手取下了架上的一本歷史書,空了個洞的書架後方,正巧也站著一個伸手停在半空中的男人。
 
像是聽見敏琪的嘀咕聲,男人嘴角不經意的微微笑著,便走離了這排書架走到別處找他要的其它從書了。
 
敏琪在讀書室的上下幾層樓挑著書,終於在她費盡千辛萬苦帶著近十本書來到最後一本她想找的書本時她既開心又很難過。
 
開心,她終於找到了最後一本書;難過,那本書在她很難取到的高度,而…附近貌似沒有小梯子。
 
踮著腳尖,將手伸到最長的境界…仍就拿不到書,這讓她灰心啊…懊惱自己怎麼沒有個模特兒的身高。不過她真的很需要那本書啊!所以她接著便一腳踩上第一格架上的層板,想要一蹬就搆到書?亦或者爬上書架?
 
「天啊,這小丫頭怎麼就那麼喜歡對書架動手動腳呢。」恰巧從後方書櫃經過的男人這樣在心裡道著。
 
接著…一道男聲就這樣出現在敏琪耳邊。
 
「上次砸了別人的腦袋,這會子想拆了圖書館?」男人帶著有些調笑的語氣在敏琪耳邊道著,便一伸手的就將架子上的書本給取了下來拿到她的面前。
 
「厄?……!是你。」拿起面前的書,敏琪先是驚嘆現下的狀況,又是沉思於男人剛剛到出口的話,就在她近十秒的腦袋當機後她才反應過來的轉過身看見那一個正走開的背影。
 
是他,文學部部長──沈昌珉。
 
經過上一次的闖禍後現在又再次的遇上,這樣的不期而遇讓敏琪實在無法招架,她都快搞不清楚應該先說對不起(基於上次的事件)還是謝謝了。
 
「ㄟ!我…謝謝你。」直到她驚呼出聲的朝他的背影喊著,但對方仍就沒停下的意思,她便只能將那句謝謝說給自己聽了。
 
拿著手裡的書看了看,不自覺的又看看那早已消失在樓梯底端的身影,嘴角不自覺的上揚起來。接著將手裡的書堆疊上,再一起的搬著下樓回讀書室了。
 
十多本的書說真的有點吃力,但好在有幾本並不是那麼的重,但她抱在懷裡卻有些檔了視線,
以至於她看見了桌面後便…「碰!」的一聲,伴著嘴邊的一句「嘩哇~」的一聲,她一走到底端的隔間便立即的撒手將手中的書丟在桌上。
 
只是令她萬萬也想不到的事情竟然發生了!
 
…雖然手上輕鬆了,但在那一聲「碰」跟「嘩哇~」的伴隨中,也讓她震驚於眼前景象而傻了眼的愣在那。
 
看著眼前那張微皺著眉卻又隨即平淡下的面孔,她…完全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才好。只是心裡大聲的嘶吼著「他怎麼會在這!!!」
 
相較於對自己做出的蠢樣而懊悔不已的敏琪,反倒是被盯著的他──沈昌珉,先有了動作。
 
在敏琪還沒來時昌珉就在這間小隔間中悠閒的翻看著手裡的「經典文學-莎士比亞」的從書,只是他也沒有想到他才剛剛與這小丫頭分開,這會子的…就又碰上了,還是這麼令人驚…恐?的相遇。
 
原本他還以為是哪個不長眼的人來到他這個私人小地方,對,就是私人小地方,因為神樂的學生都知道這層的閱讀室是專門提供給特別學生使用的,而這個位子恰巧就是他獨處時最常待的一個地方。
 
不過他想想這丫頭不知道也是正常的,畢竟他們這群人甚少會來到此讀書,況且她還是個新生。
 
但…這樣就表示是底下管理的人員疏失了…這讓他很是不高興,可卻不是因為這丫頭誤闖。
 
真奇怪,不管是上次被她用書給砸了還是現在被她打擾,他、都生不起氣來…真奇怪。
 
還有,一個讓他很在意的事…「這是妳帶來的?」昌珉放下手中的書本,雙軸底在桌面上的伸手將桌邊上的一個裝有一朵狐尾百合的玻璃小瓶攬至面前,還臉湊上前的聞著它的好氣味。
 
這樣如畫一般的畫面讓敏琪看得更為沉浸其中了,要不是沈昌珉轉過頭來看向她,她想她還會就這樣一直看下去直到他走了都會讓她一直沉浸在那個畫面當中吧。
 
「啊!嗯,是我帶來的。」慌張的點著頭,敏琪說著。
 
「嗯。百合很好,有清心凝神之效,不過…」輕輕點處著粉色的花瓣,昌珉說著便又轉頭看向她接著道「妳怎麼會出現在這?」問的好奇卻讓人看來別有用意。
 
瞬間的答案就出現在腦海中,卻感覺這樣答就正中下懷的樣子,不免讓她遲疑的漏出疑惑的表情看著昌珉,以疑惑來代為回應。
 
「算了,妳坐下來吧,明天就要考試了是應該好好唸書的。」看著敏琪那天然呆才會有的表情,昌珉不經的彎起了嘴角,邊說著還邊幫她把書重新分類堆好,也順勢拿了一本起來看。
 
一翻才發現是數學練習題本,他大略的快速看過,每一題都解答的精準快速,不過上頭還有幾題空著…是不會嗎?
 
「厄…我坐在這會打擾學院長的,我看我還是到其它桌去好了。」不經意的飄見昌珉那一抹微笑,這讓敏琪很是不在自在,更別說還跟他在同一張桌子上讀書,這讓她怎麼專心啊!便邊說邊準備動手搬書,卻…
 
「雖然這裡很少人在使用,但給個建議,妳最好就現在坐下來在這念書比較好。」昌珉說著的同時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語氣溫和中卻隱約透著不容拒絕的堅持。
 
但他會這樣說完全出自好意,對、就是好意,因為這裡本就是只有他們(王幫等人)可以上來的,而每個隔間都有專屬那個人的記號,王幫裡的人雖不全都像是鄭允浩那樣會直接出手的人,但對於地域性卻每人都有一樣的堅持。
 
更何況要是讓鄭允浩發現她出現在這裡那可就不妙了。
 
讓她待在自己的隔間或許才是對他最安全的地方。昌珉心想著。
 
「嗯…好。」楞楞的看了看昌珉的,敏琪便就這樣聽話的坐了下來。說真的她本來的個性不該是這樣乖順的,但卻不知怎的對於沈昌珉說的話她總有冥冥中的信服感。
 
敏琪坐下來後便偷偷瞄了一眼坐在對邊的昌珉,看他又拿起書的看著便不免稍稍的安下心也開始唸起書來了。
 
而坐在對面的昌珉則是因為敏琪而分了不少神在她身上,看著她認真讀書的模樣突然有種欣慰的感覺?
 
唉,雖然也不是說他們都不愛唸書,但至少也都是一群成績優良的學生,可是像這樣看著他人(指王幫以外的人)讀書的樣子還真是第一次。突然有種新奇的感覺?
 
認真的樣子,正直的態度,有勇的女孩,該說她脫線呢?還是說純真可愛,昌珉在腦中想著與她相見的每一刻,每次都讓他對她驚艷,等等,純真,純潔…那雙眼睛…他好像見過。
 
是…開學那一天,一個女孩的眼睛和金在中的那雙眼,純潔靈動的吸引了他,而那次在餐廳中他有看見一個跟在金在中他們身邊的女孩…而且他依稀聽見他們叫她「小丫頭?金敏琪。」
 
「妳叫金敏琪,是金在中的妹妹嗎?」昌珉帶著若有所思卻意外凝重的眼神突然對著敏琪問著。
 
面對這一個問題,雖然昌珉問的突然,但敏琪還沒抬頭看著昌珉便立即的就點頭回應「是,怎麼了嗎學院長?」卻沒想到會迎上昌珉那嚴肅緊皺著眉頭的模樣。
 
她還以為沈昌珉對哥哥的印象該是不錯的,即使不熟可是也好歹一起在軍訓合作了一下,但現在看來…好像有些讓她不確定了。
 
可是…昌珉卻又很快的又收斂起了他的表情,恢復成一般沒什麼事的樣子,真是看的敏琪直嘆不懂、不懂。
 
「沒事。」昌珉淡淡的道著便又陷入了沉思當中,對於敏琪跟在中是兄妹的關係這讓他隱隱約約中感到不妙。
 
而敏琪則是見昌珉沒事後便又立刻低下頭讀起書來。這一堆的書她真希望她有能力今天看完,事實上她也算做到了,不過看的有點晚、也有點忘我,最後還是昌珉提醒了她時間,沒錯,沈昌珉一直陪她到最後。
 
「看完了,也該回宿舍了。」微微的笑著,看著敏琪闔上最後一本書的伸著懶腰,昌珉看著她手指著落地窗外漸暗下的天色。
 
敏琪這才抬起手上得錶,發現這會子的都已經快九點了,她跟金在中都一樣一看書就會忘了時間,不過…「這麼晚了學院長你怎麼…」不先回去?敏琪有些疑惑的看著昌珉問,畢竟忘記時間是她老犯的事情,但聽說這個文學部長不是對吃向來都很準時?講究的很,這會子不都過了晚餐時間嗎?
 
「妳很認真,卻也容易因為一點風吹草動分心,該注意。」沒有正面回答她得問題,但敏琪聽得出來,沈昌珉這意思是在說他怕打擾她讀書。
 
這怎麼得就把錯誤推到自己身上的感覺呢?敏琪皺了皺眉的盯著沈昌珉看著。
 
而昌珉一看的笑意不減反增,竟還道出「晚了,需要我陪妳回宿舍嗎。」聽的敏琪皺著的眉突然的鬆開,整張臉轉換成驚愕不敢相信的模樣兩眼瞪著昌珉看。
 
「其實我也是要回宿舍的,甚至比妳遠些,可以順路。」實在對敏琪的每一個表情都非常得好奇與喜歡,昌珉也就故意逗了一下的才補充道。
 
他覺得這丫頭好像單細胞生物,每一個動作、表情都像是渾然天成一般,美好的讓人喜愛,或許這樣的形容不是很好,但在他心裡,這一切都是好的意思。
 
聽了昌珉的補充敏琪這才愣愣的點了點頭,然後收拾著桌面的書本想拿去外邊的回收箱中放置,卻在抱起書的同時先被昌珉給拿走了,自己的手上則是他塞進來的自己的本子與鉛筆盒。
 
「厄…」敏琪愕然的站在原地,看著昌珉的背影、聽他出聲喊道的才反應過來自己的失態,便趕緊小跑的跟上去,倆人就這樣相隔一小步的一前一後朝宿舍走去。
 
 

 
在中被賢重和圭賢拉出門一整天,這對一個對考試非常看重的人來說是多麼一件難受的事,一想到自己書桌上那些還沒做完的習題進度就讓他煩惱。
 
可是既然人被拖出來,而且自己的倆個兄弟也是出於關心他也就先是抱怨著,然後直到他們真不放過他後才放棄的就跟著放縱的玩了,只是他本來也就想著玩也不會玩太晚,怎知都快九點了,但圭賢開著車的方向卻不是往學校。
 
「這是要去哪?」在中疑惑的拍拍駕駛座的椅墊問著圭賢。
 
「去了你就知道了。」說著這話的同時圭賢和賢重帶有深意互相對視了一下。
 
只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看似乖寶寶的金在中非但沒有對他們來到的地方感到一點的興趣或是陌生,反倒是他們倆拉著他進去PUB的時候他還一臉習以為常的感覺看著PUB四周。
 
地下PUB非常得寬敞,裝潢也相當的大氣、簡約卻不失豪華感,整間的格局也規劃的很好,看來都互不影響這樣的設計算是很難得的,整體的燈光營造也很不錯,有種讓人迷漾的感覺,而舞池裡音樂的挑選也很動感確實讓人想跟著扭動身軀進入舞池,但這些都不是金在中看的重點!
 
他看的是…站在吧檯前的酒保…
 
那花式甩瓶的手法…有點生疏啊,在中看著遠處的酒保正花式調酒中的表演很是不滿意的搖了搖頭,只不過圭賢和賢重並沒有發現,兩人就只是張望了一下四周後便有一名服務生朝他們走來。
 
「曹少爺。」服務生對圭賢禮貌的喊道。
 
「嗯,我先前打電話過來。」圭賢簡潔的說道。
 
「是,包廂已為您準備好,這邊請。」服務生說著的便領頭的走在前面。
 
三人隨著服務生來到裡頭的包廂,坐下在質感良好的皮質沙發中,在中整個人就陷下去了,心裡默默的讚嘆著這沙發「好舒服啊~」他今天被他們倆拖著走了不少路這會子腿都痠了。
 
「喂,這裡可不是旅館別睡著啦,要不然你要是被誤以為是屍體被撿走敏琪會殺了我們倆的。」賢重看著在中進入休息的狀態的樣子趕緊坐過來的推了推他。
 
「對啊,況且來這就是要好好跳一下舞,小酌個兩杯。喝什麼呢在中?」隨著賢重的話接著道,圭賢也坐倒在在中另一側的空位上問。
 
「啊!你們不說我還真忘記那小丫頭,我先給她打個電話,飲料你們點就好。」突然想到的,在中拿出褲子口袋裡的手機後便扔下話的往外頭走。
 
明瞭這兄妹倆的感情甚好,賢重跟圭賢也就沒說什麼的讓在中打電話去,倆人則點了飲品後先進舞池裡跳舞去了。
 
在中走出PUB的來到店外的馬路上便撥了電話回去給敏琪,跟她說自己可能晚點回去,原因是因為那兩個小子不放他走,然後要她看完書就早點休息,自己也會盡早回去。
 
兩人吵吵鬧鬧的通著電話又囉哩囉嗦的跟對方交代著一些瑣碎的事後才掛斷了電話。
 
這些畫面都看在那原本一來就要走進PUB裡頭的男子眼底,男子一看見金在中後便甩開了身邊的男人一直靜靜的站在旁邊等他掛了電話,等在中轉過身的看見他後便笑臉迎上。
 
「彗星學長!」在中訝異的看著眼前的申彗星。
 
「嗨!在中小朋友,我們倆可真有緣在校外也可以遇見,不過…你不會是來PUB的吧?」彗星熱情的伸手抱了抱在中,然後又用一臉「原來你也不是乖小孩」的眼神看著在中手比著PUB門口的問著。
 
「這還不是被我那兩個朋友拖來的嘛,明天還要考試啊。」在中一臉我也無法的表情回應著。
 
「朋友?嗯嗯…你果然還是想好好考試,算了今天別說這個,既然都來了就這攤算哥的吧,我們進去。」想到上次跟在中說若不想當上學生會長最好的方式就是考差,不過現在聽在中說這話彗星也明白這小子是怎樣也不會考砸了自己的成績,但這些都不該是他煩惱的,既然人現在都到PUB了自己怎麼能不好好招待一下這位小弟弟呢!
 
一手勾著在中走進PUB,這樣親暱的畫面看在一直在裡頭等著他的男人微微皺著眉。
 
「幹麻臉這麼臭啊前進。」一進門就看見那張不悅的臉,彗星倒也沒顧忌的反倒還學著他皺著眉的樣子說話。
 
「這是誰?」前進掃了一眼在中的說。
 
「喔!他啊,他是我的小在在啊。」聽眼前男人這一個問題彗星當然了解自家愛人是在吃醋了,但他還是更加故意的呵呵笑著,親暱的將在中攬的更緊,還伸手捏了捏在中白嫩的臉頰,皆著作勢還要親上去啊!這可讓搞不清楚狀況的在中嚇到直想逃,但!……
 
他還沒逃走成功的便先是看見那被喚做前進的男人一手伸來!擋在他的臉頰和彗星嘴唇中間。
 
深深的一吐氣,在中慶幸著,卻還沒解除跟理解目前狀況的就聽見吧檯處傳來一個瓶子的破裂聲。
 
「搞什麼?」彗星皺了皺眉的鬆開了攬著在中的手,然後跟前進一個對視的便朝那邊走去。
 
「對了,先告訴你,你堂弟也在這。然後等會我要知道那小子是誰。」前進在彗星耳邊說著,然後又指著跟在後邊的在中補充道。
 
一聽到那邪惡堂表弟也在這的彗星馬上立刻就要調頭,他連想笑前進吃醋吃錯對象的話都懶的說,只是他才剛要轉頭走的就被這PUB的經理給纏了上來。
 
彗星一看到那臉上分明寫著「老闆我無能啊」的經裡就想一巴掌打下去。然後在心裡怒吼著「沒用的東西!」
 
「幹嘛。」彗星冷冷的瞪著眼前的沒用經理道。
 
「少爺,我們實在沒辦法勸動金少爺。」經理一臉為難的看著彗星道。
 
「哪位金少爺?」彗星一臉白眼的看著眼前的人。拜託他認識多少姓金的傢伙他都數不清楚了,像他這會子旁邊不就站了一個…金在中呢?
 
「那小子呢?」彗星看著沒了人影的金在中,便奇怪的問著身旁的前進,也就沒聽到經理所說的人是…金俊秀。
 
「聽到酒瓶摔個不停,然後剛剛瞧見一眼那貌似看見個熟人的樣子就走了過去。」前進不以為意的說著,卻看見彗星一個轉頭的就走了過去,這讓他更加的鎖緊了眉頭。
 
那小在在到底是誰?
 
在中站在不遠處後便伸長脖子的瞧著那一頭正爆發起騷動的吧檯,隨著他慢慢的走近然後看見那吧檯前的酒保是…朴政玟!
 
那個曾跟他一起在酒吧打過工,一起擔任酒保拍檔的兄弟…怎麼在這?
 
「朴政玟!……你受傷了。」在中穿越過重重人群來到吧檯前便看見那滿手是血卻依舊拿著酒瓶在做花式調酒動作的人。他驚呼著便趕緊一手撐著吧檯桌面的跳進吧檯內,拿掉他手裡的東西便趕緊找了桌上的布就給他包住手的止血。
 
「金在中!」這一聲驚呼不只是朴政玟發出的,更是那已經微微醉酒卻仍舊意識清楚的金俊秀發出的聲音。
 
可是金俊秀現在可正在氣頭上啊,他才不管眼前的人是誰勒,反正他也跟金在中不熟便大聲的朝他吼「金在中你少管閒事,我現在就要喝酒,還要喝這小子調給朴老鼠喝的那個酒!」
 
「朴老鼠?」在中疑惑的輕聲跟著說了一遍,然後不解的看著金俊秀又看著朴政玟。
 
「對!就是朴老鼠。呀!小子快點行不行,我可是花錢來的啊!」俊秀不悅的又是一掃吧台桌上的瓶瓶罐罐。
 
霹靂啪啦的玻璃碎片聲,如雨和雷一般的洋灑在在中和政玟的腳邊。
 
「什麼酒,你怎麼不趕快調就好了。」在中深鎖著眉頭,帶有些責怪的語氣對著政玟說著。
 
但朴政玟又能怎麼說,就算要說現在也不是時候解釋,但不管怎樣他也不想讓在中淌這渾水,金俊秀今天是衝著他來的,而且他看狀況俊秀和在中是認識的,所以總合很多理由後他還是決定自己拿起酒瓶準備再給金俊秀調酒。
 
可!金在中又怎麼肯,朴政玟一握起酒瓶手上的血就流的更多了。
 
「不要動!」在中憤怒的看著政玟。
 
「金在中你別管,我現在在工作。」政玟拉開在中的手便空拋起手中的酒瓶,當他準備好接起落下的酒瓶時…落空、卻沒有碎裂聲。
 
「你現在不准在工作了!我來。告訴我朴老鼠他喝了什麼酒。」在中接住酒瓶放下在桌上,雙眼堅定的看著朴政玟後便又伸手取下他額上的黑髮夾,接著便取下了自己臉上的眼睛,然後用他的黑髮夾將自己那遮了他半張臉的瀏海撥起的往後夾了起來。
 
頓時間全場原本鬧哄哄看著這邊的人都因為那張過於動人的臉給看的出神呢。
 
「醜小鴨原來是隻天鵝!?」彗星好不容易擠出人群,站在人群最前排時卻驚訝的看著大大改變的金在中,然後嘴邊就這樣漏出了這麼一句話。
 
殊不知他這一句話倒是跟那一直在不遠處默默觀看著這齣鬧劇的男人同出一徹。
 
金在中…「特調。」實在是不想說的,但看著在中那樣子政玟也明白金在中今天是非管不可的,便簡單吐出兩個字來。
 
在中一聽的便開始的了特調的花式動作。這一個特調是他在高三時跟朴政玟一起研發出來的,自然調起來遊刃有餘。
 
只是他不懂這個金俊秀為什麼要找朴政玟的麻煩,又說要喝什麼他給朴老鼠的酒?這什麼話啊。
 
難不成說是說自己跟政玟特別調製的酒是給老鼠喝的吧!可是…老鼠為什麼姓朴?
 
ㄟ~越想越麻煩,在中索性的就不想了,瓶子高高甩在空中轉了兩圈後落下回到自己的手中,然後倒拿的便又將了一比例的量進了杯子中。
 
幾個漂亮的空拋和轉手扮上些小動作,每個步驟金在中都好似輕鬆的完成了,看得大家一愣一愣的,然後最後都兩眼深鎖在他那完成七色調酒上。
 
「為您呈上七色迷幻。」在中將酒杯輕輕推向俊秀面前。
 
不同於大家是用著愛慕崇拜的眼神看著金在中和眼前的這杯酒,俊秀看著這杯名喚「七色迷幻」的酒,就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就是這杯酒、就是這杯酒讓朴有天沉迷在那小子身上的!」這樣想著的金俊秀便是一把握緊酒杯的就打算──往在中和朴政玟潑去。
 
卻──!!!
 
「好了,俊秀。」一個略顯低沉的嗓音出現,接著那雙節骨分明的手便輕拂過俊秀緊握酒杯的手,順勢便接過了那杯七色迷幻。
 
這個人正是…鄭允浩!
 
金在中驚恐的看著鄭允浩的出現,說真的他不是怕他,但不知道為什麼他每每看見鄭允浩心理都都會全面警戒起來,然後會因為他的一個眼神被激怒起。然而他卻不知,此刻的自己在鄭允浩眼裡就如同一隻全身豎起毛來的小貓一般,可愛的很是吸引他。
 
發現鄭允浩兩隻眼深鎖在自己身上,這樣的感覺讓他全身上下都起了雞皮疙瘩,但當他看見桌面、地面、身後的玻璃櫃都反應出自己那張…毫無遮瑕的臉,腦中便立即反應出,糟糕!
 
抬手的便將額上的髮夾拿下,然後在拿起桌上的眼鏡戴上,接著便轉身走到政玟身邊「還好吧。」
 
「還好。」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看著他緊皺的眉,額上冒著的汗,在中就明白他只是在死撐。
 
「好了,既然酒也調出來了那大家就不要聚集在這了,都去玩、去玩!政玟你趕快進去包紮一下,俊秀你…」「俊秀,有天就來了,來找你。」彗星站在一邊,看著目前詭異的狀況,想來還是得趕緊解決一下比較好,畢竟金在中是他的朋友,而鄭允浩這個傢伙…那眼神…他在清楚不過了,絕對不能讓這小子做壞事!
 
只是他正說著的卻被允浩給切斷了話,然而那一句話,語氣很是沉重,說著的俊秀便怒視了一眼朴政玟和金在中的才調頭離開了PUB
 
彗星和允浩的話聲落下,人群便紛紛散去,但對於幾人來說目前的氣氛卻不因人群的散去或是俊秀的離開而有所好轉的跡象。
 
因為鄭允浩的眼神太過炙熱的看著金在中了,這讓在周圍看著的彗星和前進還有一直目睹一切發生的圭賢都很是擔心,不過他們都用沉默來掩飾掉了這件鄭允浩已經盯上金在中的事實。
 
「政玟我陪你一起進去。」在中扶起政玟說著便準備離開,卻…。
 
「金在中你留下,我想圭賢很樂意替你陪他過去。是嗎圭賢?」鄭允浩的聲音是那麼不容置疑、那麼的堅定,聽的在中怒意多於訝異。
 
而被這樣的情緒填滿的在中當然不會早已忘了深思鄭允浩想幹嘛的用意,只是他現在恨不得的想要過去給他一拳,然後再對他吼「有錢就了不起啊,能阻止卻一直到剛剛才出聲,真是可惡的混蛋!」
 
圭賢不意外自己會被點出來,但心裡實在有些擔心金在中,可是鄭允浩轉過來看著他的眼神是那麼的駭人,彷彿自己不從下一秒就會被生拖活剝一般。
 
「是,允浩哥。」圭賢的語氣中表現的生疏,卻必恭必敬的,這讓在中聽來也明白過來,現在的鄭允浩不是在學校的王,而是現實社會中的皇太子。
 
只不過他真的對這個擁有很多擁護者的皇太子不是很了解…所以他實在不懂這個既然貴為太子的人怎麼能這樣囂張跋扈,太子不該是…為了擁護自己的位子而永遠保持謙順有禮的態度以及為了提防有人破壞他的名聲所以隨時都該保持完美形象的嗎?
 
怎麼現在看在他眼裡的鄭允浩不像一名太子反倒比較像一名在黑暗中打滾多年的暴君。
 
將政玟交給了圭賢,在中帶著疑惑與憤怒慢慢走到了鄭允浩的對面,兩人雖然隔著一個吧檯,但…彗星卻有個畫面一閃而過他的腦海中。
 
當然,為了防止那個畫面的發生他立即的便走過去鄭允浩的身旁,剛開口「允…浩啊。」卻不料就被整個抓起來的側坐在他的腿上,雖然稍稍嚇到了一下,但彗星卻一臉不意外的愣了愣而以。
 
「什麼事小慧慧。」鄭允浩轉過頭,兩眼溫柔(屁!金在中你眼瞎了←申彗星的怒吼。)的看的彗星道,不過那一聲小慧慧可是說的讓申彗星和金在中汗毛都豎了起來,噁心。
 
「鄭允浩,我不喜歡你這樣碰你堂哥。」語氣冰冷的聲音搭配上那被從美背上拿開的手,允浩抬頭淡淡微笑的看著已經從他懷裡抱走彗星的前進。
 
「好,那麻煩前進哥把慧慧…哥帶走。」允浩那一抹微笑很是邪魅,看的金在中都想撕裂那張嘴了,不過他還是比較在意…彗星哥是這傢伙的堂哥!哥不是姓申嗎?
 
「小慧慧本名鄭弼教。」鄭允浩一點也沒有留戀被前進帶走的慧星,只是小啄了一口那有著漂亮色澤的七色迷幻,然後又抬眼看著明顯有些微愣的金在中再道「很意外。」不是問句,在中聽的出來鄭允浩說話的語氣是在說明自己的表情。
 
也確實他很意外這件事,也很意外鄭允浩知道他在想什麼。
 
「你找我有事。」學著鄭允浩的口氣,在中不帶問句的口吻說著肯定句,卻…
 
「不,其實沒事,只是…」發現在中說話可愛的語氣,這讓允浩從心底不自主的微笑起,但他並沒有顯露於臉上,只是淡淡的若有所思的晃了晃酒杯,看著七彩的酒水在杯中晃動。
 
「你沒事的話我有事!這就不打擾太子殿下…」了。
 
「沒事不代表我讓你走──」金在中──唔嗯,真軟的嘴脣。
 
僅在一瞬間發生,在中本才剛轉過身的就發現兩隻手落在他的肩膀和腰間,接著整個人就反轉過身的半身抵在吧檯上,吧檯桌子撞到腹部的疼痛感讓他不適,可是脣上軟軟的抵觸感讓他立刻的就忘掉了腹上的難受,因為…這個男人是個瘋子。
 
「唔嗯…!你-啊!唔……。」驚恐的看著面前放大版的臉,驚覺鄭允浩忘情的吻著自己的金在中都要瘋了!不,是太瘋狂了!這個男人是瘋子嗎!
 
在中雙手抵在允浩的胸前使勁的想推開他卻怎料鄭允浩的力氣大的不像一般人,他雖然跟鄭允浩有幾次接觸,但這還是第一次動起手腳來(請撇除劍道事件),他實在意外這個男人的力量和敏捷的動作。
 
想推開推不動,想出聲喊話卻一個不慎的讓這個混蛋伸了舌頭進來「Shot!」
 
鄭允浩一欺壓上這柔軟的粉脣就沒有打算放過這人了,隨著金在中的啟口他更直搗深處。
 
靈活的舌頭瘋狂的在金在中嘴中佔掠奪地,允浩還意外的發現只要他用舌頭去舔吮或糾纏對方的小舌,這人就會全身一顫,可愛的反應讓發現的鄭允浩更是玩心大起的不斷挑逗著懷中的可人兒。
 
而無法反抗的在中就這樣一直被鄭允浩給吻到差點就要斷氣缺氧了。
 
「唔…呼呼呼──混帳。」被吻的全身無力,要不是鄭允浩的手還該死的環在他的身上他相信他一定會直接趴在吧檯上,但這並不代表他會感激鄭允浩的幫助,舉起手的便準備要給他的臉搧上一掌。
 
可是他那軟軟的手勁還沒拍到鄭允浩臉上的就被握在對方的手裡了。
 
「嘴跟酒一樣甜,後勁也很足,我很滿意。」鄭允浩帶著一臉邪魅的微笑看著金在中道,說完便在在中的手背上落下一吻的就離開了PUB
 
被他這麼一段話給氣的差點腦中風,金在中聽的恨不得衝上去給他兩拳暴栗,前提是他不被人攔住的話。
 
「忍住,那惡魔惹不起。」開口的是擋在他面前的彗星。
 
其實大家都看見了鄭允浩一切的行為,可是他們沒有那個能力去阻止或是干預,因為鄭允浩這個人…實在不好惹。
 
他們不是不想幫忙,只是有太多的先例在前,讓他們不得已只能對金在中感到抱歉,但那也是對他好,因為鄭允浩向來來對被人有意保護的的獵物會更加感到興趣,這也是為什麼圭賢會一直在三的出言警告要在中跟敏琪不要靠近鄭允浩的原因。
 
只是…如今看來是不可能了。
 
不得不說,光是那張臉要是在第一次見面就被鄭允浩給看見的話,怕是金在中這個人早就消失在神樂了吧。
 
「在中,聽彗星哥的話,如果你真的不想被他盯上。」圭賢的話讓在中嘴角冷笑一撇。
 
這樣的金在中都讓他們有些驚訝,也有幾分擔心。但他們都明白看來是阻擋不了這人與惡魔的鬥爭了。
 
殊不知大家的想法卻跟本人的想法差異極大,因為金在中壓根就沒有打算跟鄭允浩抗爭的意思,他冷笑只是因為他們的話貶低了他自己本身的精神,「想來大家還都不了解自己啊。」在中暗嘆道。
 
他不怕鄭允浩,雖然鄭允浩的氣場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