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7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主允在 / BG珉 留心_流星 09

 【留心_流星 第一部09 - 允在 鄭允浩 x 金在中 + BG 沈昌珉】


 第九章
 
簡潔大方卻不失神樂一貫的華麗風格,當允浩進到理事長辦公室內便給坐在裡頭的人這樣下個定論「肯定是個自視清高的笑面虎。」但若說誰才是真正的笑面虎呢?韓庚絕對不會說自己比鄭允浩還像。
 
因為眼前這一個宛如邪神撒旦轉世的小子更為適合這個詞。
 
「你來了。」不是問候也不是疑問,韓庚的聲音質量清脆的迴盪在辦公室內。
 
「允浩只是名學生,怎麼敢擔誤了理事長您的時間呢。」允浩逕自走到會客桌前坐下笑笑的道。
 
「喔~!皇太子殿下這麼說我還真是折壽了。」韓庚皮笑肉不笑的說著,便也來到會客桌前坐下,並倒了杯水遞了過去。
 
「唉,能有這麼位幽默的理事長還真是學院的福氣,因為那遠比來了個白目的人好。」允浩不笑了,他實在懶的在作戲,不過還是保持著良好的口氣,卻又讓人明顯感受到他不悅的情緒。
 
「看來四王似乎對這個提案很不喜歡。」面對允浩瞬間降下的冰點氣息韓庚仍不為所動,依舊笑笑的道。
 
「我以為理事長聰明,以為您了解學校的運作是不需要沒用的人來攪和。」允浩擺明的說著韓庚的想法太過天真。
 
不過這話何不為真理呢!神樂這麼一所貴族學校,裡頭學生的身分無一不是一個比一個尊貴,韓庚這下是要選個平民家的小子來當學生會會長!?這底下有誰會服?
 
這一切的一切不都只是想給四王一個難堪,一個下馬威罷了。
 
可笑。
 
「我只知道平衡這個世道,我相信身為四王的你不會不知道這學期開始至今已經有需多同學被霸凌與歧視的事情。」而你鄭允浩也為參與的其中一人。
 
「平衡?可惜,我只明白弱懦強食這個道理。」允浩冷笑一聲的道。
 
「鄭允浩。」韓庚冷冷的叫著允浩的名字。
 
「理事長,喔不!應該說韓庚哥。」允浩也同韓庚一般冷視著他道。
 
「挑明說吧,你想要我收手不可能。」韓庚堅毅的怒道。
 
「我沒說要讓你退步,你執意要辦我也會同意的。」允浩說著便站起身的朝門口走去,接著站在門前又道「我會讓你明白,即使你促成了這一切的發生,決定權還是在我手上。」說完便留下一抹極有深意的笑便離開了。
 
 
學生會組成一事韓庚是勢在必行的,允浩來過後的幾天後韓庚便下了最新的公告。
 
由於新進的學生不多,所以只有會長資格侷限在新進的同學身上,然而其它的職位幹部則由新任會長自由挑選。
 
這消息一出所有的學生無一不把這事作為飯後閒聊的話題。
 
無心於此事的同學也就靜靜的靠邊站看著這事的發展,而有心的人則想參與其中,也有心的人則更為積極的想要找個人來坐這個位子,然後用這個會長之名來與四王參上一腳。
 
某日在中與賢重、圭賢及敏琪一同到學生餐廳吃飯,只是這才剛到門口的發現裡頭鬧轟轟也不知在吵什麼,就連門口都擠滿了人。
 
「這是在吵什麼啊?」敏琪奇怪的踮著腳尖想看看裡頭在圍觀著什麼,只可惜她不夠高。
 
「同學,請問裡頭在幹嘛呢?」圭賢隨意的拉了一個人便問。
 
「喔!你不知道啊!其實我也不太明白,不過貌似是因為有人惹到了四王,所以鄭允浩現在處置他呢!你也不是新來的吧,應該知道鄭允浩他動手超狠的,不過能怪誰呢,要怪也只能怪那人白目竟然敢說錯話惹到王。」那人解釋完的又繼續想往前擠進。
 
圭賢皺了皺眉的便道「我們換個地方吃吧。」人便往回了。
 
只是這才剛轉身的就又碰見了昌珉「喔!圭賢,怎麼在這又不進去。」昌珉一臉閒散,貌似對人群的多寡無感,金在中是這樣想著的。
 
「我又不像你聲望那麼大,在說允浩哥在裡頭辦事呢,我跟朋友只想找個安靜的地方吃飯。」依著圭賢的話昌珉這才發現了在中和賢重以及…一個很是熟悉的女孩…
 
但因為只是背影所以昌珉也沒多想的就點了點頭道「嗯,那我進去了,掰。」說完人便在人海中消失了。
 
「那走吧。」賢重無趣的道。
 
「嗯。」在中點頭「呀!金敏琪走啦。」回頭看著還想湊熱鬧的小丫頭,在中一把抓住衣領的就拖著走了。
 
三人沒了學生餐廳去,一時間也想不到哪有好吃的,轉轉念頭還是回小屋讓在中給料理一下了。
 
「喔~早就知道就不在外面走來走去了,一開始就呆在屋裡多好,還有冷氣呢!」敏琪抱著娃娃橫躺在小沙發上漫無目的的轉著電視抱怨著。
 
「妳是有多熱,少在那邊抱怨。」在中在廚房裡聽見妹妹的抱怨,便立刻的就從裡頭轟了兩句出來。
 
「熱就是熱嘛,說兩句都不行。」敏琪嘟著嘴的又說,不過這回在中沒再飆話回應了,反倒是賢重跟圭賢兩無奈的笑著這小丫頭。
 
「是說,剛剛餐廳裡的事情我還是第一次遇見,不知道說錯話的那個人被鄭允浩怎麼樣了?圭賢哥你知道嗎?」怕熱著,敏琪在沙發上滾啊滾的還是耐不住熱的就直接坐下在地上,整個人無神的趴在桌子上閒著發問來著。
 
「嗯!」沒想到敏琪會這樣點名自己來發問,圭賢先是愣了愣。
 
「是阿,我也很想知道,雖然不是第一次發現這樣圍觀的事件了,但我每次都沒看到怎麼了。圭賢,你也算跟鄭允浩那群走的近,你應該會知道些吧?快跟我們說說!」被敏琪這麼一提的,賢重也突然間好奇起來的發問了。
 
「喂!欺負人這事有什麼好說的,你們別這麼好奇行不行。」在中端出一鍋剛煮好的大將湯出來道著,又朝那一臉沒精神的敏琪說「丫頭!去拿碗筷和飲料出來。」
 
「喔~」本是想賴皮的死也不想動,不過在敏琪對上在中那一臉要殺人的樣子後還是乖乖的去拿了。
 
老用這招,小心你眼珠子遲早瞪出來!敏琪在心裡這樣念著。
 
「圭賢你還好嗎?怎麼臉色這樣難看。」讓敏琪進廚房後在中一個轉頭的才注意到了圭賢那難看死的模樣。
 
「喔!沒事。……只是,還是想提醒你們,遇到鄭允浩他們還是不要靠太近比較好。」圭賢眼神凝重的說,這才接過敏琪遞過來的碗筷。
 
圭賢這樣鄭重的提醒不甚多次,每每都是這樣凝重的說著,在中雖然知道鄭允浩那傢伙不好惹,但…就像敏琪一樣,他們都對惡霸這樣的行為很是不諒解。
 
「我真的很不懂耶!鄭允浩那人橫行霸道在校園裡怎就沒一個人能反抗呢!難道就沒人能制止他的行為嘛!」敏琪一臉憤恨的說著,然後又多塞了幾個飯進嘴裡。
 
「說話也不怕隔牆有耳,妳少給我惹事,乖乖吃妳的飯。」了解敏琪那女俠的衝動性格,在中很是無奈。
 
但不得不說,他何嘗不是跟敏琪有著一樣的心態呢。
 
可是…他也算是見過幾次鄭允浩私底下欺負人的畫面,要不是他一直這樣謹記著圭賢的話,和擔心自己會因為一時的衝動牽連到敏琪,怕是他早就幫忙強出頭了。
 
「敏琪,這種話真不可亂說,你這要是被鄭允浩聽到了可是會被盯上的。」賢重突然小聲的說著。
 
「盯上?…然後呢?」敏琪又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
 
「盯上會怎樣!妳這小丫頭都沒看過小說喔,沒看過小說裡的霸王公子哥嗎!我告訴妳,鄭允浩那小子一但感覺到有人對他不敬、不禮貌還是讓他看不順眼或者長的太吸引人啦,那妳就別想再待在學校了,輕則被他整,重則虐死勒還有人被他搞死!我聽說前幾天有個傢伙就是被他看上,人就…」賢重說著的卻發現敏琪的臉越來越難看了。
 
「怎麼了,敏琪?」在中擔心的問。
 
「沒事,只是想到了一個人。」敏琪搖搖頭的又繼續扒飯吃。
 
看著敏琪一副就是有問題的樣子在中也不想多問,因為依他的了解,他這妹妹定是又想到了那一個跟她同班的小維了。
 
那件事後一直讓敏琪對鄭允浩的印象就是差差差,超級差的暴君。
 
「其實,學院裡也有很多四王的反派者,不過他們向來沒有太大的作為,因為允浩哥他做事向來極端,賢重剛剛說的都是真的。而今天在餐廳裡的那人應該是高三學長,也是反叛者其中一人,他最近說了許多允浩哥不喜歡聽的話,貌似與理事長想舉辦的學生會有關,所以…嗯,反正就是處罰,你們不要想太多。」圭賢說話的語氣很平淡,好像這樣的事不奇怪,他只是在說明一些報章雜誌的議題一般。
 
沒有想到圭賢會這樣意外的就說了,在中聽著心理更為不舒服了些,不過有部分原因他是因為,他覺得待在鄭允浩身邊的人真的都是甘心的嗎?還是也有些像圭賢這樣的兄弟,說起他的作為他們會皺眉,但又為何會處在一塊?
 
究竟鄭允浩是一個怎樣的人?一個怎樣的王?
 
而那些待在他身邊的人又是為了什麼?一種保障?一種依仗?還是他們都只是所謂的物以類聚…
 
這樣的想法佈滿在在中的腦海裡,可是他卻又不相信沈昌珉和曹圭賢是這樣的人。
 
「反叛四王的團體嗎…不過為什麼會跟學生會扯上關係?莫非是…!」敏琪若有似無的思考著圭賢的話,卻突然像是被什麼念頭給嚇到一般,在她抬頭對上圭賢堅定的目光時,她確信了自己的想法。
 
「他們想要捧一個學生起來做學生會長,以抗衡鄭允浩在神樂的地位,是嗎。」在中說的不是問句,他很確信這一個念頭,但不知為何的,在他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他心裡有種不安的情緒在跳動。
 
圭賢點了點頭,並用一種緊告的眼神看了眼前的三人,三人也會心的一點頭。
 
不用言語並能了解自己本身所想的人才是最值得深交的朋友。只是在這人生當中,往往有太多的身不由己無法預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