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主允在 / BG珉 留心_流星 06

【留心_流星 第一部06 - 允在 鄭允浩 x 金在中 + BG 沈昌珉】  


第六章
 
軍訓的日子不知不覺也到了最後一天,不過今天金英雲已經落了狠話,說要是今天這關限時賽過不了那就要多留一星期再好好訓練一番,此話一出不知嚇壞了多少人。
 
尤其是在這段時間練習下來本就註定好了要留下來的人更為痛苦,因為這表示他們極有可能要再加長軍訓的時間了。
 
「限時賽的規則很簡單,採尋寶淘汰賽,相信大家都著裝好了漆彈槍的裝扮,便已有了顏色分組的隊伍。比賽規則很簡單,此競賽可謂單人賽也可稱為團體競賽,贏的方式有兩個要件,一為找到地圖上的寶藏藏匿處,二者為在限制的時間內找到最多寶物的顏色隊伍可以整隊回校。比賽的時間內不同顏色的隊伍可以利用漆彈槍攻擊他隊,以削減對方人數。這樣有問題嗎!」金英雲大聲的解釋說明著。
 
「沒有!」大夥們一致應聲到。
 
「好,那四小隊就請跟不同指揮官到指定入口準備開始。」金英雲一發話人群便漸漸散去,除了藍隊的同胞們。
 
看著留下的藍色小隊,金英雲瞇著眼的掃看著他們。
 
為了讓這奪寶遊戲更為有看頭,金英雲讓鄭允浩、沈昌珉、金在中、金賢重四個在這一個月中表現極為突出的四人擔任了這次各隊的小隊長。
 
當然出於私心他也是看上了鄭允浩和沈昌珉的兄弟關係以及金在中和金賢重的友誼,雖然知曉這四人的能力,也明白他們可單憑自己力量找到寶藏,但依這一個月他的觀察下……
 
這四人的勝負欲鐵定會很有看頭。英雲有自信的裂嘴一笑。
 
而站在一旁看著金英雲的利特,一見到他這樣子他又怎不知這人在想什麼呢!
 
「你又搞怪了。」看過分組的名單後利特道。
 
「挺有看頭啊!」見來人是利特,金英雲的長官氣場一時間的便煙消雲散了,連微笑都顯得傻氣。
 
利特看著英雲又看著那站在隊伍群中的沈昌珉,看著他認真與其他人商討著作戰計畫心裡就有些擔心,不過卻也如英雲所說,這樣的競賽的確有趣、有看頭。
 
兄弟與友誼的競爭。
 
「別搞砸了他們的情誼。」畢竟學院大頭分裂不是好事,新星的友誼也對未來很重要。
 
「那也就要看這些小毛頭的思考啦。」英雲以一副「你能怎麼辦」的模樣對著利特說著。
 
兩人又講了幾句後各隊也都到達了各入口,給了各隊三分鐘的戰略擬定時間後金英雲便以無線電通知各隊指揮官「競賽開始」。
 
數百坪的樹林當中,學生們頓時化身為潛伏在危機四伏的戰地小兵一般。
 
藍紅綠黃四小隊各從此地的東南西北進入,每人都為了勝利而放下了這一個月來結下的情或怨,甘心的聽從了小隊長的命令,負責防守、進攻,奪寶,每個人都遵守著自己的使命,爭取離開地獄的機會。
 
只是要說全部人都甘願聽令嗎?不,那也只是大部分的人。
 
因為要是隊上沒有老鼠屎那這場遊戲也就太不起勁了,不是?
 
比如由允浩領軍的紅隊,竟然會有人擅自離隊的不聽從我們皇太子的命令自行尋寶,那很抱歉,鄭允浩一見便鎖定目標的自己清理起門戶了。
 
「碰!」鄭允浩一槍命中自己小隊的人,看的在他身的後其它人都不經打了個冷顫。
 
槍林彈雨的叢林遊戲中,金在中打前鋒的深入樹林中心,他一路打下來已經解決了不少個傢伙,畢竟一百人的參賽者要找目標實屬不難,並且他也找到了兩面金牌。
 
打了也有十多分中來著,大熱天的叢林遊戲還真累人,他尋著前方有個小屋便潛身進入打算休息一下。不過這鐵皮小屋可沒他想的那麼清涼,倒還有些悶熱。
 
可是若將這佔領起來做為基地向外狩獵確實不錯,不過差就在這小屋一個門兩扇窗,還是對窗,這樣他守一邊的話背後就會遭人突擊,實在難防啊。
 
然而就在我們在中隊長猶豫的時候,一聲「碰!」的便朝他後方襲來,可是…他沒中彈的感覺。
 
轉身一看,「媽呀!鄭允浩。」金在中一聲感嘆的便看見後窗外鄭允浩的人以及…和他同隊的一個小兵,接著鄭允浩便躍進窗來的直接坐在地上。
 
「這是幹嘛?他不殺我嗎?」金在中疑惑的想著,並且兩隻眼一直盯著現在正在搧風的皇太子。
 
「幹嘛一直盯著?」看著眼前的金在中,鄭允浩微微抬頭的飄他一眼道。
 
「啊!?沒、沒啊,就…謝了。」在中也沒料這人會有這樣的問話,便隨意的答了。
 
不過仍就想不到,為啥兩個小隊隊長同在一間屋卻沒人想動槍,真奇怪的感覺啊。
 
「喔,沒啥,不過這借我躲會,文學院長不知哪跟經不對竟然在追殺我,虧我倆還是兄弟。」鄭允浩難得的以輕鬆的語調說著,當然這金在中不知道,因為這算是他們第一次面對面說話。
 
「喔。」在中愣愣的點頭應了一聲便轉身改守門口。
 
兩人就這樣靜靜的呆在鐵皮屋中,寧靜的樹林裡只有風的拂動,和鄭允浩用領子搧風的衣服聲及他的急促呼吸聲…。
 
接著一個令金在中驚嚇的轉身,他瞪大眼的看著那近在眼前不到十釐米的鄭允浩,兩人的呼吸打在彼此的臉上一時間金在中感覺他的雙頰泛燙,心跳瘋狂的跳動。
 
這樣的感覺讓他難堪的想別開臉,但鄭允浩阻止了。扣在下顎的手所施的力道令他有些疼,也讓他火了起來,他討厭鄭允浩用戲謔的眼神看著自己。
 
這表情令人不爽。
 
「放開我。」金在中動作敏捷的拾起槍抵在鄭允浩的腹部上。
 
可惜這只是讓鄭允浩笑的更加狂妄,嘴角的彎度近乎魔鬼的笑顏。
 
「我說…」放開我三字未出,「碰、碰。」兩聲,伴著兩個顏色的漆料便出現在鄭允浩和金在中的左右側,那顏色分別為藍、綠兩色,正是…坎坐在窗上的沈昌珉以及就站在門旁的金賢重。
 
鄭允浩笑的更顯深意了。放開金在中的同時也留下了「真有趣」三個字,便拾起槍的在三人都是一愣的同時,他留下了三發屬於他象徵的紅漆,就在他們各自心臟位置的牆邊上,人便又躍窗而去。
 
當回神的那一刻屋裡的三人便對視了三秒,接著便是黃綠藍小隊長一同對上紅隊隊長的時刻了。
 
什麼尋寶的,反正一人有一面就夠了不是,重要的是結識有共同目標的同僚和擊敗相同的標靶。
 
陽光下的樹林裡,奔跑如勁風的草勁聲四處亂串在樹林的各個角落,漆彈的發射聲也同錯愕的驚呼聲一同的漸漸消失在流逝的時間中。
 
一個小時過後,金英雲招回的人是鄭允浩、沈昌珉、金在中,金賢重四個汗流淋漓的傢伙。
 
「真是恐怖啊,竟然四個人殺光了九十六人,他們是魔鬼嗎?」金英雲另類的讚賞著。
 
「看他們殺氣還旺著,快放他們去沖澡,最好一人一層樓。」利特在側囑咐著。
 
「是這麼說,但最後的勝負也很重要啊,你瞧這些站邊的小弟臉更臭。」英雲又道。
 
利特順著英雲的話也飄了一眼後,了解的一點頭。
 
可是最後的尋寶爭奪戰利品勝負卻是…各隊隊長身上的各兩枚金牌,這狀況還真讓英雲無語。
 
「死掉的人連一個寶藏都沒找到嗎!」金英雲吼著。
 
台下一片死寂,只是左右看著彼此,最後還是直腸子的金俊秀站出來說「報告長官,我們得到的金牌都因為我們的隊長群給弄丟了。」
 
這也就說明了,造成平手的罪魁禍首是這四個不知在林中亂搞了啥勁的結果。
 
所以…最後…「算了,既然結果是這樣那就留原本要留的人就好,最後的尋寶爭奪戰,平手!」金英雲此話一出有喜也有悲。
 
喜的是這場遊戲沒人需要留下或是加長特訓的時間,悲的是留下來的人少了更多人作伴而氣憤。
 
但至少軍訓的最後一天也算皆大歡喜了。
 
當天的晚上大家一起生了營火,還特許的開了幾瓶燒酒來喝,烤肉跟即興的遊戲更讓人玩得不亦樂乎。
 
不過沈昌珉可就不在歡喜的人群當中了,看著鄭允浩一臉省思的模樣他又開始擔心他那腦袋在想些什麼了。
 
回想起剛剛在浴洗室裡他問鄭允浩的話,鄭允浩那一個分明就是不是會不在意的眼神…
 
一會前的浴洗室。
 
「哥,你怎麼會在鐵皮屋裡。」昌珉裝做無心的問,即便他真心想問的是鄭允浩為什麼會對金在中那麼做。
 
「這不都因為你被我挑釁後一直追殺我嘛,我累了當然就尋著地方休息囉。」允浩不以為意的邊洗邊道著。
 
「那,那金在中…」「巧遇。昌珉啊,你怎麼好像對那小子特別關心呢?」允浩聲音輕調輕語的卻格外凝重,讓就連在隔壁間洗著的有天和俊秀都聽的發覺異樣了。
 
「呵呵,哥誤會了吧,是你讓我感覺你對那小子有興趣。」在明白不過鄭允浩的性格,昌珉立刻的便轉變了態度,帶著淡笑的說。
 
「興趣啊…那倒不足以。」批著毛巾在頭上,允浩洗好後與昌珉一同出了隔間接著說,便留下一個頗有深意的眼神與微笑便先離開了。
 
那表情一點都不像鄭允浩會作罷感覺。
 
想著想著的昌珉便乾了一瓶燒酒。
 
「喂,怎麼喝那麼急。」圭賢在遠處的就看見昌珉的異樣,便前來關切一下。
 
「沒什麼,怎麼會沒什麼呢,你跟我那兩個朋友一樣比完賽就這樣的灌著燒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圭賢嚴肅的說。
 
「沒,不過圭賢啊,告訴金在中別太常出現在哥面前比較好,也最好不要在表現的那麼突出了。」昌珉語重心長的告訴,這話聽的圭賢也懂了半分。
 
兩人這夜就這樣帶著別人猜不透的神情靜靜的看著和賢重打哈哈的……金在中。
 
因為他們都有預感,這人就快被盯上了。
 
當上鄭允浩的狩獵名單那可不是好玩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