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7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主允在 / BG珉 留心_流星 05

   【留心_流星 第一部05 - 允在 鄭允浩 x 金在中 + BG 沈昌珉】


第五章
 
軍訓的日子無疑就是訓練,鍛鍊,操練及收成。
 
金英雲這一個魔鬼教官也是一天比一天的很,每天不跑上個近百圈、加上上百下的扶地挺身,還有障礙跑計時賽,今天連劍道都來了。怎麼,昨天打了跆拳道今天就要打劍道,那明天不會是柔道吧。
 
「好了,快快拿起竹劍來,我做什麼樣的動作你們就跟這做聽見沒!」金英雲一聲大吼。
 
「聽見了!」經過幾天的魔鬼訓練大家也算是聽話了不少,洪亮整齊的聲音很是讓他滿意。
 
「跟著我一起,喝!」說著便是一揮劍。
 
「喝!」
 
「很好!再跟我來一次,喝!」
 
「喝!」
 
「不錯不錯,繼續這個動作揮二十下。」英雲一聲令下便整個練習室空間都是認真的「喝喝。」聲。
 
其實劍道根本就不是軍訓的環節,不過沒辦法,帶領這團的人是利特,也是他的愛人。
 
利特為了順便選出像樣的人才回去參加國際劍道大賽所以特別請英雲多加一個環節幫他看看,不過因為上頭的人吩咐的慢,所已也就跆拳道和劍道一個個的來了。
 
「看見好的人選要推薦給我了嗎?」利特湊到英雲旁邊問著。
 
「老話,前四個真的好,不過其中也有幾個不錯,像最後一個那小子金在中,以及同排中間那個金賢重,這兩個也算是佼佼者,在來就也有不錯的但沒望得牌。」英雲老實的道。
 
「能讓他們比試一下嗎?」利特問。
 
「可以,反正這些小子看來也都是有學過的。」金英雲說著便停止了大夥的練習,並說著接下來的小競賽。
 
「我現在唸到的名字出列,鄭允浩、沈昌珉、朴有天、金俊秀、金賢重、金在中出列。」
 
在中怎麼也沒想到會有自己的名字出現,所以也就動作緩慢的站了起來,還一副不敢置信的看了看賢重又看著英雲。
 
「懷疑啊小子!快點出來。」看著金在中那樣子像是嘴裡咬著顆滷蛋一樣的張個老大,英雲便再喊一聲。
 
而因為在中的出眾表情這也讓允浩等人看了過去。
 
「是!」發現大夥都在看著自己的,在中趕緊溜溜的就跑出了列子。
 
「現在我們需要選出一名來代表神樂出國比賽,因此我們隊上就這六位同學表現突出,故而我們就臨時舉辦一場競賽,勝出者不僅今天可以下午不參加訓練,軍訓結束後還可以為校爭光。」英雲一到出這就讓台下學生開始叫囂了起來。
 
好個湊熱鬧的起鬨行為。金在中這麼樣的想著。
 
「很好,那我現在就開始吧!抽籤決定對手。」
 
在中一拿到籤的第一個念頭便是,拜託不要是鄭允浩。沒辦法其實他總是可以影影約約的看見鄭允浩練習的樣子,那實在太可怕了,縱然他也是學過劍道的,但鄭允浩的段數一定遠是他無法所及的。
 
這下被莫名其妙的叫出來還碰上這燙手山芋的競賽真叫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是老天就愛捉弄人,你越是不想要就越是會對上,金在中的情況就事這樣。
 
抽籤後的結果是昌珉對俊秀、有天對賢重、允浩對在中。一看到這個事實的發生金在中可真是傻了,他愣愣的看著朝他走來的鄭允浩差點都要暈了。
 
心裡暗到,圭賢啊我這是要直接投降嗎?
 
局數比的很快,應該正確來說沈昌珉跟本就不想比,也就是跟俊秀打著玩的兩人都沒認真,最後俊秀勝;而有天因為對手是名不經傳的賢重也就稍稍努力的打了下,但因為他這個人討厭為校爭光所以呢最後還是用了巧勁毫不露出毛腳的輸了。
 
最後允浩對上在中這場戲大家可謂卯了精神的觀戰起來啦!要知道鄭允浩怎麼可能輸,大部分的人也都多半只想看鄭允浩怎麼對付金在中罷了。
 
但鄭允浩卻意外的開口「我讓你只用右手握劍,做為昨天撞到你的補償。」鄭允咧嘴一笑,自信好似他已經贏了這場比試。
 
而這樣的動作卻激起了金在中十足十的自尊心來了,一聲「隨你。」便握好劍的準備來給鄭允浩一個落花流水。
 
不過實力堅強真的不是說笑的,金在中一接下鄭允浩的第一劍便有這樣的感覺,可是他怎麼肯認輸,不僅接下他那一劍,更用刀身將劍彈回去的便立即刺上一劍過去。
 
只可惜被鄭允側身躲過,接下來兩人更是緊密節奏的攻擊著對方的死穴。
 
結果十五分鐘後金在中,敗,但也打了一場漂亮的戰。但對於現場觀戰的大夥來說這可是不可多得的八卦題材啊!想來這一戰還真讓金在中戰出了名聲來。也讓鄭允浩等人對金在中留下了深刻的第一印象。
 
接下來的俊秀對允浩,無虞俊秀敗,而到了最後允浩對賢重,允浩卻……「我不打。就讓這小子出賽吧。」允浩說著的便扔下了手中的竹劍回到了列上。
 
而英雲和利特見此狀也就相視一眼的照允浩說的辦了。
 
訓練了一上午,英雲便難得準時的放人去吃午飯了,不過因為有著時間限制的關係所以大家也顧不上聊天的就是猛吞飯,然後迎接下午的訓練。
 
下午的訓練貌似因為中午有得到正常的休息時間所以大家也就恢復了不少精神,不過愈看大家這樣金英雲就越是發狂的操練著。
 
障礙跑更是要大家不斷精進的跑出他要求的時間,不然就要罰跑了場子後在繼續來跑出他要的障礙跑時間。
 
這樣不斷精進的訓練,幾乎沒有人吃的消,包括了鄭允浩,但他還是以最早通過的佼佼者先到一旁休息了。
 
不知怎麼的,看到鄭允浩那高傲的審視著大夥包括…自己的時後,金在中心裡就會很不快,看到他那挑眉的模樣就讓他充滿鬥志的想要贏過他,所以…金在中很是爭氣的拿了個排行第三的成績來。
 
不過這可也要了他的命啊,累死人了。
 
喘呼呼的癱倒在地面上,在中閉著眼不再看那暈眩的世界。
 
而他的表現不僅驚豔了金英雲也同樣激起了大夥們的側目,更讓鄭允浩多留意了些他。
 
「喂,喝點水吧。」允浩將水放在在中頸窩處的說著,當在中睜開眼的看清楚時只剩下鄭允浩離開的背影,和他留下的水瓶。
 
一瞬漸這讓他有些恍惚了,沒辦法,他實在有些訝異鄭允浩的舉動,想來…這人怎麼可能如家裡的小丫頭說的那樣。
 
擰開水瓶,在中坐起身的便將水猛灌入乾澀的喉嚨中。汗水早已浸濕了他的頭髮,略長的髮絲低落著一滴滴的汗水,鄭允浩靜靜的看著金在中,突然有一種覺得他這樣子很像狼狽流浪漢的感覺。
 
不過要是這小子是流浪漢的話那還真是個有理想有鬥志的流浪漢啊~

咦!這樣還會是流浪漢嗎?允浩笑笑的想著。
 
「哥,怎麼對那傢伙好像上心了?」看著鄭允浩看金在中的模樣昌珉突然有種不安的感覺,但他知道,這樣的情緒是不能表露的,因為這只會讓鄭允浩越發狂妄的做出恐怖的行動。
 
反倒,正如鄭允浩現在這樣的反應,才是真正的好。
 
「上心!哈哈,我的弟弟是書讀的太多壞了腦子嗎?你哥我看人的眼光有這麼差!」會喜歡一個狼狽的流浪漢小鬼!?
 
鄭允浩輕蔑的一笑,別過臉的又繼續看著那遠處還在進行訓練的同胞們。
 
看著允浩的神情,昌珉很是希望這話說的是真的,因為在他第一次看到那一雙眼睛時他就開始希望,希望他的哥哥不要再傷害像那擁有靈動眼神的人了。
 
他們是那麼純淨,彷彿可以淨化他們身上的醜陋。
 
「那也是。唉~我們體育院之王怎麼這才回來呢,這都第幾個人了。」昌珉損著那看起來腳步有些沉重的俊秀道。
 
「這還不都拜這一個一直扯我後腿的傢伙所賜嗎!」金俊秀一聲怒吼的便單手將朴有天從小腿上扒下,再單手抓起的往邊上一扔。
 
接著有天失聲的慘叫就話劃破了天際,不過,朴有天沒那獅吼功,正確來說是他的慘叫聲劃過了大家的耳朵。
 
「有天哥,飛好遠啊。」昌珉驚嘆道。
 
「他那殘弱的身子當然飛的遠。」俊秀鼻子一哼的便拍拍手就跑到允浩旁找水喝了。
 
允浩這邊因為俊秀引起的騷動而分分讓人側目,而在中也是其中一人,不過不同的是,他是一直靜靜的看著他們的互動,並且因為他們而覺得好玩。
 
在中這樣的笑容很好看,卻也讓人不安。圭賢看著的便一躍通過了障礙跑,快步的便跑到在中身邊來討水了,順便將在中的目光引回到那因為敵不過大家騷擾而不斷重複跑的賢重身上(賢眾拒絕因為參加比賽就不訓練,所以並無下午放縱的休息!)
 
覺對不能讓允浩發現在中的另一面,圭賢這樣暗自的在心中道著。
 
 
一整天的集訓也真的是累壞了人,尤其對在中來說,今天鐵定是他在這軍訓的日子中最累的一天,因為他先跟鄭允浩比了劍道,後者又在障礙賽中因為他的關係激起了他所有的腎上腺素。
 
因此,他在一個放鬆後,現在非常非常的勞累。
 
拖著疲憊的身軀在中來到昏暗的浴洗室中,此刻大多數的人都在營區吃著難得的烤肉和螢火晚會,所以使得這裡清冷的駭人,不過沒人倒也好,至少他不用在聽見有人提起他的名字說起今天發生的事。
 
他不曉得今天這麼跟鄭允浩打上一次會讓對方留下好或壞的印象,亦或是讓他產生找碴的心性。
 
雖然他很不想把鄭允浩想的那麼壞,不過敏琪和圭賢的話始終讓他對鄭允浩相當的好奇也很防衛。
 
唉,還是快點洗洗回去睡覺好了,想那麼多也挺累的。
 
放棄了思索,在中洗洗沖沖的便準備離開浴洗室。只是他這才剛準備穿起衣服的時後突然隔間的門「蹦」的一聲驚的他嚇了一跳。
 
「誰啊?」在中小聲的道著便穿套上了褲子。不過外頭也沒人應他,也就沒想太多的繼續找了衣服再穿上,不過這時突然他確實聽見了…歡愛的呻吟聲。
 
「靠,不會是我們這層的人吧!」在中不敢置信的張著嘴,呆愣的樣子好似都要把下顎給撐掉了。
 
「浩…唔嗯…浩──。」呻吟的聲音還越發大聲,聽的金在中都臉紅了,心裡不斷罵著「不要臉、不要臉。」
 
不對!浩?
 
Ho my gad!不會就是鄭允浩吧…」在中煞那間的都傻了,但心裡又有一股好奇心使他想要一窺究竟。
 
不過好嗎?被發現他會不會宰了我?
 
幾經心裡交戰後,金在中還是放棄了理智的決定,決心要看!接著便一不做二不休的拿好東西的便推開門,踏出第一步後便聽見裡頭的人「啊──。」的一叫,嚇的連瞄一眼的勇氣都沒了,只管的就衝了出去。
 
只是怎麼也沒想到剛衝去的就碰上了沈昌珉,這也更證實了他心裡的猜測,想來裡頭的人定是鄭允浩了。
 
這個可怕的事實情讓他今晚的睡眠品質降到了最低,簡直像夢魘的讓他失眠了一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