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9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完結][允在]繁殖,愛 (8)

Chapter 8
 
 
待在Z星上的這幾天兩人都破了心中的秘密與愛戀,雖然不知對方的心意從何時開始,原由為何,但如今能這般悠閒快樂的相處也就欣喜了。
 
兩人之間的互動沒有太大的改變,只是多了些黏膩感。
 
鄭允浩表現的最為極致,成天就黏著在中,在中雖然沒有不悅,也就任著他連著,只是自己現在畢竟身懷六甲,自己肚子上的重量都快受不了了還要攤上鄭允浩這無賴的重量他就乏。
 
「好了,別賴在我身上,我都快要成駝子了,壓的肩痠背疼的。」雖然嘴邊上掛著牢騷,但畢竟是喜逢告白的人,嘴角上揚的幅度仍就讓人一眼就識破了他的心口不一。
 
「是是是,都怪我笨拙惹的少夫人不悅了,小的給您槌槌好嗎。」鄭允也不知從哪學來的這段話,說的可讓金在中喜出望外啊,他曾起何時見過這般搞笑的鄭允浩了。
 
他真是鄭允浩?那一個嚴峻討人厭的王?
 
「叫什麼少夫人呢,說的好像我偷了個下人給你帶綠帽子。」不過金在中又有什麼資格說沒見過這般的鄭允浩呢?自己一出口不也讓鄭允浩驚豔了一下。
 
尤其加上在中那害羞卻傲嬌的模樣更讓他的心跳的亂的七上八下,都快心律不整了。
 
「那不叫少夫人,就喚愛妻吧。」允浩頗為喜歡這樣的古裝戲碼,倒也不嫌玩的乏的一直道著。
 
「隨你高興,反正我是不會喚你夫婿的。」在中撇過臉的道,殊不知他這一聲夫婿可讓鄭允浩樂的像個中彩票的億萬得主,都快飛上天了。
 
 
兩人在這別墅也住上了些天數,近來感情也說的上是濃情密意,可是金在中倒也沒讓鄭允浩的愛情給沖昏了頭,即便這裡的日子過的在好也是要回去的。
 
鄭允浩不該一直待在這不處X星上的大小事,更不能讓他人知道兩人的感情變化。
 
便好即為災。而災總在好。
 
才剛打了要說回去的事情,鄭允浩的電話就響了,這還是二個星期多以來第一次電話響起。
 
鄭允浩這一接就臉色凝重的起來,當他一轉身回頭看向在中時,在中已知道了些不好的事情發生了,便順其開口說「我們回去吧。」
 
「在中…或許你該留下。」允浩不知道該怎麼說,但他知道在中待在這會比較開音一些,況且這肚子裡的孩子也要出來跑跑跳跳了,這一回去免不期然讓在中一人待在不快的家裡,而且現下又有些事情要處理,已在中的性子來說定會擔心,這樣實在不好。
 
輕輕撫著在中的肚子,允浩心頭猶如千金重。
 
「不必擔心我,我向來懂得拿捏分寸。」說起這話的模樣,果不其然又是以往那一個冰冷的模樣。
 
「我實在心疼你這樣子。」擁抱住在中,鄭允浩有些欣慰卻也有些驕傲,對於眼前的金在中,他有無盡的感觸。
 
「回去吧,況且這孩子也要出世了,我要在這你就看不見了不是。」知道允好的顧慮在中也只好放軟態度的說點什麼,要不然他可真就被鄭允浩給牽著鼻子走了。
 
知道怎樣也說不過在中,而自己也確實放心不下他,允浩也就沒提了。兩人來的時候本就什麼也沒帶,這下回去也什麼都不用準備就上了磁浮車的走了。
 
只是這些天的回憶美好的讓人無法忘懷。
 
可是快樂的日子總是隱含著不詳的預兆在後頭準備襲來,而後來那一段日子鄭允浩可不想再想起來,因為…
 
因為他還在等待。
 
 
「爸鼻,故事…要媽咪…」帶著酣睡聲,昏暗的房間裡只有床頭的檯燈和貼在天花板上的螢光貼紙閃閃發光著,床上的娃兒聽著坐在床沿邊的男人說故事已有了睡意。
 
「媽咪很快就會回來的。」輕輕撫順著孩子髮絲與睡顏,允浩看著睡去的孩子便在孩子的額首處輕輕落下一吻的便離開了房間。
 
剛推開門走出房間,就看見長廊上有著一個陰影,允浩看著那輪廓便知道是有天。
 
「怎麼了?」有些疲憊的語氣,允浩依靠在關閉的房門上垂著頭說。
 
「都三年了還想在中哥嗎。」不是疑問句的肯定句,有天知道鄭允浩無時無刻都想著金在中,只是當他看見這樣疲憊的鄭允浩時總會想問問看,畢竟金在中不是消失而是離開,鄭允浩若想大可去尋他回來。
 
這麼一個偉大的星系,憑鄭允浩在X星上的勢力尋一個人不難,更可說是簡單。
 
況且當初在中哥離開的原因只是因為他已為他們兩個的孩子難產死了,因為他的不慎而保不住,如今這孩子不僅在杯養皿裡存活了下來還過了三年,如今也見狀的會跑跑跳跳的了。
 
怎麼鄭允浩想他,卻不會動腦筋用孩子這一個誘因讓金在中回來,反倒在折磨自己?
 
折磨自己!?莫非…「你這是在反向的贖罪?」可你們又欠了彼此什麼…
 
鄭允浩與金在中雖然表面上生活的沒比他與俊秀幸福快樂,但身為鄭允浩的義弟,朴有天很明白這兩個人的心思,更別說他出在他們從Z星回來後那些甜蜜的小細節逃出了他的法眼。
 
他真的不懂啊…真的只是跟俊秀一樣擔心著這兩個哥哥。
 
「有天,我跟在中這一生都不曾自由過,讓他有機會去走走不好嗎?」看著有天一臉犯難的模樣,允浩很是寬慰在他的人生中還有這麼一個真正替他感到擔憂的弟弟,即使不為親生。
 
朴有天確實懂他。
 
只是他不是在贖罪,他自認他兩今生不欠彼此什麼。他只是單純的為兩人這一生的命定而不滿,因為這樣的生活而被束縛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如今有了機會何不讓其中一人去過過想要的人生,而他是否回來……?
 
這一個問題他鄭允浩即使為王也不能預知,他是王,卻非神。
 
不過他相信金在中會回來,不放棄他。
 
他們感情雖沒濃烈卻已至深。既已至深到無法就藥,那啟又是說走就走、說離便離呢?
 
所以他等著他心甘情願的回來。
 
「哥,我懂,但我卻不知在中哥懂不懂。」你這一廂的想法,在中哥懂嗎?
 
「有天,他會懂得。」輕輕拍了拍有天的肩膀,允浩從他身旁走過的往書房走去。
 
夜雖已深,但他還忙。
 
 
而同一片天之下的某處屋房內,月光透射進的落地窗前,一個在帳紗後的綽約身影只是靜靜的看著今日的滿月之夜。
 
那人,手裡拿著一個只帶得進三跟手指的小手環和一條純銀的十字項鍊,嘴裡輕喚著「三年了。」
 
「那孩子、我的孩子…他還活著,而那個人也還等著自己。」
 
我該會去了。
 
 
依舊瀟灑冷索,一如當年的離開,孤身離去的背影,如今仍是獨自回來。
 
當鄭家大門打開時,是一名孩童與一位英俊的男人來迎門,他們都帶著微笑迎接著歸來的人,好似他只是出了個遠門今日歸國一般,而不是離開後的重逢。
 
「鄭允浩我渡假的很愉快。」金在中漾起美艷的微笑,走到他的面前道著,雖然他不知道這個男人是怎麼跟他們的孩子說他的事,但胡掰一個理由或許也是一個好的開始。
 
況且這三年來他的離開並沒有讓鄭允浩到處張貼尋人啟事,他知道這一個男人相信他,會回來。
 
「歡迎回家,愛妻。」輕輕擁住眼前許久不見的身影,鄭允浩有些喜出望外,但卻不至於樂到昏厥過去,只是輕輕擁抱住他,感念他的回來。
 
「我的離開沒讓你閒下,我很高興,夫君。」
 
「是啊,你留下個寶貝給我帶,我知道我不帶好會被你生氣的又跑出去玩。」
 
「知道就好,那寶貝…」正想看看鄭允浩有沒有教孩子認他這個媽的,結果他一伸手的,那娃兒便朝他撲衝而來,嘴裡還說著「媽咪媽咪…」看來…鄭允浩對孩子的教育挺不錯的!?
 
一如當年自己不也算是在這個傢伙的調教下回了品酒。
 
「鄭允浩!寶貝的嘴裡怎麼有葡萄的味道!」金在中這才開心的親因小娃的嘴嘴這就聞到了這熟悉的味道,便不免的動怒了。
 
這還只是個娃啊!他鄭允浩又想教種葡萄了嗎!可真是太過了、太過了!!!
 
END
 
完結2013.01.28
 
後記
 
這篇文的結尾完全超出了設想,最大的原因便是因為傻企突然的開悟?
因為傻企曾說過我會看虐文,但並不代表我會寫或想寫,我一直都希望我寫的文章是讓人感到快樂的,即便這一篇文起初想打就是為了嘗試悲文的走向,但我還是凹回來了,因為我不忍。
打這一篇生子+微科技+企業人生+愛情的故事,傻企邊打邊想了很多。
我是一個很容易投入文章的人,對於主人公的背景心境我總會想很多,所以我會捨不得讓它難過傷心,顧兒都頗為走開心歡樂向。
然而這文中允在本就是在企業鬥爭體系下認識的青梅竹馬,對於允浩是一個王的這件事而產生的後續顧慮,他愛在中就必須保護他,所以他必然得使出什麼樣的圈套與怎樣的偽裝來蒙騙眾人。
而劇情中在中本就是一個冷漠的腳色,他的形象就設定在與允浩偽裝的那一個模樣一般,如此兩個相向的人碰撞在一起擦出的愛情會是怎樣的一個火花?又是怎樣感化彼此的心,這就是我想的內容。
雖然整篇文傻企省略了很多,其實到了最後傻企跟本沒打那麼多的,但,總想有些鋪成,最好轉成歡樂向,所已就多了些。
而文中省略了很多重要的情結,比如在在怎樣難產?比如在在如何離開?比如允浩如何度過這三年?比如那孩子是怎樣死而復生?這些很多重要的情節都是我不願打出來而選擇帶過的。
大家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傻企我光想就害怕了,我怕這些事情也怕這樣的鋪成會走到心碎,所以我放棄了,雖然對觀文者很抱歉,但我依舊希望大家如果你想想像或敢想像,那就發會你的想像力吧!
因為企企真的膽小,呵呵。
 
最後,很高興閱讀完這篇小作的各位,感激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