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9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繁殖,愛 (7) 允在

Chapter 7
 
 
一聲「鄭允浩,你真的愛我嗎?」讓兩人都陷入了呆愣的狀態。一者是因為對於他的聽見與清醒感到突然,二者則因為自己的衝動問話而感到糊塗。
 
好在這個短暫的問題沒有讓兩人陷入更多的迷思,與對這個問題開始過多的胡亂想法。
 
鄭允浩一道「是,我愛你。」兩人終於破局。
 
只是這一個肯定的答案金在中接受了嗎?鄭允浩不知道,因為就連金在中都不確定他,自己,接受了嗎?
 
接受的瞭嗎?以及自己也能坦然的愛嗎?
 
這一個問題他不確定,而,鄭允浩也沒反問他的意思,以及窮追於他對他的愛情,兩人有默契的關係,向來如此。只是這樣答案就無從得知了。
 
 
鄭允浩莫名奇妙的示愛就這樣過了幾星期,兩人雖然有默契的不提,但彼此心底也是頗為在意的,尤其對於在中更是讓他平時閒暇中多為心不在焉的想著這件事。
 
比如現在,經過自己跌倒後這幾個禮拜鄭允浩今天這才稍微放下心的回公司去了,而自己卻在現下這一個本來終於不用時刻看見那張臉緊繃的擔心他可能的追問,卻正在想他。
 
想的出神就被手裡的原子筆給劃到了另一隻手,留下一筆藍色的線。
 
「唉,我這是在想些什麼呢。」暗嘆了一口氣,在中無奈的收起了桌上的繪圖本子。起身走出了書房。
 
花園裡的小花現下開的正好,初春的天氣太陽也不像冬天的裝飾品,有了溫度,溫暖的灑落在身上,臉龐,感覺甚好。
 
「啊!」肚子裡的小淘氣也七個月半了,胎動也更為明顯,只是他似乎比自己還要見狀,害得他老是犯累。慢慢的挪移自己笨重的身形來到花園的陽椅上坐下,在中真的覺得自己因為這孩子還真的是胖了不少,就連走路都嫌累了。
 
靜靜的,甚至有些愣神的看著那陽光下的花圃,花朵嬌嫩的模樣好不動人,而那燦爛的太陽…熾熱卻不刺眼,互襯著彼此…好協調。
 
這兩者,一個在地表上,一個在遙遠的天邊,卻可在同一個空間中搭配的完美。
 
為什麼?
 
就像他跟鄭允浩,己使他們曾經是站在同一個線上的兩個人,但後來他們也成了太陽與花,一個王一個臣?這樣的搭配──卻讓人覺得般配?
 
因為處的習慣,所以沒有不便;因為只是彼此,所以坦然接受,這個命運。
 
我們之間是因為習慣所以坦然接受,對我來說走到今天,這一切從來都沒有因為愛而存在。可是你莫名其妙的告白,卻意外的擾亂了我心,讓我頗為動容。
 
鄭允浩你在期待我也能愛你嗎?
 
一瞬間,好似有人蹲在身側,誰?「你……。」你怎麼在這,鄭允浩。
 
「我們出門走走吧。」允浩簡單的道。
 
「恩。」意外著此刻出現的身影,也意外的我,答應的乾脆。
 
才剛說的,一小時候兩人就驅車來到了Z星上的自家別墅。Z星上空氣新鮮,是一個較屬於居住的農村行星,雖然沒有都市的繁榮,卻在各項設備上都不比都市來的差矣,該有的依舊有,只是沒有都市的空氣汙染與吵雜,這裡就像個世外桃源一般,清幽的美好。
 
而鄭允浩在這做行星上也有幾處宅邸,而他們今天來到的則是處於平地上的歐式庭園住宅。這間房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都是鄭允浩依自己高中那年隨意畫的一張圖給蓋的,而這建宅期間他都細心的監工著。
 
一個可謂夢想中的住宅。
 
「很久沒來了。」在中推開白色的圍欄木門,開始思緒上一次來的時間。距離上一次來已經是多久了?他沒映象了。
 
「是。」貼身走在在中身後,允浩半扶半抱的貼心之意,這向來對在中來說只是他另一面的吃豆腐方式,但如今因為他的一聲「愛」,讓他有些迷茫的認為這是一種體貼了。
 
或許他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愛上這一個男人,但又有誰知他對這一個男人的動心是在何時。
 
「要不要先休息一下,我再給你準備個下午茶。」允浩邊說著邊帶著在中坐下在客廳的沙發上。
 
你要準備下午茶!?
 
對於鄭允浩這一個說法他金在中可真是又驚又喜,一來是訝於他會弄?二來是他怎會突然想用。
 
「算了,我給你弄下午茶去吧。」雖然知道鄭允浩的廚藝沒有差到會炸了廚房,但在中還是覺得小心微妙的好。
 
「我給你幫忙。」允浩道的立刻便服侍在身旁。
 
當我真這麼虛弱。在中暗道著。
 
也或許是真的怕他再摔了吧…寶寶,你爸爸可還真是個膽小鬼。
 
卻有誰知道最後這一個膽小鬼是由誰來做。
 
兩個共處在廚房裡完成下午茶這是第一次,不是沒有一起在廚房過,不過那向來是鄭允浩發情的好處所。
 
記得,鄭允浩曾說「我喜歡看你給我弄飯的身影,這會讓我很動心。」動心他的惡作劇。
 
坐在花園裡的享用著英式紅茶與幾個生菜三明治,金在中突然覺得很舒心。尤其是看著鄭允浩現在正像個淘氣的小孩認真的翻弄著他的沙拉。
 
「不用這樣吸引我的眼球,我沒有別人可以看。」這是實話,也是詢問鄭允浩突然帶他來此用一的一句好話。在中邊說邊拾起紙巾的給允浩擦了擦嘴角的沙拉醬。
 
「我想你也該走走。」即便這裡依舊只是另一個屋子。允浩說。
 
「謝謝。」莫名其妙的答謝,在中也非刻意這樣道,只是他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知道允浩這句話的用意和讓俊秀、有天帶他去遊樂園的用意相同,這都是醫生的意思,希望自己不要太過於憂鬱。
 
只是誰知道他只是表面上的憂鬱。
 
「恩。」允浩抬頭看著在中應了一聲已示回應,接著再道「這裡除了安排定期打掃的傭人,其他的我都沒安排。」這次,我想給你一個家的感覺。允浩在心裡道。
 
熟知金在中的他,知道他少話多慮的心思,知道他對於下人的厭惡,知道他嚮往一個溫馨家庭的夢想。
 
他熟知他,卻只能給他短暫的夢,因為他們生來就該如此。
 
在外他是王,而王可以專情,卻不能戀情,因為那將會成為他的把柄,讓在中陷入危險。
 
每個人都知道金家有個聰明美麗的繼承人,覬覦金在中的人從來不少,而他為了他則設了一個局,也在人前豎立一個冷漠殘酷的模樣。壓迫、殘虐、戲弄、掌握在手的金家一直是鄭家的玩具,沒有人知道金家做了什麼事惹了鄭允浩,只知道鄭允浩為人恐怖殘虐,收了金家也綁了個美人在身邊做玩物。
 
卻沒人知道鄭允浩是真的動情於他。包括金在中本人。
 
他做了很多,卻從不寄望金在中知道,因為他知道兩人一旦熱絡,之間的互動一旦起了變化,一直是萬眾矚目對象的他們將會讓人知透這項一直隱藏甚好的秘密。
 
愛他,就要保護他,即便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的愛。
 
「那一會出門吧,我弄晚飯。」在中飲了一口紅茶,優雅的道。
 
 
走在猶如古代街市的道路上,金在中嚮往這樣清幽的景象,而不像往常一般在冷氣室裡的超商。
 
鄭允浩提著裝載東西的袋子走在他的身旁,摻著他走,這樣的光景猶如千年以前一般。他想或許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們兩個是否也相遇過,也是否相戀過?而那一世的他們是否過著簡單純樸的幸福生活?
 
最近這樣的念想總是特別的強烈。
 
鄭允浩不用上班的日子這樣陪著他他其實很習慣,因為鄭允浩的個性就是這樣,想到了就在家上工,所以他向來沒有什麼好不習慣兩人相處的時光。
 
只是最近來到Z星上他總覺得鄭允浩很不一樣,先不管鄭允浩的動機,就說鄭允浩在許多悉心照料他的點上,這些種種都讓他愉悅且感到貼心。
 
如此刻鄭允浩正從屋裡走出朝他走來。
 
「見你老是喜歡穿著單薄就坐在庭園發楞,是在想什麼?」鄭允浩拿著毯子給他蓋著,邊說著就逕自坐在一旁的涼椅上了。
 
「沒什麼,只覺得這裡挺好。」在中沒有看著允浩,只是望著那洋傘邊緣微微透進的陽光。
 
「怎麼好?」允浩側臉看著在中說,他像來如此,喜歡盯著在中看著,好似在他臉上有什麼可令他開心的東西似的。
 
「陽光,花,草,樹木,房子,庭園…」在中一直說著,好似想把這週遭一切的萬物說盡了,卻始終不願到出那最讓兩人都在意的那個關建字。
 
『你。』鄭允浩你知道嗎,我好想不在呆在暗處的想著愛你,而是在陽光下正正當當的告知所有人,我愛你,愛你這個沒心沒肺,毀我家族、霸占我,卻是拯救我的你這一個混球。
 
「你。」就是我在這覺得最好的關鍵,鄭允浩說。
 
「嗯?」還有些意外鄭允浩的插畫,而且又剛好說的是那個他心裡正說著的字,在中有些微楞的側過臉看像他。
 
「你。就是我在這覺得最好的關鍵。」俯身向前,允浩伸手扣住金在中的下顎便一吻親上。「你呢,金在中?我在你喜歡這裡的名單嗎。」
 
「鄭允浩…」我告訴你,那就誰也不要後悔。「有。」暗自在心中許下念頭,在中一個簡潔有力的答覆讓兩人心中都起了波瀾,究竟這份愛能持久嗎?
 
我想,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