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9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完結][BL豆花庚澈]我的妃子 第七十二章

第七十二章
 
 
拜昌珉所賜,允浩無法接續剛剛原本可以做的事情,心裡隨然氣的牙牙癢,但看見在中那紅得像顆蘋果的臉蛋這氣也就消散的無影無蹤了。兩人速速更衣的便前往紫宮中用膳。
 
待允浩、在中、昌珉三人剛到紫宮門外時卻意外的聽見了藝錫一聲大怒的道「胡來!妳怎能這樣做出決定,這要珉兒怎能接受!」這話裡透著藝錫的大怒與擔憂,更也讓人聽的不免心驚。
 
「孩子妳可要再三思啊,定要這樣嗎,皇城就讓妳這般討厭。」藝琳的與氣滿是懇求,好似希望剛剛一切的對話都沒有開始。
 
「額娘,我心意已決,此次帶珉珉回來本就是為了這件事,只是剛好碰上皇弟大喜我才壓下的。我想走,但我不願珉珉跟我一起吃苦!」妍洙語帶哭腔的道著。昌珉是他的心頭肉啊,可是每每看見這孩子的模樣就讓我心痛,如今他已不在,公婆家本就人煙稀少,珉兒實在無所託付之處啊。
 
我只想要完成我兩今生無緣一起完成的心願,用我的眼去替他觀看這一個浩瀚的世界。
 
「好了!別再說了,先用完午膳再論吧。小梅去請太子他們進來。」太后道,整間屋子彷彿瞬間凝結了。
 
允浩與在中各牽著昌珉的一隻小手進屋。允浩面色凝重的看著屋裡的一切,但還是勿忘禮儀的與在中先行禮儀問安。在中雖然對剛剛屋裡的對話人心有餘悸,但此刻他最擔心的是他牽著的昌珉,看著他識大體的冷靜問了安,他的心不經也跟著一揪,方才默默拭淚的昌珉與冷靜行禮的他,這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世界讓一個娃兒如此成熟,卻也失去了更多自主。
 
「好了,什麼也別說,先坐下來用膳吧。」太后看著這一幫人各個都站著實屬無奈,只好再道話。
 
眾人默默坐下,可這一桌好菜卻已失去了原先備好給允浩在中慶大婚之意,更少了菜色原本的色、香、味。
 
一桌菜吃的凝重,更是乏味。
 
在中三番兩次夾著菜進到允浩的碗裡,卻也只見他動著筷子撥弄的碗裡的米飯。而昌珉就更不用說了,方才在路上一直喊餓的他現下竟然連一塊肉都沒瞧他嚥下去。實屬令人擔心。
 
最後允浩實在是一口也嚥不下的把著筷子的手就這樣一掌挨在桌上,臉色不佳的看著就坐在自個對面的妍洙。
 
昌珉被允浩的動作驚嚇的差點連碗筷都握不好的翻倒在桌上。
 
「昌珉乖,多吃點菜。」扶住昌珉顫抖住的手,在中免強的笑著給昌珉在夾了菜。他實在不希望這頓飯吃的誰也不飽,更不希望眾人在昌珉面前撕破臉。
 
聽著在中的話允浩自知是自己疏忽了昌珉,但…他實在氣不過。
 
他不解他的皇姊怎能說出離去與留下昌珉的話,說的好聽是為了不讓昌珉吃苦,但是她怎能不顧慮到昌珉的心靈呢!他還只是個孩子啊,即使在聰穎大度、識大體,他終究只是個孩子,怎麼能夠受到如此之大的打擊!
 
即便這小子時常虧損自己,壞自己和在中的好事,可是這姪兒可一直都是掛在心頭上的,誰也不准欺負他!就算是他的親額娘、自個的親皇姊也不許!
 
「允浩,別這樣。」看著靜默的允浩,在中擔心的伸手繞過昌珉的後背拉了拉允浩的袖子。
 
只是允浩這口氣可怎麼就是嚥不下,最後還是…爆發了。
 
「在兒,不行!我實在無法忍受皇姊她這般莽撞的決定。妳最好跟我解釋清楚,否則我斷斷不會罷休,更不會讓妳離開這座皇宮。」允浩說的字字凝重,口氣裡帶著威嚇,眼神凌厲的瞪著妍洙。
 
他是堂堂一國太子,未來的君王,更何況他平時冷峻所種下的嚴明太子之名可不是說笑的,只要他一道指令下去就連他皇帝老子也無法管制。這點可讓他這一國之君的父皇常常無以言諭。
 
用膳的此刻已被允浩的努吼使得誰也再嚥不下一口飯菜,氣分差到了極點。
 
「允浩,皇姊我…」妍洙無奈的開口,卻不知該說些什麼。「別跟我說你不愛珉兒,但如果你愛他就不該扔下他離開。」允浩撇過臉不看妍洙一眼的的道。
 
聽著允浩的話,妍洙轉眼看著那就坐在允浩和在中中間的昌珉,他的孩子。那是她跟他的孩子,他怎麼會不愛呢,只是她這一生注定要在外飄泊的渡過,珉兒不該跟他吃苦,再說…她知道她的兒還有更好的歸宿。
 
妳之吾兒降於彩霞之夜,此生注定養於他人,方才能有明亮未來;爾家日後遭於變故,爾等必逢相離之苦,但若找尋對之出入,即便相隔異地仍可幸之此生。
 
那從前一名老仙的道訴如今依舊在腦中徘徊,從前雖心有顧忌,但對於此言她萬萬不信。
 
直到她遭遇夫君戰死沙場,夫家本就稀少的親戚一個個離去後她帶著昌珉回來,當她第一眼見到在中與昌珉的友好時她信了。
 
所以在她親見允浩與在中的愛情,以及對於昌珉的呵護,她知道他們將會是最好的託付對象,而既然注定要相離,她則選擇了那飄泊各的,看遍這各地名山流水的奇景,那一個曾與他相約好的夢。
 
吾兒,娘並非不愛你,並非對你無情,只是你值得更好的生活與愛。
 
「珉兒,額娘對不起你。」此話一出,昌珉那雙大眼的便滴落下如豆大般的淚珠。「珉珉。」在中看著他的淚水心疼的趕緊把他攬在懷裡的安撫著,只是無奈他的淚水可是怎麼也止不住。
 
「好了,好好的一頓飯都被你們搞砸了,不管現在你們各自在心裡做了什麼決定都不准在傷害我的寶貝曾孫了!」太后氣壞的道著,一掌挨在木質圓桌上響亮的聲音都震撼住了所有人的情緒。
 
「在中,你把珉珉帶下去歇息吧。既然大夥都無意用膳那我們就來整頓家事!來人,把這些菜都給哀家收了。」一聲吩咐,在中便抱著昌珉在允浩耳旁嘀咕了幾聲要他別冷靜處理的話後便先離開了紫宮,而午膳也在宮女魚貫而入而出後消失的乾淨。
 
大圓桌前人人臉色差矣。
 
 
在中抱著昌珉走在回景陽宮的路上,而他倆的身後則跟著一直候在門外等著的欣兒。欣兒雖然幾乎每時每刻都伴在昌珉左右,但有時礙於身分她還是得避嫌,所以就像剛剛,即便裡頭吵的多凶她也不能窺看半分,直到看著被在中抱出的昌珉時她都嚇的只管跟著不敢吭半點聲。
 
待在中終於帶著兩個孩兒回到了景陽宮後昌珉的眼淚早已乾了,但紅通通的眼睛鼻子還是證明了剛剛大哭時的模樣。
 
欣兒跟著在中進到殿內,一進屋便手腳伶俐的在一旁的水盆子裡洗了條帕子的遞給了坐在床邊的在中,「太子妃娘娘。」欣兒道。
 
「厄…謝謝。」對於這個稱位在中還真是十分不習慣,不過看著欣兒擔心的模樣還是先將這等情緒壓下了,拿著濕帕子的便給昌珉紅通的小臉擦了擦。
 
昌珉乖巧的坐在床上給在中擦著小臉,不過看著他一句話也不吭,連正眼也不瞧一下待在他旁邊的自己跟允欣,在中就有些受傷了。天啊!要想想當事人啥也不說不做的,只叫旁人擔心啊!
 
「珉珉,你不要什麼也不說好不,要是心裡不舒服、不快樂在中哥和欣兒都願意聽你說的!」在中撫順著昌珉的髮絲道。
 
點點頭,昌珉道「知道」二字。
 
「少爺,夫人或許有別的原因不能告訴我們,她不會不要您的。」欣兒趴在床沿邊,小小的身段就壓在昌珉腿上,臉湊的近,就是想看清楚這個平時樂觀的少爺好多了沒。
 
昌珉瞪著大眼,看著欣兒那湊的過近的五官,霎時一動也不敢動的道「知道」。
 
「別再說知道了,少爺你這般道的欣兒都聽煩了。」欣兒不悅的扁著嘴起身走到一旁的八仙桌坐下。
 
看著小欣兒這般情緒大轉變的動作使得昌珉一眨眼的就抬起了頭看過去,這模樣讓在中見的差點都要笑出了聲。
 
她可真沒想到這兩個孩子小小年紀就能有這般牽引在一塊的情愫。
 
「欣兒…。」昌珉確實是挺在意允欣的,不說他倆現下才五六歲,但三歲時允欣就住進的府中,三歲這一個記憶開始的年歲他們的腦中就有了彼此,雖然他們不是親兄妹又有身分上的懸殊,但昌珉可謂被這一個女娃給吃死死了。
 
就她自己的認知,這就像他的皇叔跟在中哥哥是一樣的狀況。
 
「啥事!」欣兒也不瞧昌珉一眼的道。
 
「欣兒別生氣了,我、我、我…。」「你怎麼了!」見著昌珉連個話都不會好好說的欣兒大吼著道。
 
「我、餓、了!」此話說的有力有勁,卻讓人聽的無力無語。在中跟允欣差點就這樣倒下在地的昏過去了。
 
「好、好,能吃是福,那…」「我去替少爺弄點吃食吧,還麻煩太子妃娘娘暫且幫忙看照一下少爺。」說著的欣兒就匆匆的跑出了屋子,飛快的步伐想必不需要等很久就有東西吃了。
 
「我們珉珉日後必不能負了欣兒的用心啊。」在中帶著一抹深不可藏的微笑道著,惹得昌珉臉都不經一紅又低下頭來玩手指了。
 
只不過這兩個孩子還有很長的未來,許多事也不必早說,看著昌珉現下這恢復些原氣的模樣在中也安心不少,可是…昌珉這孩子也不知對他額娘的事情是怎樣看待的,他又不說,可真讓人擔心。
 
一臉擔憂的府順著昌珉的髮絲,在中看著他那安靜的模樣出神了,一直到昌珉抬起頭,在中的手滑下後,昌珉反伸手握住在中的手道。「在中哥哥,額娘很愛昌珉是嗎?」
 
被昌珉的問題給驚駭了一下,在中本還有些擔心這問題的被後是否讓他的心靈傷的破碎不堪,還好,在他道出「是啊,你額娘當然很愛你。」後,昌珉的反應是…
 
「我知道額娘愛我。那既然額娘愛我,我是否該讓額娘去完成他跟爹的夢想呢?」
 
小小年紀就能如此懂事,在中這一聽都要自愧不如了,只是這樣好嗎?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不管妍洙做了什麼樣的決定,昌珉都會走過來的,而自己也會和允浩、允欣一起守護他。
 
「珉珉,聽在中哥的話,不管妳額娘做了什麼決定,你要知道你身邊還有我們陪著你、愛你。」輕輕拍著昌珉的小手背,在中慈愛的對著昌珉笑著、道著。
 
「在中哥越來越有母儀天下的感覺了。」昌珉笑嘻嘻的從被子裡鑽出的溜進在中的懷裡道。
 
「珉珉你這話可讓你在中哥我無言了。」在中攬了攬昌珉的小身子,也一同嘻笑的道。
 
 
昌珉的心沒有受到太大的刺激這對允浩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一件事,可是要對一個孩子道「你額娘決意離去。」這讓允浩實在無法啟口。尤其是站在門外卻聽見屋內嘻笑聲的此刻。
 
他試著盡力說服妍洙不要離開、不要只留下昌珉、不要因為那一個老仙說的話一一應驗而執意離開,但不管他怎麼說、怎麼勸,甚至是威嚇都沒有用。
 
他明白他的皇姊是怎樣的一個堅毅自己決定的女子,但怎麼沒有因為為人母而有稍稍改變呢!
 
這天下所有母親大概也只有她一個能笑笑對著自己弟弟道「這孩子就過給太子和太子妃了,請替我給他一個完整的家庭,我的好皇弟。」
 
去他的老仙,這算是神準嗎!那為什麼不來一點好的預言呢!
 
激憤的想著,允浩「蹦!」的一聲打開門,嚇的屋內在中和欣兒,以及那差點因為驚嚇而被雞骨頭給噎著的昌珉。
 
「珉珉!快跟你皇叔走一遭,你額娘要走了!」被允浩的話給更是嚇了一跳,昌珉索性的扔下手裡的雞腿朝允浩跑過去,允浩一抱起昌珉的就往景陽宮外跑,而在中則也不落下,趕緊牽著欣兒就追了上去。
 
這最糟糕的結果他是怎樣也不能讓昌珉受到傷害。
 
四人就這樣一路跑到了東門關前,就離關門不遠時幾人便可看見那一抹準備上車的身影,允浩的腳步更加快了,昌珉則大喊著「額娘、額娘、額娘!」
 
「珉兒?珉兒!」還以為自己是眼花幻聽了,妍洙只為回盼一眼這皇城最後一眼,卻怎樣也沒想到鄭允浩還是把昌珉抱來了。
 
差點踉蹌的跌下馬車,妍洙扶著馬車邊的這才穩住了身子,晃悠的朝昌珉走了幾步後,那小小的身影便撲進了她的懷裡,嘴裡還不斷的喚著他「額娘、額娘額娘額娘…」
 
她有不捨,也有心軟,但她必須堅定,「珉額娘對不起你,娘知道你懂事,但你可以怨娘恨娘就是請你不要忘了娘親好嗎,我的孩子。」
 
「額娘你不要走,不要走,可不可以不要留下珉兒。」昌珉油膩膩的兩個小爪緊緊的抓著妍洙道著,有多希望她的娘親可以別跟他爹爹一樣的離開。
 
可是他們都知道,妍洙的心意已決。
 
「珉兒留下對你只有好沒有壞,你要乖乖的留下好嗎,以後皇叔就是你的爹、在中就是你的娘,你要好好聽他們的話好嗎!?」
 
昌珉訝異的聽著妍洙的這一番話,但他沒有什麼過大的吼喊,只是看著他的額娘又轉頭看了看在中、允浩。
 
「這…!」聽著妍洙這般道著,在中也有點慌的發出了驚嘆的聲音,急的想要問個清楚卻被允浩給一把攔住。「允浩…。」允浩則指是凝重的閉起眼點了點頭。
 
在中看著又望向那母子擁抱的畫面,心頭絞痛的讓他難受。
 
是怎樣的一個心境能讓一個女人心意如此堅毅,是一個怎樣的情意才讓一個女人如此癡愛,又是一個怎樣的命定讓一個女人與孩子注定承受這般苦痛。
 
這些都是何必……
 
「允浩,你不准這麼早走。」在中依偎在允浩的懷裡咕噥著。
 
「不會的,小傻瓜。」無奈的笑笑,允浩撫順著在中的髮絲道。
 
「也不能留下我跟昌珉還有欣兒自己離開。」在中就像個不安的孩子又道。
 
「我可捨不得你,在。」親親在中的額首,允浩環在他腰上的手又縮了縮。
 
今日是一個離別感傷的日子,沒了昨日的歡快,不知明日的快樂,每一天都有讓人難以忘懷的事情在發生著。
 
中午過後的太陽還焱著,東門關前的一行人就這樣看著妍洙的馬車漸行漸遠的離去,一直到馬車不在,人影消逝的昌珉這才頭一個轉身的走回允浩和在中的身邊。
 
「皇叔。」昌珉站在允浩身旁低頭的喚著。
 
「怎麼了珉珉。」允浩蹲下的撫著昌珉的小腦袋瓜問。
 
「我想回景陽宮吃雞腿。」昌珉嘟釀著的道,接著話一說完的就撲掛上了允浩。要不是允浩身手俐落的穩住恐怕兩人就要一起倒在東門關前嚇死人了。
 
不過允浩也確實有被昌珉的思微給驚嘆道便是,可!這也許是這聰明小孩的令一種貼心。
 
「好!阿瑪帶你回宮吃雞腿。」允浩提振起精神的抱著昌珉站起身,歡快的大呼道。
 
「嗯,阿瑪真好。」說著,昌珉便用他那油油的小嘴親了允浩的側臉,一瞬間允浩彷彿知曉了什麼。可是當他反應過來時昌珉已經掙脫出他的懷裡跑在前頭了。
 
「啊!你這小子,我都忘了你方才在吃雞腿了,我的衣服,我的臉。呀!你這小子油油的還敢抹在你阿瑪身上。」允浩喊著的小跑追去。
 
這好一幅父子情景可讓漫步在後頭的在中看的喜悅。
 
然而那前頭呼傳而來的一聲聲「額娘」也讓他更為歡喜,只是他這成親才一天就有了一個孩子還真令他感到意外萬分。
 
 
 
 
對於妍洙的離去昌珉沒有太過於哀傷,不管他的心裡是不是如表面這般如此平靜的吃吃喝喝過日子,只要昌珉好好的允浩、在中和欣兒就安心了。
 
自妍洙離去後藝錫便頒旨讓昌珉入籍在允浩名下,而欣兒則頒旨升為了格格,四人一同住在景陽宮內,日日都歡歡樂樂、吵吵鬧鬧的。
 
至於有天一家呢?礙於已告知天下逝去的皇帝親兄,藝錫並沒有太過於浩大的頒旨,只是在有天憑著實力不斷晉升官爵後賞了一處在皇城附近的官邸,讓他們一家住進些皇城點,這也讓皇室一家有了經常便服出宮的消息流入民間。
 
允浩在中如今也成親兩年,就在一次晚上藝錫與允浩商討了關於允浩繼位的事情後,允浩決定要帶在中去補蜜月之旅再回來接位,起初沒去是因為當時放心不下昌珉,如今他有了欣兒和有赫及小妹妹的陪伴,允浩便與藝錫商量了下後便帶著在中出遊了近乎一年半的時光。
 
這一年半當中兩人玩得很有分寸,即便遊歷各處,仍掛心著皇城的是家人,便時不時的就稍個信回去告知現在的所到之處,以及各地方的所見所聞。
 
只是就在一天的午後,東門關前皇室一家全員到齊的不知在迎接著什麼,一直到一輛馬車駕近,逆光的人影慢慢顯現在大夥眼前時,眾人喜悅的歡迎接駕。
 
允浩與在中的回歸讓人歡喜不以,昌珉看著兩人的歸來一瞬間就像個退回五歲智商的珉兒,立馬的就撲上前去擁住了兩人。
 
只是更讓人意外的是…
 
那跟在兩人身後,走著不穩步伐的兩個小小娃兒,餘暉的夕陽下搖搖晃晃的身影讓人笑開了嘴。
 
「跟大家介紹一下我們皇室的新成員,鄭允在和鄭允妍。」允浩和在中各自抱起一個小奶娃,兩人甜蜜蜜的微笑讓大家的嘴都快笑裂了。
 
允在和允妍一時間成了大夥們的焦點,而一路長途跋涉歸來的允浩和在中則是淒涼的被晾在最後頭。當然啦!兩人看著大夥都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的模樣仍就滿是寬心。
 
這皇城的天仍就像是當年兩個小娃娃相見時一樣美。
 
正當兩人笑笑的走在後頭時,前頭的大夥卻突然聽見允欣大吼一聲「鄭昌珉你給我抱好你弟弟!別把他給拋出去了!」
 
「允欣啊!你看我弟弟笑的多開心啊,你別瞎嚷嚷了。」昌珉逗著小弟弟笑的開心著。
 
「唉呦,你看看這允妍多可愛啊,長的可標緻了呢。」而因為小弟弟被抱走的緣故,一大團的大人們只能圍著抱著小女娃的藝琳,在那邊讚嘆著、哄著、逗著。
 
突然!平時不怕生的兩個娃娃就「哇──。」的大哭了起來,兩個做父母的便一衝突破眾人的將自己的寶貝給抱在懷裡哄著。
 
看來,接下來的日子兩個為人處尊的允浩在中也將開始爹娘般──子女之奴的日子了。
 
 
準備好迎接接下來的宮廷生活了嗎,我的妃子。
 
有你在的地方,儘管是深宮鳥籠我也願意待著。
 
我的妃子,金在中。
 
我的帝王,鄭允浩。
 
命運絕非只是仙者的一句話,更多的是自己的信念,而你便足以是我改變的關鍵。
 
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全文完.

 
後記
 
經過了四年多的一部作品,這會子終於在經過末日預言後我還活著完成了它。
沒有想過會打那麼久,對於中斷打文的那一段日子也真的很徬徨,2008-2013 這段漫長的歲月發生了很多的事情,也讓我成長了不少,不管是思維或敘述方面。
這篇文雖然是古文卻沒有那麼文言文,很多人說這篇文很現代,看起來也不會那麼難懂,聽到親辜們不反對這文章的詮釋讓我很是歡喜,真的很感謝過去、現在、未來這一段路上一直陪伴與支持的朋友。
我每次寫完文後記都不免說上這麼一句,但,真的,沒有你們傻企就真的成了孤獨企了。
回想從前這篇文好像第一發是在Taiwan Novel Family吧,那是地瓜姐成立的一個論壇,雖然建站只有短短兩年的時光,但那段日子永遠讓我難以忘懷,當初企企也想過要自己撐著不要關,可是礙於那時的許多無奈所已就只能這樣關了它,但它永遠在我心裡,就如曾跟我一起走過的每一個親辜一樣,它永遠存在我們的心裡。
一個只有粉紅,只有好文的一個美好的交流區域。
我的妃子或許再從頭看可能會很不習慣,畢竟這是經過傻企四年多來在每個時節轉變下完成的一篇文,但我依就希望看完它的親辜們能夠多多體諒並喜歡它。
傻企接下來也會慢慢整合它再發TXT出來(希望不會弄太久便是。)
我的妃子人物很多,主角雖然是允在,但允在周邊的人員效應也很多,或許有些人會覺得粉紅不夠多,但企企主要是想傳遞一種戀愛、溫馨的感覺,這就是為什麼珉珉的出現是如此重要。
昌珉的戲份真的挺多的,而且大多給他設定在圓場、傻模樣的孩子這樣的設定,當然最後也是因為很多伏筆的關係不得不給妍洙姐走到這個地步(但我不會到處張揚的說我老久就這樣決定了),我的妃子這一篇文章結局一直在很早之前就在腦裡徘徊了,只是因為鋪張很多所已沒有慢慢走完會很奇怪,這才拖到了這麼個更新80次的高紀錄@@(對企企來說啦)這對我來說很不容易。
另外文後那兩個小小孩是怎麼蹦出來的? 俊秀的那兩個孩子是打哪來的? 嗯…這些企企就留給了各位做想像,因為不管您是喜歡生子文的朋友還是希望這些孩子是領養而來的我都尊重,故而企企在最後仍然留下這一個謎題給大家做思慮。
文章中每個小細節企企都很努力的去完整呈現,伏筆也有一一道出,雖然可能有些混亂,但希望大家還能看個明白,時間的穿插上起初也沒有想很多所以害得後來寫起來有些困擾,但這都有慢慢的在後來克服,或許整頓這篇文後會做小小修改這也有可能。
正文就到這邊結束,番外與先前輸出「我的野蠻管家」時做調查妃子實體的事情後續再論,有興趣和不嫌棄的親辜可以多多關注部落格或FB專頁「HELLO OPPA」,有消息企企都會公開說。
目前最讓企企在意的無非就是大家觀後的感想,希望大家能踴躍的留言,企企再此感激不盡。
 
事隔四年,如今依舊,我們允在,永在心頭,謝謝大家。
 
2013.01.16 傻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