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9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我的妃子 第七十一章 yoonjae

第七十一章
 
 
新婚之夜必然是個不眠夜,大夥們也因為妍洙格格一早前來查看時特別交代末吵醒了兩位新人,省得景陽宮的主子睡得不夠本起來發瘋殃及他們這些好奴才,順便帶走原本就要成為鄭允浩手下的一個亡魂的兒子離開這,便哄著他到皇祖母那一啟用膳,省得好料的都被有赫那小子給吃盡了。
 
這話一出可對沈昌珉管用,小孩子的身影一下的就消失在景陽宮了。
 
 
允浩跟在中因為昨夜的……睡前運動?所以接近了午時才醒來,然而先醒的必然是…驚慌的太子妃~~
 
「啊!早晨問安!!!」當在中轉醒得睜開眼,透過紅紗帳幔看見外頭烈焰時他驚呼得差點跌下床。誰叫昨晚有人當了好幾次的狼,害的他一個動作都導致他全身痠痛酥麻,尤其是…腰。
 
「問安?在兒,早安。」對於在中的驚呼允浩完全一點特別的反應都沒有,反倒是漾著嘴角對他一笑的又翻過了身睡去。
 
看著允浩這有些傻憨的為笑在中又氣又好笑,他像來遵守禮儀,也知道這宮規定是萬萬不可違的,只是現在看見允浩還這模樣的安睡在床,便使他換了個方向思考,想著若是真犯了錯好像早就該被剷下床的被抓去問話了吧,這樣想想他就又安心了下來。
 
只不過安心歸安心,這會子看看窗外的天色也已是午時,說什麼也不該在睡了,轉頭看看那還貪睡得允浩他便躡手躡腳的下了床,不想讓他沒睡飽。殊不知允浩早在他起床前早已醒了,只是故意耍孩子氣的想多看看他的在中每時每刻的樣子才這會子還在裝睡著。
 
在中起身的在床邊找到那早已備好的梳洗用具,以及那已掛好在旁的服裝,他像來不喜歡給人服侍,他對於肌膚之親的碰觸很敏感,所以在他暫住景陽宮時宮裡的宮女奴才就已經很明瞭這新主子的性格,並且也備妥了這些用具,對於他的用心在中很高興。
 
喜悅的做了簡易的梳洗,在中取下掛在一旁的外一套上,便來到梳妝鏡前來整頓起他這頭長髮,清楚知曉自己的身分,在中便也適當的對髮髻做了個調整,想著他也不該給允浩或是皇室失了門面才是。
 
找著不在桌上的胭脂水粉,在中疑惑的想著這玩意不在桌上會在哪?
 
雖然他明白就算不上妝也不會怎樣,但她時在不得不承認那昨晚被允浩咬破嘴角此刻結的疤實在有夠明顯,讓他不得已的必須打開所有的櫃子找到那小小一盒的胭脂。
 
只是這找著找著,只是他打開每個櫃子每個可能裝著胭脂的小盒子後…他沒想到會看見那令他感到如此意外的東西。
 
那手環…他記得這東西在他小時後就給了一個……小男孩。
 
隨著自己的思緒,他慢慢的走到床邊坐下,看著允浩那張還睡得安穩的臉龐。
 
「浩……是你嗎?」手指輕輕拂過允浩有稜有角得側臉,在中若有所思的看著允浩這張英挺得臉龐與腦海中那早已不清晰的男孩影像相對印的想著。
 
那日中秋佳節,他貪玩迷了路,後來偶遇一名年齡相仿得男孩,在男孩的帶領下他走回母親得身邊,而這條母親親自編織的環就贈與給了他……
 
那日中秋佳節,皇子不喜熱鬧未到場一同歡慶,而那日那名男孩衣著就如昌珉一般,比起一般富家子弟更來得顯貴,若真是如此……「浩,真的是你?」在中輕輕的呢喃著。
 
本就是假睡的允浩,這下緊閉著眼只知道在中貌似拿了個什麼東西的就走到了床邊來,靜靜的坐在床沿只是摸著他的臉龐也不知有些什麼動靜…這是怎麼了?
 
他可不記得他有放些什麼不可告人的東西在櫃子裡了。
 
除非是……那條編環!?
 
驚呼著,允浩猛得睜開眼,跳起床的跪著便喊「在、在在在中啊!那、那那那手環不是你想得那樣啊!我、我我我對你鍾愛一生永不變,那編環是、是是是是…」允浩一臉驚慌的不知所措,結巴的口與都讓人快聽不懂了。
 
被允浩得驚醒嚇的差點跳開,只是看著允浩這般焦急的模樣就讓他先是噗哧一聲的笑了出口,想著他這般又不知到想到哪兒去了。
 
「允浩,你這是想到哪了?」在中伸手拉過允浩慌亂的舉在額首兩側的手,笑啼啼的道著。
 
「嗯?那個、我,你,在在啊,我可以解釋的!但我絕對對你絕無二心,你要信我啊。」允浩反握住在中的手,幾乎懇切的道。
 
瞧他那著急得模樣在中真的都要張口大笑了。
 
「好啦,為妻知道夫婿你絕無二心,而且十足愛妻。」在中好笑的說著,不過為了讓自己的音調不要太過帶於氣音而聽不懂,在中深深呼吐了一口氣後才又道「允浩,這編環是我的。」在中漾起好看的微笑對著允浩那已經完全驚楞住的模樣道。
 
原來鄭允浩自幼至今成親,這近二十年來他唯一動過的兩次真情都是金在中,唯有金在中。
 
腦袋如同被閃電一劈般的,驚愕過後的允浩有些呆愣,兩眼瞪的老大個,眼裡透著在中的身影。允浩就這樣一時還回不了神的轉身看著在中,雙手搭在他的雙臂上。
 
「在、在中啊,你說、你說你是兒時的那個娃兒!?」允浩還是不敢置信的再問。
 
畢竟那是兒時至今他唯一掛心的事,要不是如今遇到了在中,他還真或許會有股衝動只為找尋那兒時的娃兒而不惜將整座京城都翻過來。
 
只是他曾未想過那個娃兒如今真的成了他的結髮伴侶。
 
在中漾著甜甜的笑顏輕輕的點著頭,道「其實我也沒有想到你是那男孩,更未曾想過你還把這小玩意收的這般好。」說著話,在中眼透迷離的看著允浩,雙手在他的臉上輕拂過。
 
兒時偶遇的男孩個子比他高出些,臉肉肉的、鼻子也沒現在這般尖挺,說起話來貌似有兩顆小虎牙在!?而如今男孩已轉成男人,有著張雕刻般的俊臉,尖挺的鼻,整齊皓白的牙,以及那從未改變的…一雙深邃丹鳳眼。
 
鄭允浩你真是給了我一個好大的驚喜。我怎能今生如此有幸與你相遇、相知、相愛。
 
金在中,「你給了我好大的驚喜。」我的一生只因你才有了漣漪,我怎麼就這麼傻沒看出是你。
 
兒時的女娃是你,如今我一見傾心的是個亭亭玉立的…少女?只是到頭來我動心的還是你,我終真是倒栽在你手裡。
 
「金在中,你真是我命定之人。」雙手環在在中的腰處,允浩親吻著他的耳廓,喜悅的道。
 
耳邊傳來的熱氣與話讓人耳根子養、心也養。在中伸手環抱著允浩,兩人意外發現的童年與愛意都讓彼此的心更為親近,想著這如命定的運「還真是差點讓我們擦肩而過了。」在中道。
 
「何出此言?」允浩有些不解。
 
「相遇去不知,第一次見你而入宮還是為了把你送出去,為夫不認為這真是有驚無險?」
 
「那倒是,好在我的在兒很是把為夫上心,沒把為夫讓人了。」
 
「那是當然。」在中驕傲的一笑,粉脣白齒惹人直想一口接一口的親下去。事實上鄭允浩也做了。
 
只是…門外…叩叩叩,「皇叔!額娘說早晨問安這下是晚了,但也千萬別在過了午膳時刻,別在為夫為妻的調情了!」昌珉的童音雖然可愛,但這話可聽的允浩覺得可惡。
 
因為在中在聽到叩門聲與昌珉的發語聲後便像驚醒一般的,完全忘了兩人方才還…
 
陰著臉,允浩暗道,都是這臭小子害得自己不能在攬上他的寶貝繼續恩愛一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