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9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我的妃子 第七十章 (中) yoonjae

 
 
皇宮至金府的道路上由一條紅毯引領著,街道兩旁今日也因為太子大婚而禁令所有的攤販的設置,舉國同慶大喜之日,然而取代而之的是那豎立一排的紅燈籠與相隔幾尺便有一盆盛開的粉紅百合,紅艷的佈置配上粉嫩的百合點綴,使德秋日艷陽都顯幾分羞澀。
 
允浩騎著駿馬引領前頭,只是在他的前頭還有著一支灑著花瓣喜糖的侍女隊伍,侍女們各個身著紅裳紅鞋紅髮戴,人手一籃子的花瓣喜糖還半參著些銀子,腳步輕盈的跳舞在隊伍前與兩旁的群眾旁,分送著這些喜物。
 
吹奏喜樂的隊伍歡歡喜喜的以笛送歡、以樂送喜,用樂曲感染著天地氛圍,發送的喜慶的分子。
 
從皇宮到金府不出幾里路,而這歡喜的群眾擁載聲伴著宮庭樂師的喜樂曲子越發傳近金府,金府上下可就越發心急了。因為大喜之日而慌亂了一早,現下午膳才剛過就又開始慌慌張張的張羅著等會轎子來的後續。
 
就怕漏了一點事會壞了這美好的日子。
 
金希澈早早就在金府門外站腳,聽著那遠遠可聞的喜樂,看著早在迎娶隊伍來前就以在金府門前張羅擺設的宮女奴才們心裡到也舒坦不少。
 
想著鄭允浩如此用心張羅這等排場迎娶自家寶貝弟弟,給他金家如此大的面子,他心裡高興不說還越發對鄭允浩少了些壞感多些好感了。
 
暗道,要做金家的好男婿就該是如此。看來這弟夫有跟他表哥好好商討過。
 
真是儒子可教也。
 
 
坐在府邸的房間裡,憶熙又給在中補了補妝,只是耳邊聽見那樂聲她的手就不經控制的顫抖著,現下連打個胭脂都沒那力氣了。
 
「娘──。」看著銅鏡裡母親那慈愛的不捨神情,在中不忍的喚。
 
「在兒,娘好捨不得你嫁進宮。」第一次,在選妃開始至今憶熙第一次吐露出這點心事。她緊緊的擁抱著在中,語調中帶著啜泣的聲音讓在中的心都軟了。
 
但…不管怎樣今日也不能讓允浩把婚事推延了啊。
 
「娘,你可以隨時進宮,我也會常常回來小住,您別哭可好,在兒心裡看得難受。」抓緊著母親環在鎖骨上的手臂,在中也語調帶著哭腔,眼底泛著淚光。
 
「娘知道,娘通通知道,只是娘從來沒想到我一年得嫁兩個兒,娘不想跟你爹孤老啊。」雖然孤老貌似在決定嫁了希澈就已是注定了,但…!眼下還是得說說啊!!!不然怎麼當娘啊。
 
「娘──你那孤老二字我可不聽,誰叫您還帶著竊笑說著。娘,您跟爹不會孤老的,我跟哥哥會時常回來,或者您要搬進宮我都會跟允浩商量的!他一定依我。」說起允浩,在中的嘴角就泛起一絲甜蜜自信的微笑,看得憶熙心裡也頗為安慰。
 
多年來憶熙一直希望有個女兒,當然在中的出生也讓她歡喜著,即使對有女兒的夢感到遺憾,但看著被自己帶著私心成長的在中她更加歡喜。
 
從未想過兒子能比女兒細心、比女兒可人、比女兒乖巧……等,但這一切她都在在中這個寶貝兒子身上找到了。如今這個寶貝就要嫁給當今太子,成為名符其實的太子妃…太子夫!,雖然明白兒子終究身旁會有個她或他,但每回想起仍舊不捨。
 
「在兒,娘從小就給你養的像個女孩你可曾怨娘的私心過?」憶熙回憶起兒時的在中,腦海裡飄過母子兩在花園裡嬉玩的模樣、一起拉著手上街的樣子,以及多年前帶在中進宮過年那晚兩個孩子因而碰見的景象…
 
或許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她想著。
 
「不曾,娘。雖然這群擺飄飄容易踩到,但只要能為娘滿足心願,做兒的這般也算一種孝,是嗎?」在中帶著俏皮的微笑歪著頭看著憶熙道。
 
「是,你是我最孝順的兒子,娘的寶貝。」越說攬的越緊,憶熙被在中的話感到體貼倍致。
 
「娘──。」在中親暱的喚著,母子兩便擁得更緊。一直到喜娘倉皇進屋的才讓這母子兩退去了傷感,意識到迎娶隊伍的來臨。
 
好在一會前兩人沒像希澈出嫁時一般哭的唏哩嘩啦,但剛剛的擁抱道是讓在中的頭飾跟喜服亂了些,使得憶熙跟喜娘兩急急忙忙的趕緊弄弄。
 
 
希澈站在金府門前,就在轎子接近府邸不遠時他便可清晰望見那領隊的鄭允浩,看著隊伍的接近他的嘴角便彎得更深,站在金府周圍的民眾看著金大少爺那抹微笑不經都打了個冷顫,擦擦髮鬢邊上的冷汗,心裡默念著這會子可是晴空萬里的好天氣、好日子啊。
 
就在允浩帶領著迎娶隊伍來到金府門前後,韓庚隨允浩下馬站到府邸大門前,看著就站在允浩面前的希澈這不經讓他冒了一身汗。
 
「允浩見過金丞相,見過大哥。」站在金府門前,允浩便有禮的對著宇炫與希澈行拱手禮,彎腰九十度極為誠懇。
 
「允浩免禮,快起身入府吧!」被堂堂一朝太子行如此大禮宇炫還真是無法習慣,即使今日他才是長者,做主的那個。
 
「是。」允浩直起身子來卻無跟隨進府的動作,而宇炫則看了看希澈也明瞭允浩的舉動。即便了解澈兒對允浩的態度,即使他也捨不得在中出嫁,但今日畢竟是大喜之日他還是不想再鬧些什麼事端來才好,此刻做父親的宇炫只想要歡歡喜喜的給在兒一場快樂的婚宴,希望他日後幸福就好了。「澈兒啊──。」宇炫對著希澈喚著。
 
「爹,別攔我。」此話一出不僅讓宇炫捏了一把冷汗,也讓周邊圍觀的人民緊張得顫粟了起來。
 
天啊!老天爺你可要保佑我金府今日與皇室大喜安然無恙,平安順遂啊!宇炫暗自祈禱著。
 
「鄭允浩我不會讓你這麼輕易的就娶在中回宮!」希澈雙手交叉在胸前,臉上的高傲態度比起以往來更加女王驕態,說話的語調更是狂妄了些。看著這樣的希澈,允浩都不知道該唸韓庚寵壞了愛人還是先感嘆自己的在中不是如此傲氣。
 
「我明白希澈哥是護弟心切,如果有什麼需求或疑問允浩自然會滿足你的條件,只為在中。」允浩恭順有禮的道著,讓原本擔心不已的宇炫和周圍群眾的鬆了口氣,讚道太子的好氣度。
 
對於允浩的態度希澈也是稍稍驚訝,不過想想這人今日有這般氣度也是應該,誰叫他要迎娶的是自家弟弟呢!
 
「很好,那就接招吧!」希澈大聲一喝。
 
「請賜招。」允浩大氣一語。
 
也不知兩人在上演著那齣戲碼,只知道允浩話一落,希澈便不知從哪生出了一張寫滿密麻字句的紙來開始朗朗上口的唸著…唸著進門先給黃金九千九百九十九萬兩?入門先道九句珍愛吉祥話?跨入門檻的每一步得奉上……等。
 
天啊!這澈兒是在賣弟弟嗎?宇炫聽得都快要暈了。
 
只是令他更為意外的是…這太子爺還真讓人從轎子後依序將黃金萬兩抬上前來,金光閃爍的讓人都快闔不上眼了,接著更是看著允浩站在大門前說起九句珍愛吉祥話,然後每走近一步金府大廳,允浩身後便有一個個仕女奴才跟在他身旁遞上珍稀的寶物放在他走的每一步上。
 
這…這真是……
 
「爹,您還好吧!」韓庚看著宇炫快要暈厥過去的模樣趕緊上前攙扶著問道。
 
「沒、沒事,只是這、這──。」指著眼前的這副光景宇炫都說不出話來了。
 
「爹,澈兒就愛這樣鬧,您不讓他鬧完他會不甘的,您就放縱了吧,反正允浩那我也給他備了張一模一樣的題紙,您這新男婿不會叫您失望的。」韓庚慢慢道著,也邊扶著自家岳父大人趕緊跟上腳步入府中準備就座。
 
希澈這難題一連出了十九道,有文也有討,一來刁難鄭允浩一來挖些好物,得不償失。他知道允浩文學好,也知道他的有備而來是因為韓庚從旁協助,但一切都不打緊了,因為他的寶貝弟弟已經高興感動的快要淚奔出廳了。
 
「鄭允浩,如今我也認了你這個弟夫,今後你可要好好替我照顧在中不得讓他有一絲委屈,否則──我就把你給剪了!」站在大廳前,希澈大聲的嚇阻也大聲的稱認了允浩這個弟夫,道完話的便往屋裡走去找在中了。
 
結束了希澈的刁蠻考驗,允浩感嘆終於來到了金府正廳,媒婆也歡喜的暗道終於可以依循古禮好好走正規迎娶行程了。
 
只是這些古禮繁複的程序可讓允浩心急的真想直接走進內屋將在中抱回宮裡。
 
 
跑進內屋的希澈直衝進在中的房裡,短短迴廊上還怕人不知他來了、迎親隊伍來了口裡還邊嚷嚷著「在在、在在,鄭允浩那小子來了,你哥哥我發了……。」這話聽的在中跟憶熙還真是無言了。
 
「澈兒啊,你這話不用這般嚷嚷的,方圓百里都知道太子的迎親隊伍來到了咱府前,也都知道你邀了不少好東西,你真是太亂來了。」憶熙訓話著。
 
「是是是,娘說的都是,只是你兒我就是想戳戳鄭允浩那小子的銳氣嗎~」
 
「還稱太子是小子!你這小子真是!」
 
「啊啊!在在快救救為兄啊!」希澈嬉鬧般的叫著躲到在中身旁來。
 
「好了啦娘,哥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允浩他…他都依哥哥話做了?」在中羞澀的試探著問。
 
「那是當然!一個也不漏,你剛不也偷偷瞧見了嗎!每見他拿出來的珍稀玩物可都具有對今日大婚某種意義的寶物,對你深情的喊話更是肉麻的不得了,為兄記得最後一道題是要他對天大喊對你的情話吧,你有聽到他那句──我今生今世只愛金在中一人,只願與他『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喔,在中他真是愛你。」抱了抱在中,希澈認真的道出最後一句話。
 
「哥,謝謝你。」也不顧剛剛才整頓好的裝容,在中傾身的便是給了希澈一個大大的擁抱。
 
「傻瓜,在在你要幸福知道嗎。」
 
「嗯,我會很幸福的,哥哥切勿擔憂。」
 
兄弟倆說了幾句話後媒婆便進門來道訴著讓他們趕緊出來拜別父母親,接著準備送上轎子回宮裡拜堂了,切勿耽誤了時辰。
 
金府大廳上,宇炫與憶熙看著允浩與在中跪拜的樣子心頭都緊縮著快不能呼吸了,大好的日子也因為不捨而落了不少的淚水。
 
「爹娘,孩兒今後不在身邊作陪您可要好好照顧身子。請接孩兒再一拜。」在中道著便又是一拜。
 
「爹娘,今後我會好好疼惜在中,不讓在中受一絲委屈,請您放心把在中交付於我。」說著允浩也是一拜。
 
「好了孩子們,別跪著了快起身來。」憶熙帶著哭腔的上前扶起在中與允浩。
 
「允浩啊,在中從小就被我們倆老還有希澈保護的好好,現在我將在兒交付於你,希望你能好好待他。」宇炫邊說著邊拉起在中與允浩的手,然後讓兩人的手交疊牽著。
 
「是,允浩必定不負爹娘的心意,今生金在中是我心裡的唯一,我手心上的寶,我必定愛護他不讓他受絲毫委屈。」握緊著在中的手,允浩鄭重的道。
 
「很好,那在中就交給你了。」宇炫一道話,媒婆便嚷著希澈過來背著在中入轎。
 
在進轎前希澈還低聲的問了在中一句「在兒,哥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你跟允浩有沒有先洞房過了?」這問題可惹的在中身體一個輕晃的差點從希澈背後跌下,好在希澈有穩著,不然後果不堪。
 
「哥你問這做啥?」在中低聲羞澀的回問。
 
「你回哥話就對了!」希澈的語氣堅定,在中也只好在坐進轎前趕緊回答「沒。」
 
這一語點醒夢中人,讓希澈總算可以把允浩為何這麼急著把在中娶進宮裡的疑問給破了,就是為了宮鎖佳人嗎!!!
 
不過看著那遠走的轎子,希澈便又不經暗道「鄭允浩真是邪惡,我可憐的弟弟啊~~」
 
「澈兒?」看著希澈一會狂妄笑著、一會又是惋嘆世務的模樣韓庚有些擔心的喚著他。
 
「庚!你怎麼沒跟著隊伍回宮?」希澈奇怪的道。
 
「我?我要帶你一起進宮啊,只是剛剛喚你你都不理我。」韓庚一臉受傷的道。
 
「喔!這樣啊,好、好…,那我們現在趕緊進宮吧!」兩人坐上馬,韓庚依舊專心的駕著馬,希澈則還想著剛剛問在中的那個問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