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我的妃子 第七十章 (上) yoonjae

第七十章
 
 
紅燭帳鑾,鳳冠霞披,納采,問名,納吉,納徵,請期…一大堆紅通通的東西、一大堆喜慶的氛圍、一大群鬧哄哄的人,搞得金希澈最近是越來越不喜歡往宮裡跟自家金府走動了。
 
雖然不是真的不願意讓他的寶貝弟弟嫁了,只是他怎麼也搞不明白一個婚裡怎麼能在短短兩個星期中匆忙得準備呢!?這樣會不會辦的太趕了,會不會太讓他們兄弟倆太少大婚前的相處時間呢!
 
真的不是他愛唸鄭允浩了,只是這金在中馬上就是他的人了他怎麼就這麼急的要把他的寶貝弟弟給娶回家珍藏了!真是一點人情世故都不懂啊!可惡可惡、討人厭討人厭……
 
遠在一方就看見庭院裡那一抹原地來回踏步的身影,看著此人懊惱氣憤的模樣,嘴裡還一直罵著自家心上人,在中不得以還是得上前關愛關愛下他那可愛的兄長了。
 
「哥。」甜甜的一聲呼喚,在中倏忽地出現在希澈面前。
 
「在在!那個混世大魔王終於把你放回府啦。」看見心愛的弟弟終於出現的身影希澈感激的對天朝拜,但嘴裡還是不饒說上鄭允浩兩句,誰叫他下朝時不能帶自己弟弟一起走都拜鄭某人的恩賜,黏皮糖,這種人怎麼能當太子呢!
 
「哥怎就不跟允浩好好相處呢。」嘆了一口氣,在中拉著希澈都石桌邊坐下便給兩人倒了杯茶。
 
「這可不是你哥的問題,是鄭允浩那小子不講道理!哪有人婚禮辦的如此倉促了,兩個星期啊在在!!你跟你哥哥、爹爹和娘親住在同一個屋子只剩下十四天啊!!你都不會捨不得我們喔。」說的慷慨激昂,希澈說話時的生動模樣一直是讓在中養成平靜性子的關鍵。
 
因為兩人總有一個要說一個要聽,而在他們兄弟倆中這個道理便是希澈說在中聽了。
 
「我知道爹娘跟哥哥是捨不得在在,但是只要你們想我我還是可以出宮回來小住的!允浩答應過我。」沒打算跟希澈爭便他自己的婚是也是在短短一個月內成的,在中只是將那倒滿的茶水杯遞近希澈的手裡,再說「況且哥哥,你看家裡跟宮裡的陣仗,我相信時間雖然短促但這婚禮並不倉促。哥,我相信允浩不會讓我跟金家失面子。」
 
從在中的眼裡,希澈看見了愛,那種神情他懂,因為就在韓庚向自己問親時…他們兩個人的眼神也是如此。
 
「哥知道鄭允浩不會讓你、讓金家失面子,但哥捨不得你。」放下杯子,希澈輕輕攬過在中,頭抵在他的肩頭上扁著嘴的嘀咕著些不像希澈風格的孩子話。
 
「我知道,但我愛允浩,哥也愛著韓庚哥,所以哥才會嫁,才會陪在他的身邊,在在也一樣。」輕拍著希澈的背脊,在中的樣子就如同在安慰孩子的母親,希望這樣能帶給他最心愛的哥哥一些安慰或者是…安心。
 
倆人在自家金府的小亭子裡聊起過往的童年,聊著各自男人的糗事,分享著彼此的心事,互訴著對未來的期許,以及…冒失的孩子,沈昌珉。
 
昌珉近午時來到金府,才剛在轉角處的迴廊看見他那親愛的在中哥哥就急急忙忙的衝去,誰知他這冒冒失失的舉懂可釀成了金府俾女的大災難,看的一路尾隨在後的欣兒還真有種想掉頭離去的衝動。
 
由於大婚之日即將到來,金府上上下下可是全員大出動,府上有許多要張燈結綵的地方可是費了府上俾女跟奴才好大的功夫,眼見就要完成這長長迴廊的紅綵帶,怎知這小少爺一來就踩到了地上還未繫上的布條,然後還反射神經的使勁拉了一把旁邊還踩著人的梯子,接下來一發不可收拾,踩在梯上的奴才不僅跟著梯子倒了,還扯上了手上的布條,人還撞上了剛好經過的小俾女。
 
「轟‧轟‧轟!」慌亂一片的場景伴著驚聲怪叫的搞的一片狼藉。
 
遠處在中驚訝的差點眼睛都要瞪的掉出來了,而希澈則默默的到了一句話「你未來會跟這小子一起相處在同個皇宮中嗎?」
 
在中沒有點頭或搖頭,更是連一聲都應不出來,而希澈只是又默默的說了一句「聽聞這小子就如同鄭允浩小時後的翻版,雖然鄭允浩是個穩重早熟的孩子,但聽說他也常常惹出…大災難。」
 
在中此刻根本無暇想像鄭允浩小時後是否鬧出更大的事來,或是炸了御膳房之類的事,他只知道,他現在很擔心那群人的安危。
 
接著我們的太子妃就這樣慌慌張張的朝案發現場跑去了。
 
 
夏末秋初的季節交替之時,今晨天微微的亮起,早晨的微風舒爽宜人。鄭允浩一早的便起身梳洗著的站到窗邊看著那從園子裡假山後逐漸升起的日頭。
 
望著此時美景深深一吸新鮮的空氣,便道「窗前美景,心底佳人,方知我喜?」
 
「喜喜喜,超級歡喜。」
 
「嗯?」鄭允浩驚的向窗外探去,左右兩邊更是不漏的仔細張望著,但就是沒見著那聲音的主人。
 
「皇叔我走的事正門,你怎一直看著窗外頭阿?」昌珉不明白的站在允浩身後道。
 
「珉珉!你怎麼在這?」允浩疑惑的道。
 
「我昨晚睡你跟在中哥哥的新房,你忘了喔!」因為習俗有男孩睡新床的俗禮,雖然他們倆還沒能打算「早生貴子」啦,但昨夜還是讓昌珉睡在景陽宮東廂房的新房。
 
這時候也該命人去收拾收拾新房,也不知道有沒有被這小子給弄垮了他跟在中的新房。
 
「你這麼說我便想起來了,不過你這還沒梳洗也沒更衣的就跑來,這是怎麼了?」允浩邊說著邊拉著昌珉到床邊來給他打濕了臉巾擦臉著。
 
「咕嚕咕嚕,這還不是怕皇叔你睡晚了來叫你嗎!」乖順的漱口著,吐了口中的水昌珉才到出理由。
 
「那也得遵守禮儀,進門前…」「要敲門。」昌珉早就聽膩了他皇額娘跟允浩的這些基本禮儀叨唸。
 
「知道還犯!不乖。」允浩嚴厲的道。
 
「我敲了!是皇叔你在窗邊看著景說著『窗前美景,心底佳人…』啊!皇叔在想在中哥哥!所以才失了神!皇叔不正經一天到晚想著在中哥哥、皇叔不正經…」「呀!小子。」

今日清晨的景陽宮格外有朝氣,西廂房內的叔叔與姪子倆就像兄弟倆打鬧嬉戲著,外頭候著宮女奴婢們也因為今日的中要早就準備妥當著一切準備著,而現在則就等這叔姪兩嬉鬧玩囉!?
 
 
由於吉時與宮裡道金府的路程不遠,所以迎娶的對午時後才出發,只是為了午後迎娶的事宜和晚上的喜宴宮裡上下依舊沒有半個閒人,當然鄭允浩是個例外,金在中也同樣是例外的一份子,因為今日他們只有等待以及被服侍的份。
 
韓庚一早就來到了宮裡幫忙張羅著迎娶事情,另外也不忘帶給允浩一張寫滿他應該準備的重禮,不然到時候迎娶隊伍因為希澈的關係耽誤了吉時不免又要惹出一場風波了。
 
帶著應變的重禮,以及娶親的禮品,允浩從大陣仗的隊伍尾短一一清點過的往前走去,站在駿馬身旁,妍洙還是婆婆媽媽的邊叮囑著些話然後邊給允浩好好整頓那身因為走動而亂去的喜服。
 
「皇姐,妳弟弟我不小了,別老把我當成孩子。」允浩看著妍洙那因為喜悅而顫抖著的手快把他的頭帽給瞧上了百遍而道。
 
「是阿是阿,允浩長大了如今都要成親了,看見你這身俊朗姊姊我就…」「皇姐今日弟弟我大喜你就別哭了,在我出門把在中接回來前告訴你一個秘密吧。」緊握妍洙顫抖的雙手,允浩看著那雙已經再泛淚的眼眸有些不捨,為了搏姊姊一笑或許他該出賣一下逝去的駙馬。
 
「姊夫曾告訴我過,他……」話畢,允浩無奈的看著那更是想要狂哭的皇姐姐,真是不如預期啊,他暗道。
 
「鄭允浩,你跟你姊夫好像。」妍洙看著允浩上馬後才道,看著允浩一臉疑惑的歪頭表情她笑了,不等兩人還有下話妍洙立刻對著一旁已經騎上馬的韓庚點頭,示意出發。
 
「出發!」宏亮的一聲劃破天際,迎娶隊伍這便浩浩蕩蕩的出了皇宮往金府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