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8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完結][昌珉]我的任性女友 (25) 下

 
妳怎麼記得…
 
「喔喔…!不許說,知道也不許說。」一掌蓋上昌珉的嘴,允欣瞇著雙眼緊盯著他道,然後等著昌珉無意說後便放下手的再道「來彈彈小星星變奏曲吧!現在的我彈的可好囉~」用著俏皮的語氣說著,允欣再度將十指放上鋼琴鍵,悠然的樂聲便又揚起。
 
演藝廳裡的樂聲就這樣持續了許久,而那些曾經不美的回憶如今也都成了彩色的記憶。
 
 
兩人在校園裡遊蕩了一會,彈了不久的鋼琴後才發現已過了午餐時間,這才發現兩人的肚子都餓了,便在校園裡的餐館裡買了兩份套餐進了花園裡的溫室庭園享用,省得兩人飯還沒吃完倒是冷到了。
 
冬日近春的這個交替的季節裡天氣雖寒,可是那和煦的陽光還是讓人心裡暖暖的。瞧著那光線透近溫室的玻璃灑落在這些被人細心觀照的花朵綠葉上多麼嬌嫩美麗啊。
 
「沈昌珉你別一直看著我好嗎。」允欣繞著溫室走著,填飽了肚子還是得走動走動不然可是會胖的離譜!儘管肚子裡的寶寶定會讓她在這十個月來胖上不少。但她也就走走運動下怎知那一個專注在自個身上的那眼神倒是讓她全身不對勁了。
 
「不。」言簡意賅,昌珉簡潔有力的道,然後嘴角竟不自覺的便勾了勾。
 
「為什麼?」
 
「沒什麼。」
 
「那你看我什麼?」
 
「全身上下。」
 
「你視姦我。」允欣瞇著眼快步走向昌珉,食指瞄準著他的額心便用力一戳下。
 
「沒必要。」對於允欣那乖巧溫順的臉配上這樣太過直白的話語,昌珉已經無數次的無奈了,他怎麼也就想不通怎麼一個長的白白淨淨乖乖巧巧的女孩兒,一個漂亮的女人怎就說話這番用詞,或許他該好好調教調教?
 
「你這是嫌棄我了?」被昌珉拉進懷裡抱著,允欣也就順其自然的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在他懷裡躺著,溫順的尋找些溫暖的幸福。
 
「不是。」握起允欣細長的手指,昌珉搓了搓的又停下將它緊握著才又道「只是,妳無一處不在我心裡。」
 
「沈昌珉。」聽著昌珉這麼一說允欣臉上便泛起一絲怪笑,看著她那憋得有些難受的模樣昌珉疑惑著「笑什麼?」
 
「沒事。」仰頭看了看昌珉那鎮定剛毅的臉龐允欣又想了想剛剛那句話「只是,妳無一處不在我心裡。」這回不再是剛剛的憋笑,而是允欣忍不住嘴的嘻笑出聲,這可真有些惱怒了昌珉,想想他可是很認真的說了這麼一句話,怎麼…這丫頭老是得了便宜還不賣個乖呢!
 
「鄭允欣,說。」昌珉嚴厲的問到。
 
鼓著那藏滿笑聲的兩頰,允欣看了看抱著自己的大惡魔臉上真有幾分不悅便決定投降。「好啦。就是…」允欣又喵了喵昌珉一眼「嗯──?」
 
「珉,你嬌情了。」
 
此話一出少不了一番沈式的毒舌攻擊,只是這其中也又再次參雜了不少更加嬌情的話語,兩人嘻鬧的對話可讓人無以言語。
 
而一句……只是,妳無一處不在我心裡。便以滿足了我整顆心。
 
原來幸福的甜蜜感是那麼的簡單且單純。
 
 
西下的夕陽,紅橙的雲霞,站在海拔479.9公尺N首爾塔上,傍晚時分的此景令人陶醉的心都化了。
 
站在塔上的欄杆旁,昌珉如同電影鐵達尼號般的電影情節傑克從身後抱著蘿絲一般抱著允欣,他們來到此看著夕陽西下迎接夜暮的來臨。
 
「欣兒,今年生日感覺很不一樣。」昌珉在允欣耳邊說著,而他望向遠處夕陽的眼神裡透進著無數的柔情。
 
「滿足了?」兩手覆蓋在自己腰上的那雙手,允欣也同昌珉一般兩眼緊繫在那西沉的夕陽上。
 
「一直都很滿足。」說著這句話的同時昌珉也縮緊了那抱著允欣的雙手,示意的在清楚不過。
 
擁有妳的我一直都是最滿足的人。
 
「可是我還想給你更多。」轉過身,此刻允欣在昌珉逆光的視野中成了剪影,昌珉只能聽著她的聲音,感受著她那牽起自己手的觸覺,接著手心裡便被放上了兩把鑰匙。
 
兩把都是古銅色的鑰匙,一把較短小的鑰匙上刻著一個JYS,那是一個很熟悉的鑰匙,因為這是小時候他跟允浩一起送給允欣的一個鎖頭禮物,希望允欣可以把它拿來封鎖自己最真愛的秘密。而令一把則刻著M&S Love的草寫字樣,字的周圍還刻了不少曲線圖案的藤蔓,看起來很是典雅。
 
「開鎖用?」昌珉提出一個很是明知故問的問題,但允欣沒有回他一記白眼只是帶著羞澀的微笑點了點頭。
 
「那寶箱呢?」昌珉逗趣的問問,因為他實在不想問允欣「妳不會要我在這遍所滿鎖頭的欄杆上找到屬於我的禮物。」看看那片鎖上成千上萬個鎖頭的欄杆他就有些冒汗。
 
「那。」偏偏自己的直覺就是有夠準,看著允欣那毫不留情的食指指向,昌珉生平第一次想撞牆。
 
「禮物應該物超所值吼。」昌珉開始煩惱他何時才能找到他今年的生日禮了。
 
「當然。」允欣自信的一笑。
 
「有提示嗎。」昌珉蹲下在欄杆前翻看著那些一個個都是別人心願的鎖頭,便開始祈禱自己不會找到太晚,更可憐的是找不到。
 
「有!」聽著,昌珉隨即便轉過頭盯著允欣看。
 
「越晚越能找到目標。」然而允欣只是這麼說的便自個偷笑得別過了頭,自個站在那賞風景了。
 
越晚越能找到目標。這句話讓昌珉一下子就了解了一件事,那就是唯有時間才能幫助他了,可是偏偏限下橙光美艷的不得了,他還是只能摸摸鼻子的找找了。
 
允欣依傍在欄杆邊上,側著頭看著昌珉埋頭認真找著鎖的樣子她笑了笑。
 
心裡有一絲自滿的快樂充斥著她全身上下的每個細胞,從前看著認真看書、認真學習、認真辦公的沈昌珉她也很喜歡,但不得不說,限下在那認真找著自己藏匿的禮物的沈昌珉,既不擔心自己是惡整他還是那麼認真的模樣,她好開心,開心的快要飛上天了。
 
她自認不是一個非常賢慧的女人,但她知道他了解自己的全部,包括她的不賢慧。
 
朝著昌珉目前的位子反方向看去,看著那欄杆角落處微微發亮的光點,允欣的嘴角調皮的彎了彎。
 
而找尋的時間也隨著夜暮悄悄的來臨而接近了尋獲的時機,只是當昌珉在找到那二個被上了少許螢光漆的鎖頭解開後,取下被繫上的小小瓶中信來到允欣身旁時天也黑了。
 
「你找好久。」抱怨似的咕噥著,但允欣的嘴角還是帶著美麗的微笑。
 
「所以你要給我的是兩封情書?」昌珉把玩著兩個小瓶子搖晃又近看一會的道,語氣中帶著些戲弄得笑意。
 
「那是禮物,打開來看看你就懂了。」允欣認真的說。
 
依話而做,昌珉點點頭的打開了第一個小瓶子,瓶子裡頭的小紙條上寫著「我記得過去的一切。」
 
包括兒時的記憶、包括我們一起成長的記憶、包括一年前齊藤的事、包括三年前我們開始在一起的事情,包刮著所有所有我們的曾經,還有我一直都愛著你的這件事。
 
沈昌珉,我只想告訴你,你不必細心呵護我,我不是一碰即碎的玻璃,而是在今過很多事後磨礪成的鑽石,我愛你就想鑽石般堅毅。
 
「什麼時候,瞞了我多久。」將允欣攬進懷裡緊緊的抱著,昌珉有些想泛淚的衝動。
 
對於允欣的記憶,他今天其實早就猜到了,不管是育幼院又或者是學校環境亦或是那編織了他們所有記憶的琴曲都足以讓他發現,只是允欣一直到現在才告訴了他這件事。
 
這個驚喜般的禮物果然物超所值。
 
「你問這個做什麼?」允欣感覺到有些不好的預感,比如她的耳朵此刻正被人壞心的喝著氣調戲著。
 
色鬼。
 
對於這個一閃而過在腦海中的名詞允欣在心底噗哧一笑。
 
「逞罰囉。」說得好像沒什麼,但可是讓允欣緊張了一下。開什麼完笑!她肚子裡這個還沒過三個月耶,要是亂來還得了。允欣暗自在心底唸著。
 
「不行!」那趕緊大叫一聲。
 
「這向來是我說的算,而且沒有商量空間。」昌珉表態的清楚又明瞭,允欣自然也是了解的,拜託,沈昌珉的個性她還不了解嗎!
 
只是…肚子裡這個應該說的話比較有份量吧!珉爸爸~
 
「真的不行!」允欣一臉惱羞的要看昌珉也不是不看他也不是的有些焦慮,「那個,不是不行,啊……等等、你、我,啊!你自己開另一個紙條就知道了啦。」允欣低垂著頭,脹紅的臉是怎樣也不肯抬起來看看此刻被他搞得都些顏面神經失調的沈昌珉。
 
只是想想人在懷也跑不了,昌珉也就聽話的在打開了令一個瓶子取了紙條出來,只是這張貌似大張了些、字也多了點。
 
在昏暗的燈光下他慢慢的道出紙條上的字句。「珉,我明白你不恨你的外祖父、只是惋惜沒有母親陪伴的父親,你不埋怨沒有母親的成長、只是感慨一個家庭的完整。小時候我什麼都不明白,但我知道有你的陪伴讓我的生活更加完整,當我在一次意外中發現你來到育幼院跟孩子們完時,我很意外你的笑容是那麼令我難忘,長大後要看見我親愛的珉哥哥的微笑你可知有多難,但你與孩子嬉鬧時那笑容有多好看你知道嗎。我明白你內心的渴望與渴求,我知道你想要一個家,一個沒有缺角的家庭,而我今天想要給你的最後一個生日禮物就是他或她…」
 
Do you want a boy or a girl baby? For Is about to become a father Min.
 
隨著允欣將紙條翻過面的動作昌珉繼續閱讀著那背後的英文句子。
 
緩緩的將允欣的臉提起,昌珉睜大著雙眼看著允欣,驚訝與喜悅複雜的交錯在他的眼底,一時間那微張的口半個字都吐不出來。
 
只是沉浸在不敢置信的深淵裡緊緊的將懷中的人而抱的死緊,深怕這一切只是個夢、只是個惡劣的玩笑,一直到允欣的聲音讓他回復了心智,允欣拉開了些彼此的距離然後拉著昌珉的手貼在自己平坦的肚子上。
 
「爸爸,我在媽媽肚子裡還只有一個月,所以你可能要學會禁慾喔。」允欣學著童音對著昌珉說著,用語聽的讓倆人都不經噗哧一笑。
 
「寶寶,別學你媽咪那些壞語詞,爸爸會乖乖等你們十個月。」昌珉溫柔的看著允欣也看著她那平坦的小腹,摸著允欣的肚皮,想著女人孕育生命的奧妙,昌珉既是喜悅也是操心,但期待總佔最大成分。
 
「珉,你孩子氣了。」允欣帶著溫柔的笑說著。
 
「欣兒,我很開心,謝謝你那麼用心給我這麼多驚喜,我很幸福。」捧著允欣的臉龐,昌珉深深的吻上,兩人的脣舌緊緊糾纏,彷彿言語表達不出他們此刻的喜悅,只有兩人不斷的牽扯糾纏才能讓對方明白,我在你/妳的心中是最難言語的重要。
 
當我看見妳的誕生那一刻起或許我早有預感,妳會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片拼圖。
 
有妳才能使我的生命完整。
 
「我愛妳,鄭允欣。」
 
「雖然你一直知道,但我還是想跟你說,我一直都愛著你,沈昌珉。」
 
我不在乎我們是否相處了數十年,以後還在一起會不會厭倦比此的存在。
 
因為我知道,我今生不會再找到另一個那麼令我深愛的人。
 
 
兩人待在首爾塔上俯看著塔下一切都變得眇小的事物,就像他們一樣經過了那麼多事,現在回憶起來過去的那些記憶都變得眇小,只有當下才是最為廣闊的未來。
 
「啊!」突然間允欣驚呼一聲驚的昌珉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
 
「怎麼了?」昌珉鎮定的冷靜問到。
 
「現在!…過了十點半了!」允欣抓起昌珉戴錶的左手一看手錶上的指針又是一聲驚呼。
 
「十點半?怎麼了嗎。」這個時間怎麼看起來也都還好啊,昌珉不解的說。
 
「你不懂!那時間是在中哥給我定的門禁!今天要是沒在時間半前把你給帶到家裡,他就要…」「鈴──。」就在還沒說完的此刻,昌珉的手機鈴聲便響了起來。
 
「死定了。」允欣這樣道著,但昌珉還是不明白,看了看手機螢幕上顯示著允浩的名字便準備接起,卻!突然的被允欣按下。「允欣?」昌珉不動的喚。
 
「最好不要接。」允欣懇切的望著昌珉說。
 
「為什麼?只是允浩哥,或許他是要我們趕快回去切蛋糕。」切蛋糕是他們三人生日必有的節目之一。說著昌珉便一指劃過接聽的扭,而通話一經過接聽,昌珉還未將手機提至耳邊的就被允浩那一聲怒吼給差點摔了手機「沈昌珉你這小子死定了!!!!!竟敢還沒結婚就給我弄大允欣的肚子──────────────!」
 
「允…允、允浩哥。」昌珉第一次這樣感到窘迫。
 
「現在、立刻給我滾回來切蛋糕,還有快回來給我說明白你要什麼時後要把我老妹娶回家!」
 
「哥,我不老的。」允欣對著店話咕噥著。
 
「鄭允欣妳還敢說話!竟然敢瞞著妳哥我這等大事!妳回來就給我禁足!禁足!不准落跑!」鄭允浩火氣大的不像話,就連坐在一旁的金在中都閃到一旁去了,省得自己耳聾。
 
昌珉跟允欣互瞧一眼,然後又看著那機子,同時間的兩人便對著電話喊回去「允浩哥,我們愛你。」
 
「厄……你們兩個…好啦,快回來!」被昌珉和允欣突如其來的告白允浩一瞬間傻了,而那結巴說話的臉紅通通的,就像個傻瓜的孩子一樣單純。
 
「鄭允浩,你真可愛。」在中看著允浩窘迫的表情逗趣笑著,邊說著邊走到他身邊坐下,接著親了一口那紅通的臉頰。
 
夜幕下,昌珉伸出手道「回家吧!」
 
「嗯。」允欣使勁的一點頭,開心的笑著交付上自己的手,兩人手牽手的便朝著「家」的方向前進了。
 
 
鄭允欣自白──
 
沈昌珉,當我任性的決意提出交往的那一天我就知道我們會有個美麗的未來。
 
沈昌珉自白──
 
鄭允欣,當我第一眼看見妳時我便知曉今生妳就是我一直尋找的那一片拼圖。
 
愛你,即在不言中。
 
我的任性女友,完。
 
2012/12/14完結。
後記:

我的任性女友這篇文可真是跟預期差很大阿...原本只是想打個短篇抒發一下心情,怎不料竟成了二十五章節的八萬多字的中篇小文了@@ 比我的野蠻管家還多字阿~~~(我自己都驚嚇到了)

這篇文雖然沒有讓允欣這小主人公發揮出她的任性本領,但整體文章企企還是喜歡的,不知道看的親辜們的感覺又是如何?

最後一章結算是超級意外的脫了個老長,但也算為了整頓整篇文有了個整體的交代,一次敘述了通。

打最後一章時想的最多,想寫的更是多,感觸更是最多,雖然喜歡哥哥們也為了哥哥們寫了很多自己發想的小故事,但畢竟那裡不是台灣,很多景點跟感受也就描述的不好了,尤其中段時還寫了個琴曲,也真的不知道形容的通不通,畢竟企企是學畫圖不是學音樂的,很多嘗試也不明白。

寫文有時後真的會讓人有很多感觸,看了很多好文感慨也就更多,想著有朝要是也能有這樣的好文筆那該有多好,既文筆讓人喜歡,故事也讓人看個通順那該有多好。

唉!這後記快被我拿來感慨了,還是說說這篇文章好了。

我的任性女友,這篇文的點子來的突然,不過打的時候挺順手的,這篇文也算是我經過細細考量過才發的一篇文,不同以前剛打文時只打個三章就不計後果的發出來與大家分享的這般衝動了,這篇剛發時已經打有五六章,後續也打的順手,只是就這樣一發不可收拾便是了。

任性女友這文主要是想寫,當如同冰雕的面癱男愛上個無法控制女孩那一種會心動、心慌等的情感,簡單來說,就是看見一個對啥也沒情感的人突然心繫與某人那種FU啊~真是太有趣了XD

(我絕對不會告訴大家我有這樣的惡趣味XDD)

這篇文也算是有起有落的ㄧ篇文了,雖然一定還有很多的不足,但也算是令我格外喜愛的一篇了,以前長覺得這樣的文自己打起來很爛很不好,但今天看到這篇倒又有些讓自己感覺進步了。

或許文要多打才會多進步是真的!:目

這整篇文打下來除了有些H的部份傻企真的很不喜歡打的太過直白顯著,所以就幾乎用快版代過讓人很感抱歉外,打任性女友期間碰上最大的瓶頸就是有天對允欣的情感和齊藤亮了。

尤其是對於齊藤的結果企企更是想很多,我想過讓昌珉發狠,也想過讓昌珉與齊藤因為允欣而交好不在惡惡相鬥,但最後為什麼成了有天出場解決呢?這…只能說是意外的吧!?

但很高興有親辜說這樣的結果她很喜歡,因為有親辜的這番話讓企企很是放心也很高興。

不管是哪一篇文,不管是哪一位親辜,寫文也寫了這麼長時間,很多時後都很高興身邊有那麼多人的支持與陪伴,寫文就像畫畫一樣對企企來說很重要,應該說是放不下手的事物吧,所以未來企企也會繼續的增進自己的實力,展現更多更好的作品。

就像文中的允欣一樣,雖然偶而會像個小孕婦一樣任性難伺候,但做起是來跟學習起來,還有對於自己所執著跟喜愛的事情上面,我都會用盡我所有的努力來完成它,這也是一種堅忍的韌性吧。

那後記就到這邊了,感謝各位閱讀,祝這個月大家都能過個甜蜜快樂的聖誕佳節。
2012/12/14 企企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