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9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我的任性女友 (22) 昌珉

第二十二章

 

走進約好的酒店,齊藤一進入便有專人為他引路。當侍者為他打開包廂的門時朴有天的身影是那麼刺眼的出現在他的眼前,不過他卻不意外。

 

還很確定一件事,那則是談不成了,就算了。

 

很奇怪的心思,他想要打贏沈昌珉,但卻因為傷了鄭允欣所以現在好像什麼都不重要了。

 

「朴有天,想吃頓飯嗎?」

 

「齊藤亮不應該是問一下現在的情況才對嗎?」有天從桌子上蹬下,走到位落於齊藤旁邊的位子便不請自坐。

 

「我想沒必要。」我不精明,但我不笨。他了解他一開始就認錯了朴氏繼承人的人選了,當看見朴有天的時後他該早點發現的,但…現在也沒差了。

 

「想過我會出現嗎?」有天問。

 

「我知道你會來,但我以為我不會錯過你跟你哥的好戲。」

 

「原來你都想透了啊。」有天對天長嘆一口氣。

 

「沈昌珉應該已經到別墅了吧。」忽然間的一句話讓彼此從心平氣和的談話拉回了今日的主題,沉重的氣氛也凝聚了起來。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不要告訴我只是因為你討厭那個面癱!」有天說著的眼神也隨之鋒利了起來,充滿怒意的語氣語握緊的拳頭像是隨時都會打上齊藤的臉一般。

 

「那你為什麼那麼在意……不要告訴我你對她只是友情沒有私心……啪!」剛說完的,齊藤就躲也不躲的用臉迎下有天那一拳。

 

事後有天想想,這個人是故意討打的,而齊藤想的則是…因為那一拳罪惡好像少了一些。

 

「我跟她的事不需要你管。而這一拳是為了你綁架了我們小公主而打的。」

 

「嗯,打的好,要不多給你打幾拳吧?」疑問的戲弄語調,當有天再度緊握拳時卻因為齊藤低垂的表情而鬆手了。

 

眼前的這個人在流淚…他不知道他的拳頭還該打不打下去,因為他或許在…懊悔?

 

「打啊!快打啊!打我啊!!!」看著朴有天鬆開的拳頭,齊藤像發了瘋一般的揪起有天的衣領吼著、失笑著,然後拉起有天的手一直往自己身上挨。

 

「你瘋了!齊藤亮你瘋了!你現在瘋了會不會太晚了!」甩開齊藤的手,看著他一個狼嗆的跌落在地上,那空洞的眼神直泛著淚水,無助又無力,懊悔的面容讓有天怎樣也無法在氣上來。

 

雖然內心裡火的不得了,尤其是在他到前接獲了昌珉允欣的狀況時,他可為連殺心都起了,可是此刻他怎麼樣都無法在動手了。

 

因為懊悔,因為懺悔,所以他無法對這樣的齊藤亮下手。

 

「你以為我想嗎!你以為我想嗎!鄭允欣、鄭允欣她……」讓我恨死沈昌珉也忌妒死沈昌珉了。

 

我不是有意傷害她的,真的,不是…有意的……

 

「閉嘴,我不想對你動手,所以你最好別再用你這張嘴喊允欣的名字,因為你不配。」怒吼一聲,有天從位子上站起的道著便朝門口走去。

 

站在門前,他停住腳的道「滾回日本吧,如果你真的知道懺悔了、後悔了,就別再出現了,沈昌珉要是再看到你說不定都想殺了你,因為…你弄瘋了…她的愛人。」便遏止了這一段鬧劇。

 

鄭允欣瘋了,瘋了……

 

仰天長笑,笑中帶淚,淚水沒臉,我的心碎了,對不起…是我唯一能說的一句話。

 

 

當有天趕到醫院時,剛好碰見了從病房裡走出來的允浩和在中,兩人憔悴的面容與臉上了淚痕明顯的呈現出剛才的狀況有多遭,遭到讓有天曾經對鄭允浩有句玩笑話,此刻都可以去試試手氣了,那話便是「要是鬼才鄭允浩哭了,恐怕那天晚上的頭彩獎就是我朴有天的了。」

 

不過此刻他才沒有去簽獎的心思,只能一臉凝重的走到他們面前。

 

「允浩哥。」有天喚。

 

「謝謝你有天,謝謝你在我不在時幫忙。」允浩說著便一把攬上有天,兩兄弟一擁爆淚水就又情不自盡的流下。

 

堅強如鄭允浩,自扛起公司與照顧妹妹的責任都未曾落下酸苦的淚水,如今又是因為同樣的事情流了淚,這樣的男人讓在中和有天怎能不了解他心底的痛。

 

一個是鄭允欣的親哥哥,一個是鄭允欣老掛在嘴邊的最好的哥哥,兩位兄長此刻都只因為那最心愛的妹妹而落下男兒淚,心疼死了那站在一旁的金在中,也羨煞死了那鄭允欣。

 

所以他像上天祈禱,請讓鄭允欣的病再次好起吧,這個女孩人好,身邊圍繞的人更是有愛。

 

淚水不知何時流完,只知到兩個大男人哭完了、發洩完了情緒,就笑著打哈哈到「唉油~我們倆怎麼這樣抱在一起啊!」接著允浩便說「在在快幫我消毒一下。」然後就黏上了在中。而有天則拍拍自己的身體,像是在拍去穢氣一般的急切,然後到「我看我今晚得去好好狩獵一下,不然就沖不掉這噁心的感覺了。」

 

說完兩人大笑一聲,彷彿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如既往,他們的兄弟情,他們的愛妹情操。

 

「那我進去看一下允欣好了。」有天道。

 

「嗯,我們回去準備一些東西一會就回來。還有,昌珉也在裡頭。」在中說著,也不知為何的還特別的主附了一下昌珉的存在。

 

只能說,或許大家都心知肚明吧?朴有天那存於內心的1%心意!?

 

有天輕輕的推開病房那厚重木門,裡頭的藥水味刺鼻的讓人討厭,沉重寧靜的空間讓人心跳加快,在這壓迫的房間裡見連呼吸的聲音都讓人感到刺耳。

 

有天慢慢的走近著那僅隔一簾子後頭的允欣和昌珉,每走一步他的心便跳一下,此刻心跳與步伐同步的頻率這還是同一遭,他這樣心想著,卻怎麼也抑制不住心裡的緊張感。

 

簾子後的允欣會是怎麼樣一個模樣?如果瘋了…那麼現在的寧靜是因為睡著了嗎?還是…

 

不管是什麼樣的一個景象他都無法想像,因為要他想像平時那一個活潑愛嘻鬧的女孩此刻正瘋癲著或是受怕成膽小的模樣,還是其它的狀況,不管哪一種都是不樂見的。

 

允欣啊…有天哥心疼了。

 

就在他越過簾子向前一步後,此刻的景像讓他的心緊緊的揪了一下。

 

允欣沒睡,但她…因為自己的身影而受怕了,這樣子…是?「允欣怎麼了?」帶著顫抖的聲音,有天問著那緊緊將允欣摟在懷裡的昌珉。

 

早在有天推開門的時候昌珉就察覺了來人,只不過他沒想到,允欣竟然把有天給忘了?

 

竟然忘了這一個與他共度美好大學時光的好哥哥,好學長。

 

「精神受壓迫後導致選擇性失憶。」

 

此刻的允欣就像是回到了那年幼的記憶,身旁只有允浩跟昌珉的年紀,那一個年幼瘋癲的時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