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9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我的任性女友 (20) 昌珉

第二十章

 

我要妳吻我…我要妳吻我…

 

這一句話回盪在允欣的腦海裡,她知道就自己現在的狀態應該是什麼都要玩的起,但…剛昌珉就在布幕的另一頭看著,而眼前這個要自己吻他的男人是昌珉的弟弟,是自己討厭的混蛋,是找自己家麻煩的渾球。

 

很多思緒都應該是,打爆著傢伙,而不是吻上去。

 

所以…「允欣!」昌珉的聲音嚴厲嚇人,震的允欣心頭一顫一顫。但也讓她下了決心。

 

「我吻你後我能走嗎。」這不是個問題,而是個肯定句,而答案就是「不。」

 

所以在齊藤回答前,允欣就…「厄…。」一拳打上了他的臉。

 

「鄭允欣妳!」被允欣的這一拳打的太過於突然,導致齊藤亮一時間兩眼發昏的看不清楚狀況。

 

而允欣則是打了他後就轉過身的看對著布幕前的昌珉說了三個字「別擔心。」還有…

 

我等你。這三個字的口型。

 

接著的昌珉就收不到畫面了,原因…「怎麼?怕他看見我上妳的畫面?…切,這一拳可打的真扎實。」齊藤一回神的就欺壓上允欣,將她壓到床上的俯看著那一張沒有恐懼只有不削的美顏。

 

「那還要不要再試一拳看看。」允欣說著便試著要掙脫被制住的雙手在揮一拳上去。

 

「鄭允欣,我喜歡妳這發怒誘人的樣子。」邪魅的笑著,齊藤說著便一口咬上允欣那裸露在外的鎖骨。

 

「啊…」牙齒深陷肉骨的刺痛感讓允欣疼的輕輕呻吟一聲,惹的齊藤難耐。

 

但當他將手探進衣物下時允欣卻一把將她抓住,兩眼狠狠的瞪著他道「就算妳上了我也只不過是上了一個被沈昌珉吃乾抹盡的女人,撿他剩下的你應該常幹吧。」說著,允欣嘴角勾著一抹媚人且得勝的微笑。

 

這般話聽著齊藤心頭火不止燒的一般大,可為旺盛了。

 

一把抓上允欣的頭髮,看著她吃疼猙獰的面孔齊藤嘴腳彎翹著道,「別以為刺激我我就不會做!」說完,便伏下身的一口噙上允欣的脣,吸吮啃咬著直到血的味道在兩人口中肆意才停下這個吻。

 

「咬脣!真夠爛的招式。」允欣微喘的癱軟在床,但嘴上的話還是不饒人的道。

 

若是沈昌珉聽見,允欣想…他一定會說「死鴨子嘴硬。」然後再肯咬上來一吻。不過…要是齊藤再咬上來她一定會「揮拳」。

 

然而她的拳頭沒有揮,因為…齊藤沒有再吻上,但,很令人意外的是…

 

「鄭允欣。」齊藤將允欣從床上抱起,將她緊緊圈在懷裡貼近的喚。「怎?」看著齊藤那假裝的溫柔微笑允欣都要吐了。

 

「雖然我很喜歡妳,但我確實對撿沈昌珉剩下的沒啥興趣,況且妳這麼狂野的類型我想我招架不來,所以…我有一個地方是特別準備…」「給我!」允欣假裝驚喜的道。口氣好不歡快。

 

但在那張鎮定的面容下,說真的她的心裡也是有著一點一點不安的情緒在高漲著。

 

「我相信,這個地方會讓我看見更不一樣的妳。」說著,齊藤便將允欣攔腰扛起在肩上的走到房某間書櫃前。

 

因為背對著書櫃,允欣並不曉得齊藤是做了什麼才讓書櫃產生了變化,在書櫃推展開的後頭是一間密室!努力的扭轉脖子想探看些什麼,但允欣就只看見一道厚重的鐵門,古銅色的鐵門上有著十八世紀地牢的色彩,讓允欣不驚心裡一顫,也知道了齊藤的用意。

 

「你!」允欣哼了一聲。心底不斷的罵著齊藤卑鄙,但她真的有點擔心了。

 

「怎麼?知道我想做什麼了?怕了?」邪邪一笑,齊藤一臉愉悅。

 

看著齊藤的模樣允欣著實的在心底想要狠狠的回上幾句狠毒的話語,但看著那鐵門她就什麼都說不上了,一瞬間她的心裡貌似有著什麼東西在潛伏著顫抖著,讓她很不舒服。

 

聽不著允欣的聲音反倒感覺到允欣微微的顫抖,齊藤嘴角彎的更深了。「鄭允欣,如果妳現在打算乖乖決定拋棄沈昌珉跟了我,我或許可以考慮放過妳,說真的我也捨不得妳受苦。」說著,齊藤的大手摩娑在允欣那雙白辣辣的大腿上。

 

心底的不安雖然讓自己很不舒服,但被人吃豆腐允欣可不甘,掙扎的踢著腿怒道。「別碰我!」

 

話必,齊藤的臉色立馬轉變的陰暗,「既然這樣那我們就沒什麼好討論了,寶貝。」說著便一手推開鐵門,門開起的一瞬間一鼓溼冷的涼氣讓人汗毛直豎,沒有窗與燈的陰暗密是令人毛骨悚然。

 

透過臥室的燈罩,齊藤抱著允欣走到裡頭接著在允欣慌亂的掙扎中將不知從哪處生來腳銬給允欣栓上。

 

「齊藤亮你!」被放下允欣憤怒的扯著腳銬邊吼著。

 

「允欣,相信我我也不忍心,所以等我關上門前我會給你鑰匙,至少妳還能在這房裡走動。」一臉憐憫的說著,齊藤雙手捧起她的臉便在上頭落下一吻。

 

「你到底想幹嘛!既然把我關在這,你是瘋子嗎!」揪著齊藤的衣領,允欣情緒波動的厲害,齊藤明白這就是他要的,鄭允欣的反應,以及…能夠正中紅心傷害到沈昌珉的軟助。

 

鄭允欣因為幼時的綁架所以在心底留有病根,在密閉式陰暗房間裡有絕對病發的可能性。

 

這一點其實在看到報告時齊藤也著實的驚訝到,在見過鄭允欣的第一眼時他也想過盡可能的不用則不要,但…能傷到沈昌珉的確只有她,而他既然得不到她那…何不狠下心搏點大的。

 

「乖,等我簽了約自然會有人來接妳。」將允欣的漫罵充耳不聞,齊藤說著便將允欣的手拿離自己身上,站起的便準備轉身離去。

 

「齊藤亮!」光線隨著關上的門越來越微弱,直到就要關上時允欣看著一把鑰匙就這樣從門縫拋落著自己的面前。

 

是腳銬的鑰匙!

 

允欣刻不容緩的立可解開腳上沉重的銬鍊,只是在她解鎖後衝向門時,門以關上。

 

「齊藤亮!」迴盪在房裡的回音如同心裡不安的情緒一波一波的衝擊著允欣不安的心靈深處。

 

 

螢幕上的視頻消失了,恢復成原本的股市動像,此刻昌珉的心就如股市上上下下紅紅綠綠的跳動一般,無法平靜。

 

「允欣。」握拳的手擊落在辦公桌的玻璃片上,叩噹的一聲嚇到了剛開啟門準備走進來的May

 

「總經理…」May弱弱的喚著。

 

「什麼事。」微抬起頭,昌珉問。

 

「定位系統公司有消息了。」只是您的手機貌似沒電了…所以…無法連絡上您。

 

 

擔心與驚喜五味雜陳的混合在心頭上,一得到May的消息昌珉立馬的就連絡上了有天跟已經出發在過來的在中到辦公室討論接下來的動作。當然…他想他該說一下剛剛發生的事情…

 

心急如焚的等帶著,昌珉努力的鎮定下來看著眼前的文件,一邊想著May的消息。「定位系統公司有消息了,定位系統公司有消息了。」…

 

在中跟有天來的速度很快,在中帶著允浩出國時留下的電話拿給昌珉,讓他看看現在鎖定的允欣所在地。

 

那個地方…

 

「我已經讓人去那邊查看了。」看著昌珉凝重的神情,有天說。然而昌珉也只是點點頭的應到。

 

「昌珉,有什麼想法嗎?」看著失神的昌珉在中問。

 

「…為什麼是那個地方…為什麼…為什麼…」像是沒有聽見在中的聲音一般,昌珉只是在嘴邊喃喃自語的道,然後眼神越來越凝重。

 

「那個地方怎麼了?」有天不解的道。

 

在他過來的路上已經知道了那個地點,那裡只不過就是一間落坐在山上的別墅罷了,並沒有什麼奇怪的點啊,怎麼昌珉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那個地方…那個地方…」顫抖著的嘴脣喃喃道著,只是話還沒整句說完昌珉就站起身的要衝出去,嘴裡還急切的說著「不行,我現在就要去帶允欣回來,我不能讓她呆在那裡一分一秒。」

 

「昌珉!你去那啊?」看著失控的昌珉,在中很驚訝,這個不小自己多少的弟弟像來很冷靜的。

 

「沈昌珉!說清楚!……」就在昌珉走到門邊時有天已經衝過去的抓住了他的手臂,只是當他看見轉過臉來的沈昌珉時他嚇到了…

 

這個冷靜面癱的男人…在哭…究竟是什麼事情這麼嚴重。

 

「那個地方是…曾經讓允欣受創極深的地方。」昌珉緩緩的一個一個字的道出,一切黑暗記憶也隨著湧現在腦海中。

 

曾經廢棄的教堂關過允欣,如今改建過後的別墅允欣正被關在那;一個人的心靈層經在哪裡受創過,如今呆在同一個地方的她能撐的過去嗎?

 

昌珉什麼也不敢想,但他只要他的小妹妹,他的鄭允欣,好好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