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9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我的任性女友 (12) 昌珉

第十二章
 
「你這是幹嘛?」倒栽蔥的被丟上床,允欣不爽的從床上爬起來,剛找對沈昌珉的方向便準備朝他怒吼時人就又被壓了上來。「沈昌珉你瘋啦!」現在是怎樣。
 
「我瘋了,我瘋了看著妳給我爬上別的男人的床。」昌珉的話下的很重,聽的允欣滿是不爽,想著昌珉這樣想她她心頭一緊的就難過。
 
被他霸道的吻著,密不透風的吻讓她喘不過氣來,眼淚也跟著落下滴落在昌珉的臉頰上。
 
但對於在氣頭上的人哪會去注意那麼多,尤其對於兩人,此刻的眼淚能起的了什麼作用。
 
昌珉的手指就這樣滑過背後的拉鍊,從背順著到腰間,允欣一個冷顫的突然的像是警覺到了什麼,兩手抵在昌珉的胸前奮力的想推開他,卻怎麼樣也無動於衷。
 
只好狠下心的就一口咬下昌珉的脣,刺鼻的血腥味與嘴唇上的痛處,迫使昌珉停下這一個吻。
 
「妳咬我。」語氣中帶著不削,昌珉的雙眼像個無底洞一樣深邃的讓允欣看不到底,當然也就無法利用他目光找尋他的訊息。
 
「你現在要是碰我,我會恨你。」因為你是誤會我,很嚴重的誤會我所以想要強佔我。
 
沈昌珉,我要你,但我不想作賤我自己。
 
看著允欣流著淚卻顧作堅強的直視著自己,眼神裡透著無比堅定的訊息,這讓昌珉驚訝不已,曾幾何時他都沒有好好看看這一個早就不是小妹妹的允欣了。
 
昨夜他想了很多,也看透了自己對在中哥的感情,然而對於允欣的感覺他真的拿不準,昨晚他反覆著想著小時後看著還是嬰兒的允欣,對於自己殘缺的家庭,他一直都把允浩跟允欣當做兄弟和兄妹。
 
但是轉念一想,如果自己一直這樣單純的把允欣當做是妹妹看待,那兩年前卻又為何會與允欣發生關係,之後還一直持續著這段看似沒有感情作為羈絆,卻意外在這期間當中讓彼此深陷情感糾葛當中的泥沼。
 
原本他是準備今天要來好好跟允欣談談的,但天才一亮,一進到飯店內就得知這樣的消息,要他怎麼接受。
 
這猶如巨石重重砸下在身上的沉重感,讓他深深的感覺到難過與無力。
 
卻也同時明確的知道,自己已經對鄭允欣有著太過於執著的執念了,看著齊藤親暱的對著允欣,他會擔心、會吃醋、會忌妒,看到剛剛允欣跟那個男人在一起時的親近,他會難過、會無力,會很希望那樣的快樂是自己給允欣的。
 
這樣的自己讓他快要逼瘋自己。
 
但此刻露出無比堅定卻又受傷神情的允欣,卻讓她更加的心煩意亂。
 
內心的火不但沒消,這回反倒燒得更旺了,但他卻什麼也不知道該怎麼做,甚至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知道了。」三著字,不明不白的仍下,昌珉就這樣離開了休息間,出了這門的同時也讓允欣清楚的聽見那反鎖上的門,不經冷哼一笑「怕自己逃跑嗎。」
 
沈昌珉,我還能逃到哪去?那麼愛你的我就算到了這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我的心仍然只有你,我的人也一樣。我只要你,我只屬於你,你還不明白嗎。
 
此刻,你關著我只會讓我更加不悅與難過罷了。
 
昌珉關上門後佇立在原地好一下子,接著又走出了辦公室,離開前交代了祕書給允欣弄份早餐,這才離開辦公室往604號房走去。
 
 
(以下有天跟齊藤的對話皆為日語,有天沒有壞心到說他聽不懂的韓國話來對付他啦。)
 
有天看著昌珉抱著允欣走後心裡也算省去一個麻煩的小東西,輕鬆了不少,不過看著那站在自己房門外的齊藤亮不經又讓他覺得怎麼一尊佛才送走就又來了個鬼,他這是招誰惹誰。
 
「這我房間,你進來幹嘛。」有天沒給好臉色的說著便倒進沙發裡頭。
 
剛剛跟允欣打了一場仗,精神上又被那惡魔沈昌珉給振奮了一下,他可真又覺得累了,一點力氣都沒有,更別說應付齊藤了。
 
「你跟鄭允欣很熟?」雖說知道朴有天跟鄭允欣是大學時期的學長學妹關係,但齊藤本就生性多疑,剛剛又看著兩人互動親暱自然不免就又多懷疑了一下。
 
「比你跟她來的熟。」有天一點贅詞都沒有多加,說的話剛剛好長短,意思很簡明。
 
「這當然,我也才認識她幾天而以。」齊藤笑的好不自然。
 
「說就說不用勉強笑的。但,你究竟想對允欣怎樣。」對於眼前人假惺惺的微笑有天很不削,就算想官方的笑也要像他一樣自然和煦些,這不是更自然嗎!
 
示範歸示範,有天微笑著,而話語間仍舊帶著質問的口氣。
 
「鄭允欣對你很重要?讓你這麼關心她。」
 
「這不關你的事,我只是要警告你,別在我眼皮底下做些不該做的事,要是你敢動允欣我敢保證你在韓國的事業將會化為烏有。」這不是說笑的,有天那自信的話語間帶著要脅,這讓齊藤有那麼一瞬間皺了皺眉的感到不安。
 
「話別說的太滿,朴家做主的可不是你。」
 
「這是膚淺的人才覺得的。」裂嘴一笑,有天忽然間有一點為齊藤感到悲哀。
 
「不說你的威脅,我只是覺得你們關係好像…」刻意避開話題,有天聽的出來齊藤的不安卻又刻意的鎮定。
 
同時也感覺到…一股莫名的氣息正緩緩接近著,但他沒有漏出絲毫反應,只是接著道。
 
「我就像她哥哥一樣,齊藤先生不需要多做揣測,更別挑撥我跟外頭偷聽的先生還未開始發展的情誼。」截斷齊藤的話,有天接著說的話也很明確的表示他注意到了那已經開啟的門。
 
還真的是一點私人空間都沒有,這沈昌珉怎麼一點主客觀念都沒有呢,他好歹是客人啊!怎麼就連第二次進這門都是自己拿備用卡來刷的就不請自來了。
 
真是汗顏。讓朴有天不經抱怨著。
 
昌珉聽了有天的話便開了門的就走了進來。而對於昌珉這麼快速的出現齊藤也是很驚訝,本想趁昌珉離開的這段時間好好的從有天這邊套些有用的籌碼,怎麼也沒想到朴有天這人防自己防的如此縝密,現下又來了個人打斷他的想法了。
 
「兩位聊什麼?」昌珉的語氣就像是個遲來的主人一樣,帶著點客氣,卻也帶著那不明的火苗。
 
正隱隱的燒著。
 
而此刻的有天跟齊藤都不願意當那被燒著的木條。尤其是齊藤,他壓根也沒想在此刻跟沈昌珉對上,所以…既然話沒問著,戲也看完了他便扔下有天的自個離開了。
 
「沒什麼,我看哥有是跟朴有天說吧,那我有事先走。」走前還對著有天露出一抹祝好運的微笑,這就帶上門的走了。
 
眼下只剩下沈昌珉跟自己的房間還真的是超級不自在的,但對著眼前這尊大惡魔他也一時找不道整治的辦法。
 
要是一個弄不好或許還會惹他更火吧。
 
一時間還真為鄭允欣能夠喜歡上這位面癱兄感到佩服。
 
「我想…我們之間有些誤會。」見昌珉沒有先開口的意思,有天便有些戰戰兢兢的對著他先道。
 
「你是誰?跟允欣、跟齊藤什麼關係。」昌珉一點也不裡會有天的話,倒是開口就問。
 
而這問題還真讓有天難過,問他是誰!好歹他們也見過幾次面,雖然沒接觸過但也不用這樣把他當成壞人吧!
 
扶著額頭,有天一臉難過的道「我是允欣的大學學長,你應該見過我幾次。至於齊藤,我跟他沒關係。」
 
「大學學長…」隨著有天附和著,昌珉若有所思的想著,接著又道「允欣大一時離家出走就是去你那?」
 
朴有天怎麼也沒想到沈昌珉哪個記憶片段不去想到偏偏想道這個死結,但是人家都開口問了他又怎麼能不答呢!只好認命的答「是。」反正就算要打架他也未必輸的。
 
只是若真要過招他還真擔心事後鄭允欣來怪自己怎能出手打他心愛的面癱哥,道時候他可就有理也說不清了。
 
好在這一切都沒有如他所想,昌珉聽了後只有更黑了臉些就沒有什麼大動作了。
 
「你跟允欣很好。」只是當沈昌珉吐出這話時朴有天差點就暈了過去,這啥話嗎!要他怎麼接!「但我很不喜歡。」然而昌珉貌似也沒有打算有天能回答個什麼東西,反倒又說了這麼一句。
 
但此話聽的有天更是無言了,很想就這樣衝到他面前道「老子才不管你喜不喜歡,老子跟他哥也是好兄弟,我跟允欣怎樣交情還需要跟你這面癱交代嗎!像你這樣讓允欣傷心的傢伙我有必要對你好臉色嗎!」但有天並沒有如他想像中的那麼激動。
 
反到冷靜的看著昌珉道「我對允欣就像允浩對允欣一樣,僅有兄妹情。」
 
我是理智的,朴有天這樣不斷告訴著自己衝動的內心。
 
但昌珉看著有天的眼卻不是覺得他冷靜,反倒感覺了有天對允欣有更不一般的情感,那種太深了的感情他不知道該怎麼說,從有天的眼裡他感覺到憤怒與不甘,這讓他很不高興。
 
看著昌珉還在懷疑的目光,有天突然很火,而這火也算燒到他心頭上了,沒好臉色的便道「你對我懷疑就算了,如果你對允欣懷疑的話我會替她感到很不值。」
 
儘管怎麼壓抑自己還是破功了,朴有天也無奈,但沒辦法,他是激不得的。
 
兩人的眼波在空中交會,惡劣的纏鬥讓彼此誰也都看誰不爽。
 
本來昌珉來找有天的用意只是想把話問個清楚,但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竟然對眼前這個人會發起火來,這絕非他刻意的,只是很本能的就這樣發展下去。
 
然而對於有天來說,他其實也不想這樣的,他本來想說趁這個機會認識認識這讓允欣那ㄚ頭喜歡喜的緊的面癱這人到底是個怎樣的人,誰知道就這樣跟昌珉鬧起來了。
 
看在兩人目前都看彼此不順眼當前,也不能怎樣了,畢竟兩人都是男人,要其中一人低頭也是不可能的,有天跟昌珉都明白,所以…誰也不讓誰,就這樣僵持著。
 
直到有天的手機響起,兩人的纏鬥的目光這才退去。
 
有天喵了一眼昌珉的這才接了手機「朴有天。」
 
「現在到停車場等我。你的車位跟房號一樣吧?」聽了有天沉沉的聲音,電話令一頭的人也沒有任何贅詞的說著,隨之,待有天「嗯。」一聲的便掛上了電話。
 
有天掛上了電話後昌珉便開口道「你不會傷害允欣對嗎?」這話讓有天聽的好笑,不經在心裡暗道「廢話。」但他沒有就這樣脫口,或許原因是因為沈昌珉說這句話的同時隱約透著些許的不安吧。
 
「不會。」有天冷冷的道。但簡單的兩個字是那麼的鄭重與認真。
 
昌珉一直緊盯著有天的眼看著,那種幾乎快要把人看穿個洞來的感覺讓有天也是一驚,他已經很有沒有見過擁有這樣氣場的人了。
 
貌似除了道上一些比較資深的堂主跟幾家企業頭頭才有這樣壓迫人心的氣場啊,沒想到《 J 》這一次就出現兩個擁有這般氣場的人,鄭允浩,沈昌珉。
 
這讓他不經感嘆道。
 
「我知道了,那打擾您了,先走。」昌珉的禮儀倒是做的很得體,沒有再像剛剛那樣會前默默的來又默默的走,鄭重的說著便對有天微點頭的示禮這才離開。
 
只是在他關上門前的那一句話讓有天很示不明白「我不會追過去,別發生危險。」不過後來想想這才讓他明白也驚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