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允在*尋夢*追愛
關於部落格
找尋允在的身影*追逐允在的真愛

ALWAYS KEEP THE FAITH 東方神起

I LOVE U FOREVER
  • 779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我的任性女友 (10) 昌珉

第十章
 
這才剛到晚餐時間的就被人一通電話打來的就要喝酒,朴有天這人雖然有每天上酒吧的習性,但這麼早喝不說沒有半個妹可看,就連店都還沒開勒。
 
所以當他到了這間在他們朴家名義下的酒吧外時,就看見一個漂亮的小姑娘一臉苦瓜樣的做在路旁的長椅上。
 
「這麼早酒吧才不會開勒,我帶妳去吃飯吧。」有天一屁股的坐下在允欣旁邊的空位說著。
 
「這不是你家的嗎,你來了它不開也不行。」雖然這才早上知道有天的身分,但對於這家酒吧她多多少少可以知道有朴有天這咖在要它不開門都不行,誰叫學生時代時朴有天常常大白天喝酒呢!所以還是在允浩眼皮底下偷偷跟著來幾回過。
 
「該說妳推算的好呢,還是說妳聰明的地方很討厭。」說著的還動手尻了一下允欣的腦袋。
 
「痛。」瞪了一眼有天的,允欣站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有天說「到底陪不陪我喝酒,本小姐我心情不好!超級不好!」
 
「喝~我最親愛的大小姐都開口了怎麼能不喝呢!但是我們不喝這怪怪的酒,我帶你喝高級一點的去。」邊哄邊拉著允欣往自己車停的地方去。
 
他自然是願意陪允欣喝酒啦,不過當下比起喝酒他還比較想吃頓飯,再說允欣這ㄚ頭他也不是不認識,說要喝酒,怎麼也不想想自己的酒量,想醉酒在家買個三罐啤酒就夠她喝了。
 
不過看在她心情真的不是很好的份上,有天決定也不吝嗇的帶允欣上餐廳的好好吃一頓,然後點一瓶上好的紅酒來喝囉!這樣也算有喝酒了應該不算騙小孩吧?
 
「這叫高級的酒?朴有天你騙小孩喔!」坐在餐廳裡的,允欣一手拿起服務生剛放進冰桶的2000年加州紅酒,雖說這年分挺不錯的,但在高級餐廳喝紅酒就叫喝高級的酒嗎!允欣挑眉的瞪著有天。
 
「這年份好啊!也不是說便宜到哪去,妳怎麼就這麼挑啊,還是給妳換瓶洋酒喝?」一邊抱怨著、一邊悠雅的切著牛排有天不疾不徐的道,想著要是允欣喝洋酒的話…大概一杯就夠了!
 
不!現在應該想怎麼心情不好時就在雞蛋裡挑骨頭呢,知不知道她這個性很難制服的啊。
 
「我現在心情不好想喝醉,你偏偏不帶我喝酒,還騙我來吃飯,我要是要喝紅酒就拿我哥酒櫃裡的酒喝就好啦!那就既純又貴,好喝的很,你怎麼就不懂我呢~~」說著還邊假哭了起來,看的有天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瞧著眼前的小ㄚ頭越鬧越凶,眼淚說掉就掉,旁邊桌的人都看了過來,我的天啊!
 
不得以的,有天只好解開領子上的餐巾布,帶上椅子的搬到允欣旁邊的位子坐下,接著開始扮演好一個好男人、好哥哥。「好了,別哭了,妳這不是存心玩我嗎,瞧!多少雙眼睛在看我們啊,哥哥我只是餓了,又沒說不陪妳一起分擔妳的心事了,嗯!別哭好嗎?」我的小祖宗。
 
拿過服務生遞來的面紙,有天邊幫允欣貼心的擦著眼淚,邊讓服務生把他的餐點順便搬過來。
 
這時候哄著她這小祖宗的同時,他忽然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大學四年級那年,幾乎大四一開學就認識了鄭允欣這小ㄚ頭,然後痛苦與快樂的時光也就糾結著來臨了。
 
也不知道當初跟這個小ㄚ頭怎麼會處的那麼好,好到自己被她整了多少次自己都快數不清楚了。
 
讓他最慘的一次就是認識允浩的那一天,就是這小ㄚ頭讓他那差點被允浩認為自己是侵犯自己心愛妹妹的壞蛋,外加負心漢的那次,也不想想那天是這傢伙自己離家出走跑來找自己,結果自己只不過跟她搶了飯吃、搶了電視,要想啊!那是他家啊!結果就惹的這小ㄚ頭在她哥哥打來的時候胡亂的對著電話自導自演來著的,接著就是鄭允浩一腳踹進門的揍了自己兩拳。
 
真的是天理不容啊!
 
「那你要認真的聽我訴苦,而且不許說出去,我憋在心裡好難受啊~~」邊說邊哭這般沒有規律的刺激讓有天差點被肉給嗆到。
 
「好好好,求妳別哭了小公主。」我還想當個帥氣的男人出去把妹,可不想一頓飯就便成了負心男了。
 
「好,那我先讓你吃一口肉,在開始說。」說著還親手餵了有天一口牛肉。
 
都快餓死的有天哪管允欣臨時的好態度是為了什麼,也就一口咬下的再說囉!孰不知,不遠處有一個熟面孔的傢伙正看著兩人來著。
 
但允欣也沒有多做注意,反正她現在只是心裡不快想找個人說說發洩一下,剛剛哭鬧這動作引來了太多人的注目,雖然她有意整整有天,不過害了這傢伙的名聲也不好,他可不想被這傢伙的老爸抓去大卸八塊,然後原因是「誰叫你壞我兒子名聲。」
 
看著有天吞下牛肉後允欣便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著自己心裡的難受。邊說的也邊喝著紅酒。
 
要知道有意要讓自己醉酒的人本就隨便喝幾口的就開始會發生作用,而對於允欣這種有意要醉又本是酒量不好的人來說,一杯喝完開始就有些暈呼呼了。
 
「有天啊…你說沈昌珉怎麼就不懂我的心意,我這麼喜歡他他怎麼都感覺不到呢,還對我那麼凶。」允欣一臉委屈著說「沒辦法,誰叫面癱兄本就是個冷冷的人呢。」
 
「他哪是冷冷的人,他的手都比我熱來著呢!」酒醉的人胡話就是多「怎樣,遷過妳小手就讓妳心神不寧了?」
 
「怎樣!我就喜歡給他牽著,你都不知道,其實珉哥哥很好的,雖然臉上沒什麼表情,但從小他就跟哥一樣總護著我,怕我受到一點點的傷害,我們到哪都牽著手走。」說著話還不忘帶著癡笑,有天看在眼裡滿是鄙視「那是在過馬路吧!況且在大街上把你丟失了那可不大好。」
 
說這話的同時有天可以想像到允浩,昌珉,允欣三人小時候在街上的模樣,一定是兩個大傢伙一前一後,不然就是一左一右的拉著允欣行動的吧。
 
想想還挺有趣的。
 
「朴有天,我是說認真的!」鼓著臉,允欣一臉不悅的看著有天。「那妳說說,是誰讓你現在這麼難過的把我找出來訴苦,又是誰現在這麼好的陪著你,還有那面癱最近一次遷你的手是哪時候!」
 
聽著有天這實在有夠長的問話,允欣一愣一愣的慢慢回答著「是他、是你,最後一次是…在床上十指相握算嗎?還是說他很生氣拉著我的那種?」允欣茫然的問著。「都可以。」有天淡淡的回答著也喝了一口紅酒「那就是跟你見面前那次吧。」
 
「有天你看昌珉好粗魯喔,他一會前拉著我的手,早上也這樣拉著我就走,瞧!手上還有點瘀痕呢!」允欣可憐巴巴的說著,還秀出瘀青在有天面前晃還晃去的。
 
可是有天哪聽的下這些,只是一昧的驚覺著剛剛允欣的問題…「在床上十指相握算嗎?」不會吧!
 
「鄭允欣,你跟面癱啥關係!?」有天一臉鎮定的很認真的看著允欣問。
 
「關係?兄妹吧?他又不喜歡我,雖然肉體上有點關係。」允欣很認真的思索著有天的問題,以至於她沒看見當她說出最後一句話時有天整個人嚇的臉白白了。
 
「小ㄚ頭!你跟面癱搞過了!?」戰戰兢兢的問著這個問題,有天還真怕這孩子…「嗯啊。」就這樣簡單的對著自己點頭答是。
 
這下他連椅子都快坐不穩的整個人差點跌坐在地。
 
他千想萬想也沒想到這ㄚ頭竟然會在兩人沒有正當結果下就把自己給送人生吞活剝了,這還有腦嗎?虧她這聰明絕頂的學妹小ㄚ頭孩都拿全校總排名前五啊!
 
這怎麼碰上了感情就成了貨真價實的白痴了?
 
「允浩他知道嗎?」想著這護妹心切的哥哥若是知到了那還得了。
 
「當然不知道囉!我怎麼敢講…」聽著允欣的話有天暗自放心的吐了一口氣,這才舉起酒杯喝口紅酒壓壓驚的,怎知允欣的下一句話讓他把嘴裡的酒就這樣全噴了出來「要是讓哥知道昌珉喜歡的是兄嫂,然後我又這樣跟他有一腿,那哥還不殺了昌珉不成。」一臉雲淡風輕的說著,有天不經開始讚嘆起這ㄚ頭怎麼可以蠢的這麼徹底。
 
人家不喜歡妳妳去倒貼就夠狠了,有一腿先不說,偏偏面癱喜歡的還是允浩的老婆,這眼前鄭允欣小妹妹到底是安著什麼樣的心態跟他上床的啊!?
 
難到她只是一心添亂,還真天不怕地不怕鄭允浩那傢伙啊!
 
「允欣,妳知道妳現在在說什麼嗎?」有天擦了擦嘴邊的酒漬,接著伸手探了探允欣的額溫說著。
 
「我很正常,我說這個跟你開玩笑幹麻。」一臉鄙夷的瞪了有天一眼,允欣又一口氣灌了一杯準備在添一杯。
 
「不要喝了,你在喝下去就要連允浩哥的保險箱密碼都說出來了!我也吃完了,我送妳回去。」發現在這樣時在不行,身旁的丫頭不說已經醉了七八成,光她這樣一直酒後吐真言就真的很不得了了,要是讓有心人聽見了那還得了。
 
「不要,我還要喝,我還沒說完呢!」掙扎著有天抓上來的手,允欣不滿的說。
 
「允欣你冷靜點,回家喝好不好,回家你愛怎麼喝就怎麼喝,妳在這樣動來動去我就動手把你敲昏囉!」實在是很難應付這小ㄚ頭,又不好在大庭廣眾下對她大聲,要是動作太大周邊又會有很多誤會的眼光。
 
唉~這個世界上要做好人怎麼那麼難~
 
「你動手啊,你應該很厲害的,有那樣的老爸跟那樣的背景,有時間也教我耍兩拳?厄…」帶著傻笑的說著,允欣這才說完的就發現眼前一片漆黑。
 
朴有天終究還是動手打了一下她。
 
「好了好了,沒啥好看的,她我妹妹剛失戀嗎,總會有點怪怪的,我這也是逼不得已的。」也不知道說給誰聽的,有天一邊打發著旁邊的服務員,一邊跟旁邊幾桌探頭來投以訝異目光的客人哈腰笑道的,接著朝準備上前來關切一下的保全撇撇手的這才趕緊付了錢,把允欣扛在肩上的就走。
 
呼~要知道這頓飯會吃的那麼驚悚,他就乖乖帶人進酒吧喝了,至少還有包廂可以隨她撒野。
 
帶人上餐館果來是最不明智的決定了!
 
 
不過在路上轉了轉的這才想道,死了「允欣這樣子怎麼送她回家?」他壓根沒去過鄭家哪知道路啊!可是偏偏這ㄚ頭已經暈了過去了。
 
「呀!鄭允欣你家在哪啊。」搓了搓這個静靜躺在副駕駛座位上的人兒,有天相當的無奈,卻又有一種受不了她到無力感,但最後卻在自己嘴角上出現了寵溺的微笑。
 
撥了撥擋在前額上的頭髮,有天淡笑著說「真哪妳這ㄚ頭沒辦法。」
 
他沒有辦法打電話給鄭允浩要他把這個喝醉酒說胡話又被自己打暈過去的鄭允欣給拎回去,說真的聽了那麼多允欣的秘密,他也開始替她擔心起允浩要是知道怎麼辦?
 
但也沒有辦法就這樣拿起這ㄚ頭的電話打給那個面癱,第一他們根本就不認識,第二允欣這狀況讓他看見了估計又有更多說不完的解釋,第三把這傢伙拎回本家這更不可能了。
 
所以最後看來還是只能把這ㄚ頭拎回飯定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